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小说最新全本阅读

2020-05-22 09:03

《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是公子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叶音宋楚奕,作者:公子叶。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项链的吊坠是一朵白玉兰花,整洁漂亮的花朵上,有一片突兀的绿色花瓣,破坏了整体的美感,让整个吊坠看上去像是一件残次品。

《婚内有诡宋先生求放过》精选章节

宋楚奕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一张空荡荡的大床。一条白金的项链,孤零零的躺在床角。

他走过去,拿起项链。

项链的吊坠是一朵白玉兰花,整洁漂亮的花朵上,有一片突兀的绿色花瓣,破坏了整体的美感,让整个吊坠看上去像是一件残次品。

这个项链是宋楚奕从叶音身上摘下来的,昨晚叶音向他告白的时候,他就看到了这条项链。

他不敢相信,他的运气有这么好,刚来尚海市,就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拇指刮过绿色花瓣,用力的摁下。

咔。

一声轻响,机关打开。

绿色花瓣弹出来,露出埋在吊坠内部的一把小巧的金色钥匙。

他瞳孔猛缩。

竟真的是她!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宋楚奕接通电话。

助理刘念恭敬的声音传来,“三爷,查清了,昨夜的事是刘权干的。”

刘权是公司的前任总裁,宋楚奕一来,顶替了他的位置,他退居二线,成了副总。他心生不满,在宋楚奕酒水中下药,还准备了四五个女人,想借此制造宋楚奕的花边新闻。一个刚来上任,就花天酒地的富二代,自然不得人心。刘权再趁机给总部打小报告,宋楚奕搞不好就会立马被调走。

这还只是表面的利益关系。

刘念继续道,“三爷,您到达尚海市的具体时间,知道的人极少。刘权能提前做出准备,肯定是听到了消息。他背后有人,要不要继续审,查出他背后的人?”

宋楚奕盯着手掌中的白玉兰花,命令道,“昨晚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我要她全部的资料。”

女人?

什么女人能急的过解决刘权?

虽不解,但刘念还是很快应声,“是。”

……

市中心医院。

“医生,我妈情况怎么样?”叶音哭着问。

半个小时前,她刚溜出酒店房间,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今天早上,叶母心脏病突发,昏死在路边,被路人送来医院抢救。叶音赶到时,手术已经做完了。

医生告诉她,手术很成功,但病人在病发摔倒时,磕到了后脑。现在病人后脑有血块,可能影响病人苏醒。

“这是什么意思?”叶音心慌到不行,声音颤抖的问,“是说我妈有可能醒不过来吗?”

“不排除这个可能。”医生道,“病人刚做完心脏手术,身体非常虚弱,不可能再进行开颅手术,只能保守治疗。但效果……家属,你要有心理准备。”

听完医生的话,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她把叶母转去ICU,又让医生开了最好的药之后,跑去缴费,才发现,她的钱竟然不够!

现阶段治疗还差五万,如果叶母不醒,肯定还需要更多的钱!

倒不是说她家拿不出这五万块钱来,只是叶母在老家生活,银行卡也都放在老家。她现在回老家拿钱,一去一回就得一天,叶母就得推迟一天用药。

叶音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借钱的时候,叶母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起叶母的手机,打开看。

是一条短信,看完短信内容。

她心底立马腾起一股恨不得杀人的怒意!

叶母是有严重的心脏病,但一直都有吃药控制,已经很久没发病了。而且,叶母在老家等她回家过年,怎么会突然来到尚海市,还突然发病昏死路边?

这一切,原来都是因为这些短信!

短信内容是一场婚礼的邀请,时间地点,还有一张新郎新娘的婚纱照。

照片里的新人,她都认识。

男的是她亲爸,叶氏集团的总裁,叶振宇。女的叫慕安宁,与她同岁,贫困山区的孩子。叶母见她可怜,资助她上学,后来又认了干女儿。

手机里的短信都是慕安宁发来的。

第一条,是昨晚发的。慕安宁说她要结婚了,希望叶母来参加她的婚礼。

叶母一直把慕安宁这个干女儿,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去疼爱。她应该就是为了参加慕安宁的婚礼,才坐车连夜赶来尚海市。

第二条,是今早发的。慕安宁发了一张她与叶振宇的婚纱照,说她与叶振宇十年爱情长跑终于修成了正果!

就是这条短信,刺激得叶母心脏病发!

第三条,也就是刚才发来的。与第二条内容一样。

慕安宁这是害怕气不死叶母,现在又来补一刀,是吗!

慕安宁就是想气死叶母的,还特么的七年爱情长跑,叶母和叶振宇离婚才五年!她是在提醒叶母,这俩人渣在叶母眼皮子低下出轨快活了两年,是不是!

慕安宁今年才二十五岁。她十岁时,叶母把她领进叶家,十八岁跟叶振宇搅和在了一起!是该说叶振宇禽兽,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都能下手。还是该说慕安宁狼心狗肺,破坏了人家的家庭,还想要人家的命!

这两个人渣!

叶音觉得胸腔憋着一股气,整个人都要炸了。

她打车去举办婚礼的酒店。

叶家在尚海市也算得上豪门。叶振宇办婚礼,包下了整个酒店,排场盛大,气派非凡。

宴会主题是女人都爱的公主梦,有南瓜马车,糖果屋,可见这场婚礼花不少心思筹办。

此刻叶振宇和慕安宁正站在宴会大厅中央,接受宾客们的祝福。

叶振宇一身白色西装,五十多岁的人,因为保养好,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他红光满面,带着几分小登科的得意。

慕安宁一袭洁白婚纱,脸颊染红,娇羞的小女人姿态,一副幸福新娘的模样。

他俩的笑容,刺痛叶音的眼。

她拽起一根装饰用的棍子,走到香槟塔旁边,一棍子打下去。

哗啦!

香槟塔倒地。

玻璃杯炸开,碎片乱飞,香槟洒了一地。

叶音不解气,举起棍子又砸向旁边的婚礼蛋糕。

宾客们听到响声,纷纷看过来。

叶振宇也看到了叶音。

他为人最爱面子,现在他婚礼上有人捣乱,捣乱的人还是叶音。发生这种自家窝里斗让外人看笑话的事,让他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叶音,住手!保安呢,把这个疯丫头给我拖出去!”

疯丫头?拖出去?

呵!这就是五年不见的亲爹,见面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叶音忍下心痛,看向叶振宇,“我亲爹结婚,我这个亲生女儿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吗!”

“音音,你别生气,”慕安宁楚楚可怜的看向叶音,仿佛是害怕叶音会拿着棍子打她一般,她又往叶振宇怀里躲了躲,才继续道,“我们结婚没有通知你,是我疏忽大意了,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忘记通知她,却记得通知她妈!

叶音握紧了手里的棍子,恨不能冲过去,亲手撕烂慕安宁这张小白花的脸。

“慕安宁,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无辜!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拉你去陪葬!”

“叶音,”叶振宇护着慕安宁,训斥道,“你妈身体不好,住院治疗,跟安宁有什么关系。像你这样疯疯癫癫,一点家教都没有,你妈就是死,也是被你气死的!”

叶音一愣。

原来叶振宇也知道叶母发病住院的事。那慕安宁发的那些短信,他是不是也知道?

他高调迎娶小三,还默许小三给原配发短信炫耀!

叶音是恨极了,抬起手里的棍子,向着慕安宁就扔过去!

“啊!”慕安宁吓得尖叫。

棍子没砸到慕安宁,叶音却被赶来的保安抓住。

慕安宁小脸泛白,像是被吓到了,却还不忘‘善良’的为叶音求情,“振宇,你千万别拿棍子打音音,别让音音因此记恨上你……”

“她敢!”叶振宇捡起地上的棍子,走到叶音身前,“我是你父亲,你对我扔棍子,是不孝!你妈不教你规矩,我教你!”

说着,他高高举起手中长棍,对着叶音的后背就打下来。

叶音被保安一左一右押着,跪在叶振宇面前。她就像一个罪人,当着上百人的面跪在这里,等着被打。

什么面子,什么尊严,全都成了被人踩在脚下的东西。

她一双眼因强忍泪水而赤红。泪眼模糊中,她看到站在叶振宇身后的慕安宁,正对她露出得意的笑。

来个人帮帮她吧。

谁都好,只要能帮她报仇,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老天像是听到了她的乞求。在长棍落下的一瞬间,有一个人突然冲过来,将她护在了怀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