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软饭硬吃_戴岳、谌星(烈玄)

2020-05-22 12:03
戴岳和谌星是小说《重生之软饭硬吃》当中的人物,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十分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烈玄,下面是全文概述:戴岳重生之后只想快活一世,可是戴岳却没有想到,自己碰见了当初的校花谌星,两人在接触中逐渐产生了感情,就在两人结婚的时候,戴岳的身份却被谌星的家人嫌弃,为了两人的幸福生活,戴岳开始帮助谌星走向逆袭之路,在这个过程之中,谌星的公司走向了世界,此时的谌星才发现,原来戴岳竟然如此厉害。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之软饭硬吃》精彩片段试读

谌星没有回头:“还不是那么多。”

“还不是那么多,”戴岳笑到:“赚钱赚到麻木了吗?是不是希望这米国那边不要平息?”

“那不行,”谌星坐了下来:“毕竟倒霉的大多是小老百姓,还是希望他们能平安。”

戴岳冷笑一声:“我可没那么圣母,一直都平息不下来才好呢。不过以米国的发达程度和保障条件,最多就是三个月;但看那班政客的迷之操作,我估计半年才能平息。所以咱们一定要掌控好,最好是米国平息,产能正好全部消化完。”

谌星微微皱眉:“可惜总有些软骨头上赶着讨好3N公司,导致产品价格不稳定,说不准因为价钱的原因,现在有一批公司已经上了3N公司的黑名单,等到恢复正常之后就不会合作了。”

“所以行业大会迫在眉睫,”戴岳说到:“我已经让余平安和周霁联合发出邀请,他们一人掌控原材料,一人掌控销路,想必这一次能够组织起大部分的生产商。”

谌星笑了笑:“虽然你这人是吃软饭的,没想到会有那么广的人脉,而且判断力那么准确。认识这几个月来,我感觉像做梦一样,每次都能绝处逢生,而且更上一个层次。”说到这里谌星有些感性:“说真的,你真是个宝藏,不知道接下来会开发出什么来。”

戴岳凑近一些说到:“接下来的事情接下来说,我就想问问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不是说好给你换车吗?”

“那怎么够?”

“你还要什么?”

戴岳想了想,坏笑一声:“经济上的感谢我不需要,嗯,生理上也不需要,唔,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谌星认真的问到:“什么条件?”

“叫声爸爸来听一下。”

“滚。”

世界防护用品大会正式在本地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召开。

虽然本地的防护用品产量占世界的七到八成,这个世界大会名副其实,然而在余平安和周霁联合组织前,本地从未有人想过要将这些厂商联合起来。

理由很简单,这些厂商们不用往上推几代,他们自己大多数都是泥腿子出身。受到眼界影响,都巴不得其他的厂商全部垮掉,自己一家独享全世界的份额。所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击对手,谁还会管这个行业将来会怎么样。

一般的行业会议都是人头攒动,相互交流,但在这里都是闷着头各怀心思,偶有交头接耳也是虚与委蛇。

作为召集人的余平安自然要先发言,他‘喂喂’几声试了下话筒,话筒忽然发出‘吱吱’的刺耳声。

底下一片抱怨:“开个什么鸟会,耳朵都快被刺穿了。”

“余平安有什么资格讲话?我们现在都是直接卖给3N了。”

“还不如让欣安的周霁周总讲几句,这原材料是不是要重新分配一下?为什么‘晨曦公司’要多少有多少?”

话筒终于调试好,余平安正式说到:“老板们,老乡们,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是希望为了防护用品的长久发展,咱们能成立一个行业协会,特别是在这次特殊时期,咱们能共同进退。大家想一下,防护用品从原材料到终端产品,都是咱们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凭什么让别人制定行业规则,榨取咱们的利益?”

“就是就是,东西是咱们做的,价格得由咱们定,凭什么由3N定?”

“少在这吹牛啦,有空还不如回去多做点,趁着米国给的机会多赚点。”

“都说咱们大夏人一个人是条龙,十个人是条虫。别看有些人在这里义愤填膺的,转头说不定就给他的主子跪下了。”

底下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余平安压了压手:“我知道大家想法很多,所以咱们才有必要组织行业协会,统一思想,对那些媚外的厂商要坚决予以打击。”

坐在前排的季青临冷笑起身到:“余平安,余总,我想问一下,既然你刚才说了要共同进退,那么先前兴达和你签订的采购合同能不能废除?不然人家赚钱我亏本,这叫什么共同进退?”

很多厂商听到季青临的话,都闷在心里笑,先前兴达一直是行业翘楚,和余平安签订整年的合同也是羡煞旁人,哪知道半路出了现在的情况,让人羡慕的合同反倒成了兴达的桎梏。

还不待余平安辩解,在规模上能与兴达一争雌雄的‘德民’公司老板叶德民起身到:“行业协会要成立,咱们也需要共同进退,但协会成立之前的合同应该继续执行。季总你只看到有些厂商目前因为米国的情况能够赚钱,可有没有想过米国平息之后,你的产品不愁销路,但很多厂商的产品却积压在仓库里?如果你要和余总废除采购合同也可以,不过得把你的销售渠道交出来,让那些积压的厂商在平息之后也能卖出货,这样才算共同进退。”

顿了一下,叶德民继续阴阳怪气的说到:“再说了,虽然你和余总签订了合同,但合同上没规定你不准扩大产能卖货给3N吧。”

“关你什么事,”季青临喝到:“要你在这里充能人?”

叶德民冷哼一声:“懒得理你,要吵架叫你家老头子来,你还不够格和我吵。”

季青临一拍桌子:“总之要成立协会共同进退也可以,不过首先得废除我的采购合同。”

余平安不接茬,另一边的周霁拿着戴岳理好的发言提纲说到:“我觉得成立这个行业协会迫在眉睫,大家想想,咱们做防护用品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赚钱混口饭吃?”

为了方便这群泥腿子理解,周霁特别按戴岳的要求说得很白话:“大家想一下,防护用品本就属于低端制造业,平常的时候因为相互打压压价,利润已经很薄了,这一次遇上特殊情况能够多赚一点,大家还像以前那样压价,这样做不仅赚不到钱,还会引得赚了钱的3N笑咱是傻瓜。”

叶德民附和到:“理是这个理,但所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人上一千,必有内奸。我怕到时候还是会有人偷偷讨好米国人。”

“像这样的人咱们要严惩,”余平安一拍桌子:“只要行业协会成立,就由协会出面惩处这样的人,以后不再供给原材料,建议取消生产资质。”

“幼稚,”季青临冷冷到:“如果遇到那些投机取巧只想做一锤子买卖的人呢?再有那些国内的经销商拿到货之后转手卖到米国呢?”

余平安微微皱眉:“除了目前已有的厂商之外,以后再有新公司成立,咱们建立准入制度,别让那些小作坊坏了咱们的名声。至于国内的经销商,咱们签订合同,如果产品批量出售到国外,罚款、取消合作。”

“哟,现在就瞧不起小作坊啦,”季青临仍是冷哼一声:“你问问在座的所有人,哪个不是由小作坊做起来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