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独家)侯门福妻不下堂-侯门福妻不下堂免费阅读

2020-05-22 09:03

《侯门福妻不下堂》是作者凤千兮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叶凝雪萧北堂。泰格文学为您带来(独家)侯门福妻不下堂免费阅读。这男的是京城副总兵之子梁剑,以前叶凝雪的追求者,浅薄好女,是她讨厌的人之一。

《侯门福妻不下堂》精选章节

竟然被轻薄的摸了一下屁股!

叶凝雪气得转脸给他一巴掌,“无耻之徒!”

“岂有此理,竟敢打大爷我!”

那男的大怒,抓住了叶凝雪。

叶凝雪急忙用手挡脸。

这男的是京城副总兵之子梁剑,以前叶凝雪的追求者,浅薄好女,是她讨厌的人之一。

梁剑是练过武的人,而叶凝雪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很快被他抓着头发和手,动都不能动。

“叶凝雪?”

尽管她脸上有五道难看的抓痕,梁剑还是认出了她,这个他曾经朝思暮想的女神,略微惊讶。

“我不是。”

叶凝雪极力否认。

“你不是?呵呵,你明明是,叶大小姐!”

梁剑扯着她的头发,提着她的头强逼她看着他。

“放开我!”

叶凝雪知道也无法否认了,怒瞪着他说。

“叶大小姐,枉我以前把你当冰清玉洁的女神看待,没想到你还是个贱huo,贱到和人乱搞被侯爷退婚,贱到来怡红院,啧啧,我以前真是眼瞎了。”

梁剑满脸鄙夷和嗤笑,另外一只手摸上她的脸。

“放开你的脏手!”

叶凝雪又急又怒又羞。

“我的脏手?没有你这身子脏吧。”

梁剑的手从她的脸往下摸……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意一yin着能有一天可以摸到她……

“梁剑你放开我,放开我!”

叶凝雪拼命的挣扎。

她宁愿被人扔臭鸡蛋臭垃圾,也不愿意被这男的摸一下。

“哎呦喂,梁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呢?她不过是我们怡红院的杂奴而已,你没必要犯着要这么劳气吗?”

凤三娘扭着柳腰走了过来,娇语嗲气的说。

“我要她陪我睡!”

梁剑对凤三娘说。

叶凝雪大惊,目光投向凤三娘求助。

“梁公子,她不过是一个干粗活的杂奴而已,你想要人陪睡,牡丹不能令你尽欢的话,我可以让雪莲来陪你。”

凤三娘手上的扇子轻轻扇着,娇柔的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力,“你也知道,我们怡红院有自己的规矩,杂奴是不能陪客的,梁公子你不会是想要坏了我们这里的规矩吧,到时候我怕我的老板会不高兴,对你不利哦。”

众所周知,怡红院大老板神秘不能惹,谁敢在怡红院闹事,必然倒大霉。

之前有兵部尚书的儿子在这里争风吃醋闹事,结果被打断了双腿扔到他家门口,尚书却不敢追究。

梁剑的父亲不过是副总兵而已。

“我不坏你们这里规矩,但是她刚才打了我,这口气我是怎样都要出的。”

“不知道梁公子要怎样出这口气呢?”

凤三娘媚笑着问。

梁剑看着叶凝雪那对他依然充满鄙夷的高傲的脸,松开那抓着她头发的手,伸出脚说,“我要她帮我擦干净这鞋。凤老板,她不过是个杂奴而已,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

凤三娘看向叶凝雪,冷冷的命令,“擦!”

虎落平阳被犬欺!

叶凝雪气得浑身发抖,目光扫向那横栏……

凤三娘一把抓住了她,冷冷的说,“你忘记我昨晚对你的警告了?你跳下去如果死倒也罢了,不死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

叶凝雪的身子软了软。

“叶凝雪,你以前说我帮你提鞋都不配,呵呵,现在呢,你也不配帮我提鞋,只配擦鞋!”

梁剑一想到以前高高在上的叶大小姐极其卑微地伏在他面前擦鞋,就兴奋不已,“凤老板,你的杂役似乎很不听话哦。”

“擦!”

凤三娘严厉的命令,“要不就陪睡!”

叶凝雪轻咬银牙,吞下了那一口羞愤之气,从丑婆子的手里拿过一块抹布,在梁剑面前蹲下。

“用你的衣袖擦!”

梁剑用脚踢开她手上那块抹布。

叶凝雪再次咬咬牙,放开抹布,用衣袖擦鞋。

“哈哈——”

梁剑嘚瑟大笑讽刺,“叶大小姐,你做梦都想不到能有今天吧。当初如果你答应嫁给我,就算你是一只破一鞋,我也是不会用猪笼送你回去的,现在至少可以在我梁府好吃好穿做少奶奶。”

叶凝雪默不作声,一股愤懑之气在胸腔横冲直撞。

她今日会有这番遭遇,全是萧北堂造成的。

她喜欢萧北堂很久了,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意,非他不嫁。

最终,等到他向她家求婚。

她欢喜万分,却不料新婚之夜,他突然变成了冷血猛兽,把她打入地狱。

她不明白萧北堂为什么会这样子对她。

她自己很清楚,她并没有任何失贞的行为,明明是处一子之身,为什么却在行一房之时不出血。

到底是天意弄人,还是什么?

“叶大小姐,难道你不知道擦鞋的时候,要抱起人家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慢慢擦的吗?”

梁剑的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满眼嘲讽问。

叶凝雪把脸别走,强忍着厌恶把他的脚托到她的膝盖上,给他擦鞋。

“哈哈,今天过得真是太痛快了!”

梁剑从钱袋里掏出一个铜钱,递向叶凝雪,“这是大爷我赏你的。”

“谢谢。”

没想到,叶凝雪竟然收下了这铜钱,还向他道谢。

“叶大小姐,你真是令我失望,你以前的骄傲劲哪里去了?你怎么能一下子变成这么卑微的贱人呢?你真是令我失望。”

梁剑看到她这副样子,有点意兴阑珊了。

“我现在只是个卑微的杂奴,让梁公子你失望实在不好意思。”

叶凝雪淡淡的回答。

她已经下定决心,好好的活着,又朝一日可以找萧北堂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也明白,像梁剑这种人,如果她还摆出高傲的样子,遭受的羞辱会更大。

韩信尚且能忍受裆下之辱,她又何尝不能?

“没意思!”

梁剑一脚把她躲开,“下次大爷来了,记得继续给大爷擦鞋。”

“好的,梁公子慢走。”

叶凝雪闷着胸口那一口血,一副卑微自如的样子。

凤三娘看在眼里,淡淡一笑,说道,“这人啊,一旦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和位置,日子就会好过多了。”

“谢谢凤老板的教导,我进去倒夜壶了。”

叶凝雪朝凤三娘弯了一下腰,走进牡丹姑娘的房间,方松开那因为握得太紧,导致指甲都掐进肉里的拳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