(完结)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_公子叶

2020-05-22 15:05

QQ1234小说为大家带来《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公子叶,主要人物是叶音、宋楚奕:“我……我喜欢你……,能……能跟我……跟我在一起吗?”因为喝了酒,叶音身体不停的摇晃,说话大舌头还结巴。脸颊染红,分不清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酒醉。这样对男神告白,叶音自己都觉得丢人。可她没办法,再不告白,她就没机会了。母胎单身二十五年,母上大人下了最后通牒,今年过年再不领个男人回家,明年她就留在老家,别想出来了。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精选章节

所有的心动,感动,激动,在宋楚奕叫出名字的这一瞬间,全部熄灭了。

犹如一盆冷水迎面浇来,叶音只觉得眼前发黑,脑中嗡鸣声不断。

她知道他的这声安安是在叫谁。

白小姐的小名,叫安安。

他的信仰和忠诚,不是给她的。他给的是项链的主人,给的是当年的小女孩。她终究是个假的。

眼泪夺眶而出。

透过一层水雾,她对上宋楚奕一双黑亮的眸子。

“你不愿意?”宋楚奕问。

叶音摇头。

她愿意,她怎能不愿!

只是,那枚放在玫瑰花中的钻戒,不是属于她的。

真相她说不出口。这场不属于她的求婚,她也不能接受。

心口尖锐的疼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

她想先将宋楚奕扶起来,可她的手刚伸出去。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中,大厅的四周,突然有闪光灯亮起。

同时,整座商场灯光亮起。

叶音这才看到,商场不止她和宋楚奕两个人。大厅周围围满了记者。商场也精心的布置过,空间庞大的商场被白色玫瑰铺满,整个空间只有宋楚奕手里这一支玫瑰是红色的 热情而张扬。空中悬挂着玻璃瓶,玻璃瓶中放着五彩的水晶珠。

高调,奢华。

记者们都想拍下叶音接玫瑰花的一瞬,对着两个人不停的拍照。

叶音暗吸口气,稳住心神。本去扶宋楚奕的手,空中一转,拿过了他手里的玫瑰。

她强撑出一个笑容,“我愿意。”

她不能让宋楚奕沦为笑柄。

宋楚奕起身,将红玫瑰花蕊中的钻戒取出,为叶音戴上。

她心里觉得奇怪,小声问,“你怎么会准备一场这么高调的求婚?”

“我欠你一场求婚,还有,”宋楚奕道,“我们要回京都了。”

他整垮了叶氏,报了仇。又拿到了开发区的项目,完成了宋毅的考验。事情都办完了,自然要回家。

叶音嫁给了他,就要跟他一起回宋家。

她在宋家人面前,就是一个小地方来,没有任何靠山和背景的女人。她的出现,还破坏了宋楚奕与名门千金的联姻。

可想而知,她在宋家会遭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所以,他安排了这场求婚。

他自愿将自己摆在低处,对她下跪,给她信仰与忠诚,以此来告诉宋家人他的态度。

他是那么的好。

他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他的话不多,却细心的为她安排好了一切。

叶音泣不成声。

越是知道他有多好,越是爱他,她越是难过。

宋楚奕捧住她的脸,拇指刮去她脸上的泪珠。他让她昂头看他,低声问,“为什么难过?”

叶音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此刻的情绪,索性也就不解释了。

她踮起脚,唇贴近他的唇,摩挲着低语,“宋楚奕,我爱你。”

宋楚奕张口,一口含住了她的唇,舌撬开她的牙齿。

追逐,攻略,霸占。

他吻的强势,封住她所有的退路,让她只能选择接受他。

很快,叶音就觉得自己气息不够了。宋楚奕却还在掠夺她口腔中的空气,叶音只觉得肺里的空气都要被他吸去了。

她想推开宋楚奕,可又推不动。她只能双手死死的抓在宋楚奕的西装外套上,身体因难受而轻颤。再也压制不住的嘤咛,从咽喉深处挤出来。

这时宋楚奕才放开她。

她整个人软在宋楚奕怀里。

他抱紧他,垂眸,“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人。认命吧,你逃不掉了。”

他以为她难过,是她还想着要离开。

叶音心里发苦,要是宋楚奕知道真相,怕就是他赶她走了。

外面天空炸开烟花,璀璨夺目。

宋楚奕抱着叶音走出商场。

记者们跟着出来继续拍照。

虽然没有采访,但今晚这场高调的求婚已经足够当第二天的头条了。

车停在广场不远处,宋楚奕抱着叶音往车旁走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声。

“乔哥哥!”

宋楚奕脚步一顿。

叶音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女人声音温柔委婉,思念与委屈都夹杂其中,听得人心瞬间就软了。可这个声音对叶音来讲,却犹如魔咒。

她太熟悉了,是慕安宁!

见宋楚奕只是停下脚步,并没有回身看她。慕安宁咬了咬牙,继续喊道,“乔哥哥,造化弄人,我直到今天才知道你就是我的乔哥哥。当年分开,你发誓你会来接我,可你为什么一直没回来……”

宋楚奕低头,看了眼叶音。

叶音心里慌成一团,摇头道,“她在撒谎,她不是你要找到小女孩……”

“叶音,我已经知道了一切,你就不要再撒谎了。”慕安宁红着眼眶,哭的梨花带雨,“乔哥哥,我才是安安啊。当年你走之后,我家人找到我,把我带回了老家。再后来,我养父找到我,他提出收养我,但条件是要我把脖子上的项链给他。乔哥哥,这是你给我的信物,我是不愿的,可我没办法,我想上学,我需要叶家的资助……”

“慕安宁,你闭嘴!”叶音又急又气。

她从宋楚奕身上下来,看向慕安宁,“你以为会有人相信你说的话吗?当小三上瘾是不是!”

“叶音,到了现在,你还要抹黑我!”慕安宁像是站不稳一般,跌坐到地上。她穿着一件米白色的羽绒服,肥大的羽绒服更加衬显出她的消瘦,她哭的肝肠寸断,好不可怜。

“乔哥哥,究竟是谁在撒谎,我们两个谁知道当年的事情,你一问便知。叶音是在骗你,真的。她明知道项链是我的,可她非但不告诉你,她还怂恿你讨厌我……乔哥哥,你千万不要被她给骗了……”

叶音不知道慕安宁知道多少,但她是一点都不知道。她哪敢跟慕安宁对峙当年的事。

她强压住内心的慌乱,抬手抱住宋楚奕的胳膊,“楚奕,我们走吧。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我们的好心情别都被她搅和了。”

宋楚奕一直没有回身看她,可以看出他是更偏向叶音的。今天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她又高喊一句,“乔哥哥,安安明天还带饭来看你,好吗?”

宋楚奕猛然回头,深邃的眸子里像是有层层的墨化开,将他眼中所有的神采都掩盖在了浓墨之下。

见他终于看向了自己,慕安宁又楚楚可怜的叫了一句乔哥哥。

叶音的心慢慢坠入冰窟,寒意从她体内往外散。

明天叶母就能离开了,她不能让事情毁在今天。

她抓住宋楚奕的手,声音颤抖着道,“她在撒谎,她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楚奕,你别信她。”

宋楚奕看向叶音,用轻的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问,“那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是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