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翁昕云韩士州小说 翁昕云韩士州完整版

2020-05-22 12:01

邪王的出逃王妃

推荐指数:10分

翁昕云韩士州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世人都说青炎国的越凌王容貌无双却又冷酷无情、喜怒无常,连青炎帝的面子都敢驳。可这样一个男人偏偏看上了那个敢和太子退婚的翁家的废柴三小姐。可韩士州八抬大轿把翁昕云娶进王府不过三日,这废柴小姐居然就服了龟息丸假死逃出了王府!韩士州说行,你敢跑,我就敢追,不管你跑到哪里,你都是本王的王妃!

《邪王的出逃王妃》 第6章 大事不妙 免费试读

“就是!要不是因为他是陵越王妃的亲堂姐,我们怎么可能相信她的一面之词!”

“对呀,可是人家是太子妃,咱们这些小老百姓怎么跟人家抗衡!”

“前些日子那翁雨烟连课都不去上了,整天躲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干嘛!多半是害怕了。”

“做贼心虚才会害怕,她要是没说谎她怕什么?”

一时间,学院的学子似乎是心里的气有了发泄口,全都在抱怨着。

原本还因为忌惮有些低微的声音,再听到周围的人都跟自己同仇敌忾的时候,竟越来越大了起来。

苏东云脸上自始至终都是失望,并没有丝毫恼羞成怒的意思。

翁昕云虽坐在马车里,但依然透过马车的缝隙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

不得不说这苏东云也是个爱演戏的老狐狸,那一副明明失望却还是关心自己学生的模样分明就是在让那些学生把翁雨烟给逼出来。

想了想,翁昕云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在苏东云对面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学生礼:“身为沧溟学院的学子,学生自知此举实乃在为学院抹黑,但学生死里逃生匆忙赶回学院却受到了这般侮辱,试问学生若选择忍气吞声,那我还配是沧溟学院的学生吗?”

“我翁昕云虽是一介女流,但也敢作敢为,没做过的事我就不允许他人的污蔑!”翁昕云挺直了腰杆,一身傲骨。

她转眸看向了门内的学子,说到:“我知道,我不应该因为他人的原因而将众位同仁也牵扯进来,但若不如此,罪魁祸首会出来吗?”

众人沉默,但答案却都已经心知肚明。

俄而,翁昕云目光一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我翁昕云虽不是什么神圣不可侵犯之人,但也绝不是任人践踏的人!”

她的目光似乎穿过重重人海看向了某一处,声音加注着幻气回响在整个学院当中:“翁雨烟一日不亲自迎接,我翁昕云便堵在这门口一日不走!”

她这一手震惊了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她,心里竟然同时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所有人都听说了她当初在城镇门口火烧刺客的那一手,那可是绿阶以上的才有可能做到的!

原本大家都以为这是那些人乱说的,但此刻看到这一声加注幻气的声音却不得不信。

虽然将幻气加注到声音里并不困难,但沧溟学院这么大,让整个学院都能听到声音,还不会让人觉得刺耳,也就只有那些导师能做到了。

甚至这般程度连学院里的一些副导师都没办法能做到,这个曾经的废物三小姐到底变得有多强大了?

难道说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人真的是因祸得福有了什么机遇?

翁昕云留下一大堆的猜疑给众人,自己则再次潇洒转身回了马车上。

苏东云看着她的背影,眼底极快的划过一抹赞赏,但很快又被满脸难过取代。

在许多人都还处在刚才的震惊当中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苏东云沉声开口:“从今往后,翁雨烟将不再是我沧溟学院的学生!”

“嘶——”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自沧溟学院开院以来,还从来没听说过有开除过谁的事情,这翁雨烟竟然成了史上第一人了!

苏东云第一次在学生面前板起脸来:“我沧溟学院身为北虬大陆最高学府,绝不允许自己的学生是品行不正之人!”

他的声音响彻整个沧溟学院,接连两句话让整个学院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马车内,翁昕云听到他的话之后嘴角忽然柔了下来。

苏东云早就知道了她有黑暗属性,却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如今还站出来帮自己,她怎么可能不感动?

无论过去他跟爹娘有什么交情,至少她从来没有为苏东云做过什么,能得他如此相助确实出乎她的意外。

另一边,正躲在屋子里避风头的翁雨烟脸色低沉得可怕,紧握着的手似乎要把指甲都陷入肉里。

在翁昕云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了。

那个废物怎么可能做得到……

紧接着,苏东云的话直接将她打入谷底。若只是翁昕云的话,她还可以想办法开脱,可院长都已经放出话要开除她了,她怎么可能还坐得住!

于是乎,在苏东云第二句话出来的时候,翁雨烟再也没忍住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一路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这样的关注不复以往的崇拜与仰慕,反倒是充满了鄙夷与责备。

翁雨烟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慌乱,她恨不得找块布把自己包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

最终,翁雨烟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来到了学院的大门,而此刻所有人都给她主动让出一条道来,连那些像山一样坚韧的暗卫都挪动了位置。

身为全场的焦点所在,翁雨烟此刻却恨不得自己可以隐形,因为那些人的眼里只有谴责与鄙夷,再无其他了。

忽然间,翁雨烟的目光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眼睛一亮,刚要开口,对方却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翁雨烟愣住了,这么多年的相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好歹夫妻一场,这个时候帝承季竟然不顾她的死活,反倒是面对她的求助还不许她叫他!

翁雨烟心一冷,刚要抬脚走过去,翁昕云的声音却幽幽传来:“等了这么多天,我还以为大姐不来了呢!”

帝承季的身影她刚才也看到了,只是现在不宜让他们狗咬狗,还是先得把流言的事情处理了才行。

翁雨烟脸色僵硬,抬起的那只脚落下也不是收回也不是,尴尬万分。

“大姐怎么不动了?”翁昕云的声音充满疑惑,“难道大姐不是来给我道歉的?”

此话一出,翁雨烟只感觉落到自己身上的眼刀子瞬间就多了起来。

她目光微沉,良久才理了理自己微乱的衣裳,竟是抬脚向着马车走了过去。

“三妹何必做的如此决绝,好歹你我也是一家人。”翁雨烟一脸悲痛,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决绝?”翁昕云冷笑一声,“大姐在学院里造我谣可又是做得不决绝?那个时候大姐心里可曾想过我们是一家人?”

翁雨烟自然不可能承认这些话:“三妹也说是谣言了,又为何还要信?”

“二弟刚走,咱们姐妹俩就奉旨成亲,本该算是喜事一桩,冲淡了二弟去世的悲伤,谁知……”翁雨烟忽然顿了一下,一脸悲痛的模样。

“谁知成亲不过几日,陵越王府却忽然设起了灵堂,所有人都说三妹身亡,你可知身为大姐的我有多心疼啊!”说话的时候,翁雨烟竟然连眼泪都挤了出来。

翁昕云透过马车帘的缝隙看着她的表情,心里不由得为她竖起了大拇指。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啊!

见她还在装柔弱,翁昕云却不按常理出牌了:“奉旨成亲?大姐的意思是你本不愿意嫁给太子殿下了?”

翁雨烟一噎,完全没想到她会忽然转移话题,来揪出自己的语病,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总不可能说不愿意吧?可若说愿意,又会显得她太不矜持了点儿。

她的犹豫只有一瞬间,翁昕云便直接打断了她:“也对!当初青炎国都城所有人都说只有大姐才配得上太子殿下,大姐还特意跑来跟我澄清,说都是些谣言,大姐根本不会喜欢太子殿下呢!”

翁昕云冷笑:“想来大姐一定是迫于圣旨难违,不得不嫁给太子殿下吧!”

“爱妃这话可说错了。”自始至终都在沉默的韩士州却开了口,“本王记得当初在学院门口的时候,翁大小姐可是亲口承认了自己跟太子殿下情投意合的。”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想起了曾一度是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的事情,当初陵越王那两道雷可是劈得毫不留情的!

翁雨烟原本还翁翁可怜的脸色瞬间就绿了,她甚至听到了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明目张胆的嘲笑声。

翁昕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原来如此!还好本王妃聪明,提前把婚给退了,否则自己什么时候被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

“噗嗤——”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人群里陆陆续续的就有不少人憋不住笑了。

翁雨烟双拳紧握,气得身子都抖了起来。翁昕云却不打算放过她:“既然造谣的人都来了,那就过来请本王妃进学院吧!”

此话一出,周围的笑声渐止,一个个的全都是满脸看热闹的表情望着翁雨烟。

再次成了人群中的焦点,翁雨烟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着。

就在她孤立无援快要绝望的时候,她的“神助攻”跑了过来:“翁昕云,你不要太过分了!”

只见顾薇薇拨开人群走到翁雨烟身边,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姿势护着她。

翁昕云稍稍挑了挑帘子,这才看清来人。但她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这人是谁,毕竟对顾薇薇这人她是真的不熟。

知道来人是谁,翁昕云自然也不会客气:“不如这位小姐说说看,本王妃是哪儿过分了?”

“你仗势欺人!要不是陵越王,你哪有本事把这学院门口给堵了!”顾薇薇义愤填膺,“自己做过的歹毒之事不敢承认,连畏罪***的胆子都没有!懦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