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医妃不可欺凤长歌君墨炎-天降医妃不可欺小说

2020-02-10 09:23

《天降医妃不可欺》凤长歌君墨炎剧情严谨,有看点。天降医妃不可欺凤长歌君墨炎小说精彩节选:感受到君墨炎落在她身上的审视目光,凤长歌还是禁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天降医妃不可欺
推荐指数:★★★★★
>>《天降医妃不可欺》在线阅读>>

《天降医妃不可欺》精选:

感受到君墨炎落在她身上的审视目光,凤长歌还是禁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但说都说了,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他也不会把她给怎么样!

就在一片沉默间,君墨炎却猛然倾身向前,抓住了她的手腕。

那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给生生捏碎似的。

凤长歌吓了一跳,赶紧急声回道:“王爷若是不愿意就算了,何必……”

“闭嘴!”话音未落,便被君墨炎给打断了。

这个时候,她才留意到他的不对劲。

他的脸色很白,额上沁出了冷汗,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恰此时,系统也响起了警报声,原来是他身上的蛊毒发作了。

按理说,方才她给他服下了暂时克制蛊毒的药,足以助他平安度过这次发作的痛苦了。

可是,这药怎么这么快就失效了?

几乎下意识的,凤长歌便脱口而出道:“你这也太快了!”

话音方落,腕上便传来一阵痛楚。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话,似乎有些歧义。

“嘶嘶嘶”凤长歌抽着凉气,拧眉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哪个意思?嗯?”君墨炎却是不依不饶了。

凤长歌懒得和他纠结于这个话题,遂赶紧道:“我知道了!你会这么快发作,一定是之前擅用内力了!”

“你有解决之策?”相较于之前,君墨炎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恢复了不少。

这就奇了怪了!

凤长歌不免诧然,毕竟这王蛊之毒发作,可不是闹着玩的!

按理说他该是痛的连呼吸都困难才对,哪能像现在这样谈笑自若?

这绝对不是她那粒药丸的功效,因为之前在崖底,他也是忽然暴起,拉着她避开了那些蒙面人的攻击!

难道,是因为……

思绪飞转间,她的视线落到了被她攥住的手腕上。

盯着手腕思索了片刻,她复又抬头看向了君墨炎。

恰此时,君墨炎也在看着她,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接,凤长歌忽然就笑了。

有意思!

那她就更不用担心,自己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似是看透了她的心中所想,君墨炎亦是冷冷的勾起了唇角。

相对无言中,倒是凤长歌率先打破了沉默道:“这位王爷,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君墨炎微微敛起了眸子。

还没有谁胆敢在他面前提过“交易”,也就是这个女人一次次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招惹他。

偏生,他的心中非但没有丝毫的反感,反倒是被她勾起了浓浓的兴趣。

本以为,凤长歌要叫他帮助或者是其他什么要求。

却不曾想,她的这个交易,着实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要求就是,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必要时候,为我提供保护!当然,作为交换,你身上的蛊毒,我会尽力而为的!”凤长歌道。

“你就这么急着推开本王?”君墨炎冷声道,“你可知本王是谁?”

想要和他攀上关系的人,足以站满整个京城。

而她,却想都不想的甩脱跟他的关系。

这女人,当真是知道如何激怒他!

感受到了他周身散出的浓浓寒意,凤长歌却是浑不在意的挑了挑眉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可以肯定,你是个很厉害的人物!而且,也不是我这种弱质女流,能够招惹的起的!”

“所以呢?”

“所以啊!你们的世界太复杂,我不想牵扯其中!”凤长歌道,“我只想好好过我的日子,还请王爷不要干预。”

能身中王蛊之毒,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查到她真实身份的人。

不管是君墨炎还是他的敌人,都不是她想招惹的。

跟君墨炎扯上关系,就意味着将自己置身于重重危险之中!

她上辈子已经过够了这种日子,如今好不容易换了个身份,可不想重蹈覆辙!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酷。

未待她勾画出未来的美丽蓝图,就听君墨炎冷笑道:“晚了!从你遇到本王的那一刻,便注定和本王脱不开关系了!”

凤长歌,“……”

“你以为,本王能找来,旁人便找不来了吗?”君墨炎冷森森的道,“你应当庆幸,先发现你的是本王,而不是那些杀手的主子!”

凤长歌,“……”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他说的很有道理!

她未免也太倒霉了点吧!

随手救了个美男,还成了甩不掉的累赘了!

似是看透了她心中所想,君墨炎又道:“既是本王的人,本王自当护着你!区区安国候府,灭了它,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不费吹灰之力了!但那就没意思了!”凤长歌冷嗤道,“那样未免太便宜了他们!”

想要报仇还不容易吗?一把毒下去,保准连这个府里的狗都不剩!

但那不是她想要的结果,也对不起原主这些年来所吃的苦头。

“哦?你不需要本王的帮助?”说话间,手腕上的力道,再次收紧了。

眼见她这多灾多难的手腕,就要折损在君墨炎手中的时候,凤长歌赶紧道:“要要要!特别需要!”

话音方落,力道一松,连带着她也跟着舒了口气。

这简直神经病啊!

凤长歌一边暗自腹诽着,一边皮笑肉不笑的道:“过几日,我有个对付她们的法子,还要请王爷助一臂之力才是!”

“你想要怎么对付她们?”君墨炎倒是升起了几分兴致。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既然凤长歌这么说,君墨炎倒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沉声道,“今夜你破了她们的局,她们不会善罢甘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凤长歌浑不在意的道。

“自己小心一些,莫要折损在这等蝼蚁的手里,丢本王的脸!”君墨炎冷声道。

“我要丢脸也是丢自己的,关你什么事?”凤长歌小声嘀咕着,话音方落,便收到了来自一侧的眼刀。

凤长歌,“!!!”又生气了!还真是易燃易爆炸啊!

“本王的手下,没有废物!”君墨炎冷声道。

“我又不是你的……”凤长歌话音未落,就见君墨炎的另外一只手,恰恰摁到了她梳妆台的一角。

顷刻之间,那台面冒出了丝丝白烟。

凤长歌,“!!!”

正出神间,就听君墨炎冷森森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

他道:“你,选一种死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