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含光萧荧惑小说名字-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沈含光萧荧惑

2020-03-25 18:04

沈含光萧荧惑小说阅读,带您赏读林小霖原创小说《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沈含光萧荧惑阅读,小说内容精彩绝伦,沈含光萧荧惑小说精彩节选:萧荧惑此等大礼,刚好送到了她心尖尖上,如今能用上手,总归是没白养在身边。

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
推荐指数:★★★★★
>>《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在线阅读>>

《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精选:

沈媚儿嘴上骂的痛快,却浑然不知自己泼妇骂街的形象,恶狠狠的扎入了沈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心里,之前塑造出来的才女形象,一夕间荡然无存。

下人们暗地里都在嚼舌根,提及沈媚儿一点都不像是瑶夫人所出,半分温柔贤惠都没有遗传到,像极了凶神恶煞的母夜叉,那绝对是谁娶了她谁倒霉啊!

此等风波谣言,正中沈含光下怀。

小丫鬟初一刚回来,沈含光就赏赐了个水色极佳的玉镯子,高兴的笑颜大开,合不拢嘴。

试问,沈媚儿这么凄惨,作为怂恿者的她,哪能不幸灾乐祸一下呢?

这场仗,她打的舒心,撕的痛快。

上一辈子,沈媚儿时不时的就女扮男装,去春风楼对她冷嘲热讽,明里暗里不知道骂她多少次浪荡货色,这一次就当她回敬回去,你说我浪里浪去,我就说你骚里骚气,咱谁也别瞧不起谁。

可惜,不能亲眼所见,倒是让沈含光有些遗憾。

毕竟,这一次从春风楼里出来,她有损家族清誉,她被沈老夫人罚抄家训,那是逃不掉的,乖乖的禁足在匿光园,装作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把无辜这两个字,拿捏的死死的。

任是沈媚儿再火大,也不敢再这个紧要关头,闯到闭门不见人的匿光园里,找她算账。

姐妹不和,乃是大忌中的大忌,沈老夫人还指望着她们联姻为伯府加官进爵,怎么可能任由她们姐妹俩撕打起来呢?

屋里,小丫鬟初一负责研磨,初二负责烧炭暖茶,初三负责去小厨房煎药,三个丫鬟被安排的妥妥当当,都重新赐了名字,不仅如此,沈含光还特意叫了明嬷嬷过来,改了她们的名册,也算是断了沈媚儿的精心算计。

没过多久,初三就端了一碗药过来,苦的要命,沈含光是含着蜜饯,捏着鼻子喝下去的。

喝完了药,屋里掌事的金嬷嬷,便拎着午饭进了屋。

三菜一汤,还有一碗大米饭。

由于母亲顾氏,为了照顾沈成仁和沈成美两个胞妹,搬到了偏院去,这厨房的事务,就到瑶夫人的手中,瑶夫人倒是不敢苛待嫡女,这一次却也是恨极了她,为帮沈媚儿出一口恶气,特意让厨房做了川菜。

这菜上都飘着红彤彤的辣油,要是平时,这菜色,她倒是喜欢的紧,可是现在她膝盖伤势未愈,大夫明令她禁止食用辛辣,她也只能看着饭菜咽口水了。

是以,不想饿肚子的她,只有米饭能入口。

沈含光不想亏待自己,便拿了罐子,加了水和梅干,将米饭煮成了浓稠的粥,优雅的拿着汤匙,细细的品尝了起来,酸酸甜甜的,很合她的胃口。

这菜都赏给你们了,端到外屋吃吧!沈含光挥了挥手,微微抬起下颚,格外大度的道。

初一初二初三这三个丫鬟,喜上眉梢的福身。

谢小姐赏赐。

吃完了午饭之后,沈含光回到里屋,准备睡个午觉,补补精神。

谁曾想,等她睡完之后,再回到书房的时候,满地铺着一张张纸张,大片大片的墨汁,撒了一地。

小姐,都弄脏了,没有一张能用的。

屋里的银炭,也被泼了水。

很显然,肇事者是有备而来,打定主意了,让她顶着寒风,重新抄写一遍,最好是手上写出冻疮,那才叫解气呢!

桌子上和座位上,皆淋了墨汁,很是不好清洗,沈含光危险的眯了眯眼角,很快的,就从杂乱的书架上,翻出了一本鱼目混珠的《金瓶梅》出来。

好啊!果真是不死心,都闹到这份上了,还想用这玩意栽赃诬陷于她。

去查,查查到底谁胆子这么大,敢在匿光园作死造事?沈含光拍案而起,一字一字的倾吐道。

没过多久,明嬷嬷就被翻了出来。

沈含光命初一把人请过来,自己拿着抹布清理书房的墨汁,铜盆里干净的水,很快就乌黑一片。

等明嬷嬷过来后,沈含光想也不想,就将污水泼了过去。

啊!

新打的井水,冰冷刺骨,淋了明嬷嬷一身。

明嬷嬷不敢当面找沈含光的茬儿,只能瞪圆着老眼,骂起了屋里的丫鬟。

你们几个臭丫头,怎么能让大小姐亲自干这种粗活?

都是没眼色的东西,都是她明嬷嬷送进来的,也不想着帮她遮掩一二。

哎呀,刚刚进来,看屋里太乱,忍不住就帮大小姐收拾了一下,没想到手一抖,弄翻了墨汁。明嬷嬷翻了翻眼睛,装模作样的道。

沈含光见状,不禁笑了起来。

明嬷嬷,我敬你是媚儿妹妹的奶妈,不想多说什么,自己去领十板子,以儆效尤吧!

我,我不是故意的。明嬷嬷恶狠狠的打了个激灵,眼神中带着一丝丝恐慌,要知道这十板子下去,屁股必然是皮开肉绽的。

呵,我也没说你是故意的啊!沈含光摊了摊手,笑眯眯的道。

沈含光不笑还好,一笑就让明嬷嬷浑身发毛,刚想跪地求饶,就被一道黑影捂住了嘴,硬生生的拖了出去。

这老太婆可能还不知道,府里新来了个老伙计,手上有着一手打板子的好活儿,此人刚从恶名昭彰的诏狱中出来,是同那梨花木推椅一同送进来的贺礼。

萧荧惑此等大礼,刚好送到了她心尖尖上,如今能用上手,总归是没白养在身边。

杖刑了明嬷嬷的后果,就是晚饭没有饭吃。

瑶夫人拿着鸡毛当令箭,特意下令小厨房,匿光园上上下下,今晚不供饭。

至于明日有没有饭吃,可想而知了。

瑶夫人打定主意了,趁此机会,饿上沈含光三天,挫一下她的锐气。

对此,沈含光一点都不慌,她心平气和的抄着家训,没有吵吵闹闹,倒是让回禀的丫鬟一脸摸不清状况。

直到沈建善晚归回来,沈含光才丢下毛笔,风风火火的去了思瑶园,到了地方后,也没多说什么,一屁股坐下去,就拿起筷子,在沈建善和瑶夫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下,宛如饿死鬼投胎一样,将饭桌上的菜扫荡的一干二净。

呵,她用实际行动表示,比起口头告状,她更喜欢指桑骂槐。

身为平妻,饿的嫡长女两眼发绿,该当何罪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