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我情愿从未爱过你_楚洛墨林子然_楠坞

2020-05-22 12:02

我情愿从未爱过你666:慕子杉是他的全部人生

小白白跪在盥洗池上,一边搓着他白嫩嫩的小手,一边小声同慕子杉道:“妈咪,你是不是惹外婆不高兴了?”

“怎么了?”

“我昨儿晚上睡觉的时候,看到外婆在偷偷抹眼泪。”

慕子杉一怔,心里顿时一闷,像被什么钝器给砸中了一般,“外婆哭了?”

“嗯,不过很快外公就安慰了她,她就笑了。”

小家伙也跟着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白牙来。

然后,小家伙又道:“不过,我听外婆聊到了白白的爹地……”

“嗯?”

“妈咪,白白的爹地是不是就在这里啊?你为什么不让白白认爹地呢?”

“会认的。”

慕子杉揉了揉小白白的脑袋,认真和儿子道:“因为白白爹地还不知道白白的存在,我吧,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所以也就一直没告诉他,不过,妈咪答应你,这几天会找机会好好跟他谈谈你的,好不好?”

“妈咪,我爹地是港城医院的医生,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他姓顾?”

“慕白白,你到底听谁说的?”

慕白白呵呵一笑,“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听到外公外婆在聊天,他们以为我睡着了,可其实白白是装睡的。”

“古灵精怪!大人聊天,小孩子不许听!”

慕子杉可庆幸自己儿子年纪还小,要是再大些,他真的顺着这些线索跑去医院里找他亲爹怎么办?

如果被顾云彦知道,自己偷偷在加拿大给他生了个儿子,他会是什么感想?

会生气么?

这么大的事情,从来没有跟他商量过,是会生气的吧!

而且,他还年轻,估计也没想过要这么早当爸爸吧?

“妈咪,你想什么呢?”

小白白眨着眼儿好奇的问她。

慕子杉沾了手上的泡沫,在他可爱的小鼻尖儿上刮了刮,“想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你这小滑头,少给我打听大人们的事情。”

慕白白一脸无辜,“白白冤枉!”

“呵,你一点都不冤枉!”

“妈咪啊……”

小家伙眨巴了一下大眼睛,“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呀?”

“慕白白,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八卦?”

“这怎么能是八卦呢?你是我的妈咪,我当然要关心你了,你这两天都开始化妆了,你肯定交新男朋友了,我看曲曲阿姨也是。”

“曲曲阿姨?”

“那可不!”

小家伙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曲曲阿姨脚都摔成那样了,还每天穿着高跟鞋,外婆怎么提醒她,她都不听,啊,还有,每天都穿着小花裙,出门之前,还一直反反复复的问我,她漂不漂亮,穿哪个裙子才更漂亮。妈咪,你说,曲曲阿姨这不是谈恋爱了,是什么?”

慕子杉捏了捏儿子粉嫩嫩的小脸蛋,“慕白白,你知道得太多了!下个学期我必须得把你送到幼儿园去了。”

“……妈咪,疼!你轻点。”

慕子杉连忙松开了手来。

洗过手之后,抱着儿子,回到了餐桌上。

吃饭的时候,李嫣然一直在往慕子杉碗里夹菜,“你看看你,出去两个星期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再不好好吃饭,真的要瘦成皮包骨了。”

“妈,你都已经跟我说过好几遍了,放心吧,我最近有增加食量的。”

慕子杉也觉得自己增肥这事,迫在眉睫。

吃饭的时候,慕子杉的手机响了一声。

是一条微信。

她也没多想,点开来看。

居然是顾云彦发来的一段视频。

慕子杉有些尴尬,连忙把程序退出来,把手机收了起来。

李嫣然多少猜到是顾云彦发来的短信,但她只当不知道,默默地吃着碗里的饭。

晚饭结束,林识就领着慕白白去小区里散步了。

林曲曲在学校。

这会儿,偌大的家里就只剩下了慕子杉和母亲刘嫣然。

两个人都在厨房里忙碌着,收拾着碗筷。

“妈,我们聊聊,行么?”

“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李嫣然了解女儿,她叹了口气,“记得顾云彦刚来家里的时候,我就跟你爸说过,这小子是只虎狼,领他进门,无外乎是给自家养了头狼,一旦长大,完全可能被他反噬,事实证明,我预料的并没有错。”

听母亲提起小时候的事情,慕子杉仍旧有些生气,“是你们先对不起他的。”

李嫣然看了女儿一眼,“是,过往的事情,确实是你爸对不起他们一家,可他们是自杀,商场如战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输赢就是一件这么残酷的事情。”

“妈,我想聊的不是你们的过去。”

慕子杉并不想听这些,听得越多,只会让她心里愧疚更甚。

知道得越多,对顾云彦只会越心疼。

那个男人,从小到大都是冷漠的,无情的。

可到底是什么早就了他这个性子?

说到底,还是他们一家人造成的。

所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这些因果,就是她的父亲慕琨一手造成的。

而如今,顾云彦已经开始在改变,至少,在她面前,他变得不再像从前那样冷漠,他开始有血有肉,有笑有怒,也懂得了需求是什么。

“我和他,重新又在一起了。”

慕子杉老实交代。

她把手里的碗,一一整理好,“我不知道这次他对我到底是真心还是报复,但是……还是试试看吧!可能这就是孽缘,你们曾经欠下的,全都由我去还。如果能够还清,如果能够给他温暖,我倒也愿意去试试。妈,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能够接受他,毕竟,先是我们对不起他的,他没有家,也是因为我们而起。”

李嫣然叹了口长气,“我知道了,我对他没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怕他会欺负你而已。”

“不会。”

“好。”

李嫣然把洗干净的碗递给慕子杉,“那找个时间,让他到家里来吃顿饭吧!”

慕子杉一愣,错愕的看着母亲。

“怎么?不敢?”

“……不是。”

“这个家,好歹他也曾经住过十多年,说起来,怎么也算他半个家吧?”

“……我,我跟他说说,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愿意来。”

“嗯。”

慕子杉心情有些沉重。

因为,这个家,对于他们而言,说是一个家,可对于顾云彦而言,算什么呢?

恐怕,他在这个屋檐下,从始至终都没有过一天的好心情吧?

他在这里,活得压抑,过得没有自尊。

因为,这个家里,从来没有人把他当做是家人过。

跟母亲聊完后,慕子杉回到房间里,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了之后,这才点开顾云彦的视频。

视频拍的是他在吃饭的模样。

为了向她证明,他有在好好地认真的吃饭。

慕子杉看着看着,就笑了。

说真的,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和这个男人,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最后,还是绕了回来。

他们,又在一起了……

好像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关于请顾云彦回家吃饭的事情,慕子杉一直搁置着。

不太敢同他开口,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口。

周六——

顾云彦早早的就到小区门口来接她了。

慕子杉其实有些愧疚,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周末,可以好好陪儿子出去玩,结果……

算了。

周末两天,一天留给儿子,一天留给儿子他爹,好像也公平。

顾云彦载着慕子杉,往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一下车,慕子杉懵了。

游乐场?!

慕子杉错愕的看向顾云彦。

脑子里居然只有一个想法,这么美好的地方,她应该带着儿子一块来的。

嗯,当了妈的人,大概,所有的事情,第一念头全都是自己的孩子吧!

“怎么来这?”

“走吧!”

顾云彦牵着慕子杉的手,自顾往里走。

刷二维码,进场。

进去后,顾云彦拿了个地图攻略,然后又在旁边买了两顶米奇的卡通情侣帽。

一人一顶,盖在了头上。

“一会太阳不小,担心晒伤。”

慕子杉搭了搭帽檐,扬起脸,看着跟前的顾云彦,“怎么回事?几年不见,你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从前怎么可能会这么细心?”

顾云彦低头,用帽檐磕了磕她的帽檐,然后一伸手把她搂住了,下一瞬,歪头,在她的唇上落了个吻,“所以从前才把你弄丢了。”

慕子杉心口一震。

心尖儿因他的话,荡漾了一下。

而后,弯着眉眼,笑了起来。

“走!”

顾云彦拉过她,往里走。

“去玩什么?”

“到了不就知道了?”

“顾云彦,你不是不喜欢游乐场这种东西的吗?”

她可没忘记,他们俩第一次去游乐场的情况。

这家伙拉着她一起去做摩天轮,结果呢?

两个人居然在摩天轮里一句话都没有!

后来,又反反复复的坐了几轮,再后来……

他忽然表白了?

那算哪门子的表白?

大概也只有她会觉得那是表白吧?

然后,她居然还稀里糊涂的哭了?

果然啊,年轻就是好,情绪总是大喜大悲,会莫名其妙因为一点小事,就哭得不能自已,又因为一点小事,笑到捧腹。

慕子杉的思绪才一收回来,没想,入目的正是她刚刚所想的……

摩天轮!

慕子杉偏头,错愕的看着顾云彦。

“走!”

顾云彦拉过她的手,自顾坐进了里面去。

直到上到摩天轮里面,慕子杉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她有些懵。

坐在摩天轮里,看着对面的顾云彦,一句话不说。

顾云彦也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不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现在的他们,好像无声更胜有声。

顾云彦歪着脑袋,看着她笑。

慕子杉羞赧的瞪他一眼,“笑什么?”

顾云彦扬扬眉,没说什么。

他只是觉得,一切仿佛都像是在做梦似的。

顾云彦看着摩天轮外的景象,“外面的风景,我都快能背出来了,再走十秒,就能看到酒窖的广告了,再走八秒,可以见到体育场里的吉祥物……”

慕子杉错愕,“你经常来?”

“周末有时间,会来这里坐一整天。”

慕子杉瞪大眼,愣愣的看着他。

他绝对不是一个喜欢坐摩天轮的人,更不是一个喜欢到游乐场里的男人。

可他却愿意在这摩天轮上,一坐就是一天,而且,这么多年,周而复始……

原因,其实他不说,慕子杉也猜到了。

是因为她吧?

他们曾经一起坐过摩天轮,曾经在摩天轮里定过情……

不知怎的,慕子杉忽然有些眼酸。

却不知什么时候,对面的男人,忽而站起身来。

他大步走近她跟前,手撑在她后背的玻璃墙壁上,然后,不满的皱了皱眉,“我突然有点后悔买这两顶帽子了。”

他说着,替慕子杉把帽子从头上摘了下来。

又把自己头上的帽子也一并摘了。

“你干嘛?”

慕子杉狼狈的捂着自己的脑袋,“头发乱七八糟的,你故意看我出糗是不是?”

顾云彦低头,目光紧迫的看着她,然后,低头,轻轻地在她的唇上落了个吻,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圈,“这几年里我每天都在幻想能够和你再坐一回摩天轮。你在的时候,我以为你陪我做过的事情,都是寻常之事,我以为我根本不会在意,毕竟,我冷漠无情,根本不会在意这一丁点的温情,可当你走了,我忽然意识到,这种寻常的温情,除了你,再也没有别人能给。”

顾云彦目光灼灼的盯着慕子杉,“我也以为我足够冷漠,足够无情,可你走的那天,是我从记事起,哭得最惨的一天。”

他骨节分明的长指勾起慕子杉的下巴,鼻尖轻轻抵着她的鼻尖,眼眶里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层红血丝,“那种感觉,就像被我父母抛弃时的感觉,是一样的,你走了我才忽然知道,我又被抛弃了……那天我哭得像个孩子,想求你回来……”

他声线喑哑,说出的话,刺得慕子杉心尖儿疼。

“答应我,以后还会陪我来坐摩天轮,以后再也不会抛下我!好吗?”

他真诚的,卑微的,请求着她。

慕子杉眼眶蓦地一红,喉咙发涩,然后……

“好。”

她答应了。

应完,主动仰头,伸长脖子,红唇封住了他冰凉的薄唇。

之后,换来的是他,强势而又凶猛的进攻。

宛若是恨不能生生把她吸进肺里,融入骨血中一般。

“将来无论再发生什么,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永远都不可能会对你放手……”

慕子杉于他,是童年,是青春,是整个人生。

于他,是爱情,但也是亲情!

是他顾云彦一切里的一切!

更是他顾云彦,整个冷漠人生里的唯一一束热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