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少帅跪在搓衣板上_顾轻舟、司行霈_明药

2020-05-22 15:02

《少帅跪在搓衣板上》精彩段落节选

又过了两天,顾轻舟就离开了上海,回到了岳城。

闫琦还在高兴呢,七姨太却哭着跟他说:“峰峰被人抢走了!”

闫峰是闫琦最爱的小儿子,今年才三岁半岁,聪明机灵,见人就笑,又是闫琦最疼爱的七姨太所出,闫琦宝贝得不行。

闻言,闫琦也是震惊:“抢走?光天化日之下,谁敢抢走我的儿子?”

带着闫峰的乳娘只是哭。

乳娘是吓坏了,直打哆嗦:“是两个男的,那么高,还带着枪!”

七姨太在旁边哭道:“是不是司少夫人?她受了大辱,岂能不报复?”

闫琦想也没想,立马就冲到了岳城,几乎是紧随顾轻舟的。

七姨太也跟着来了。

新宅的副官收到了顾轻舟的指示,若是闫琦到了,就放他进来。

果然,闫琦没有辜负顾轻舟,气势汹汹的来了。

“我儿子呢?”闫琦怒指顾轻舟。

顾轻舟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猫儿,那猫漆黑,而她耳朵上,挂了单独一只鸽血宝石耳坠,看上去不伦不类。

闫琦也顾不了这么多,他儿子要紧。

司慕慢慢站起身,手里的枪利落上膛,对准了闫琦,冷峻道:“后退几步,再来说话!”

闫琦的随从也有枪。

可这里是岳城,闫琦不想吃暗亏,让随从不要拔枪。

“你问问你的女人,她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闫琦转而怒视司慕,“司少帅,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司慕冷哼。

“你儿子不见了,你不是应该在上海找吗?你跑到岳城来大呼小叫,是不是活腻歪了?”司慕神态倨傲,手里的枪几乎要戳到闫琦的额头。

司慕是高大的个子,气势上就稳胜闫琦一成,再加上他手里拿着枪,更是把闫琦逼得后退了半步。

闫琦稳了稳心神,怒道:“你的女人在上海吃了亏,就绑架我儿子!我告诉你司少帅,你这是跟整个洪门作对!”

他准备再说什么时,副官进来禀告道,“少帅,蔡龙头来了。”

闫琦还没有到岳城,就派人打电话给蔡长亭。

虽然闫琦和蔡长亭有仇,到底同属于洪门的。

闫琦到岳城来闹事,自然需要蔡长亭给他撑腰。蔡长亭敢不来,就是无视洪门的三十六条。

违反帮规是要受到重罚的!

闫琦和蔡长亭的私人恩怨放一边,蔡长亭必须过来帮衬闫琦。

司慕听到说蔡长亭来了,看了眼顾轻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