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快穿之萧美娘舒汝又萧岿小说()

2020-03-25 15:03

快穿之萧美娘

推荐指数:10分

独家新书《快穿之萧美娘》由知名作者lxglrg.著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舒汝又萧岿,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公主哪?还不赶快将水担到厨房去!”犀利刺耳的呼喝声在萧美娘耳边响起。她虽然是睁着眼睛的,但是舒汝又的灵魂刚刚传送到其身上,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

《快穿之萧美娘》 第008章 免费试读

高高的上位上,萧美娘孤零零一人坐在那里。不知是孤寂渲染了她的美丽,还是绝世之姿深刻了她的寂寥,已近四十的她还如十多岁的妙龄***般端坐在那里,绝代风华。 “娘娘,臣府中新近了一批歌女,特编排了新样歌舞,以助娘娘生辰吉乐。祝娘娘福如东海,万寿无疆!”杨素见今日的主角萧皇后,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致;就连几位皇子皇女也只是恭敬祝贺,态度小心翼翼得很,没有一点欢闹的场景,不禁有些怜惜起国色天香的萧美娘来。 宇文化及这几日没有在京师,否则,常日的话,他定然是第一个冲上去,全力逗皇后娘娘开心的。到场的、没在场的都奉上了世间少见的至宝,可是萧美娘态度一直是淡淡地,看不出有多欢悦,也看不出来是否不满意。 杨广这皇帝当得虽然失败,但是萧美娘的皇后当得却是够份量。如果不是几年前萧美娘一计定乾坤,杨勇也不会那么轻松地就被撵下太子之位,当然,这里也有她早年十分讨得公婆喜爱的原因。 “恩,杨爱卿客气了。既然杨爱卿早就做了准备,那就让姑娘们都上来为本宫舞一段吧。”萧美娘不惯饮酒,然而甚喜花茶。一晚上,下面的臣子们都在觥筹交错,而她自己则默默地品着茶香。 望着坐在下位的几个孩子,她心中感觉十分陌生,有点难以相信这些孩子是自己生出来的。也许她曾几次体会死亡的恐惧感与疼痛感,所以在生孩子的时候,仍然恍惚得很。再加上,她一天都没有带过自己所谓的“孩子”,不觉难以产生感情。 更也许,在她心中,三个子女是她升级游戏世界中扮演角色的儿女,跟自己的关系其实没有那么大。 没一会儿,一色红妆素裹的女子便像是花仙一般,翩然进入了大殿。领头的是个手持红拂的美,她神色中透露着一股淡淡的哀愁,可眼神中,偏还隐 一抹坚定,让人甚是玩味。 表演到一半,萧美娘就鼓起掌来。下面的人们见到皇后娘娘都赏脸了,也马上拍手叫好。不过,不愧是杨素府来的歌女,一群韶华的女子也非常养眼。尤其是中间那个红拂招展的女子,不仅明眸皓齿,更是气质如兰,丝毫没有低贱歌ji的矫rou之态。仿佛围在她四周的都是些野花小草,而她则是灵山上的仙物,端得是好颜容! 这红拂女气质果然不错,怪不得千年后仍能被现代人津津乐道,还拍成电视剧。 “红拂女,你过来。”萧美娘对她产生了那么点兴趣,便将其叫了过来。“你们下去,让她来伺候本宫。”萧美娘挥挥手,屏退了周围的侍婢。 那红拂女跳舞之时还全神贯注,眼下舞毕,看清了萧皇后的长相,竟似呆住一般。 “没想到还是个实诚的孩子,难得难得啊。”萧美娘不是没有见过盯着她样貌***的人,就连最初的杨广也是一样。如果说红拂女是颜色鲜丽、却清高出尘的红莲花,那么萧美娘则是货真价实的虞美人,像是毒药一点点儿地渗透到人心。 “皇后娘娘叫你呢!你个蠢奴才!”杨素本来见红拂女得到了萧皇后的青眼,心底还暗自得意。那个宇文化及算什么,不过是依仗他父亲的权势胡作非为的“混人”而已,要不是杨广这样有眼无珠的昏君,谁又怎么会收他这个只有口舌之能的废物幕僚?结果,这张氏的歌ji太愚钝无脑了,皇后娘娘确实长着一张祸国祸民的脸,但那可是你这个贱民能看呆的? “无事无事,来,小姑娘,到本宫这里来。”萧美娘却没有介意,天天在宫中,面对着的有各式各样的嘴脸:宇文化及的yu念、臣子们的讨好、下人们的畏惧恭顺、长子长女的刻板、次子的邪佞……不知有多久没见过这么单纯无防备的人儿了。她想哄小孩一样,温柔地招着手。 红拂女这才醒觉过来,娇俏的面颊一下子变得通红。她行至萧美娘身边,恭敬地弯腰施礼。“给本宫添个茶水就可以,其他也没有什么要你忙的,不必紧张。”萧观察着红拂女的态度,觉得她自有一番孤傲的神态,不像是出身贫苦人家,就开口问道:“你姓谁名谁,哪里人氏?父亲是做什么的?”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名唤张初尘,江南人氏,父亲曾为陈朝大将张忠肃。”这张初尘也是个妙人,明明隐一股傲气,却又偏偏透露着一种自成的风流之姿,可能是做歌ji做得久了,难免沾染了些风尘习气。 她斟起茶来,一举一动都十分惑人,果然不是个普通人物。 “原来是名门之后,可惜可惜了。”萧美娘支着头,似笑非笑地斜眼瞄着她。 “北齐迟早都要亡国的,连你都想杀的君主,还能有什么好!”宇文邕捏着高长恭的下巴,语气中有些为他抱不平的意味。天之英才高长恭如今却落魄得如街头乞丐,让宇文邕感觉到无比的痛心。 他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从小到大,他一直被迫做着很多事情:被迫去学习武艺、被迫去讨宠、被迫去争夺王位。宇文邕明明觉得世上的一切皆是肮脏,他弃之如履,然而又不得不按照母后的想法要求去做。即使,母后早就去世,而他却仍然天天活在母后的阴影之下,仿佛被下了诅咒,逃避不得。 彼时,他第一次听闻高长恭此人,只是好奇,也许还带着羡慕与嫉妒。为何他们同非长子,他的命运就是要去拼死相争,反观高长恭可以自由生活,担当个大将军,小小年纪就扬名立万。 如果可以,他也想只为潇洒,不为权势,挥起利刃,不顾性命地上阵杀敌。可是,到最后,事实证明原来高长恭同自己一样,都是“天涯沦落人”。 高纬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就抛却血缘至亲,不顾国之安危,下毒手杀害于高长恭。女人都是腌臜东西,只有最愚蠢的东西才会为了情se迷晕了头脑。 “你这般的人才,若能留在北周定能担得大任!”宇文邕蹲与高长恭平齐,怜惜地用手指摩蹭着他脸上的血痕。 “谁……”宇文邕言笑晏晏地回转过头来,对着一干押解高长恭的兵士问道:“你们谁干的?” 众人还以为终于要论功行赏了,马上就有几个士卒躬身向前,讨好地回应: “回皇上,是臣亲手抓住他的。” “臣负责绑绳子了!” “皇上,您不知道,这什么天下第一战神就是狗屁,臣一下之就活捉了他,高长恭连反抗都没有,臣还狠狠踹了他几脚呢。” “臣还……” 听着一群狗奴才七嘴八舌地表态,宇文邕又开怀大笑:“这么说,你们都有份了?” 所有人一看皇帝如此开心,也附和着笑了起来,连连点头应是。 “唰——”的一声,只见宇文邕剑光一晃,刚才笑言自己亲手活捉高长恭的男人嘴角噙着笑意,眼神中还带着不解,就直直地倒了下去。 “既然你们人人有份,那就都该死。”宇文邕神色狰狞地朗声笑着,tian了tian剑上正滴落的鲜血。“只有朕才可以伤他至此,只有朕才可以决断他的生死,只有朕、只有朕!而你们,谁都不配!” “奴婢愚钝,不知皇后娘娘的意思。”红拂女继续乖乖地斟茶,表情没有一丝波动。除此之外,还要她怎么回答,难不成说,是,真是可惜,她本该过着名门贵族的生活? “本宫会看些手相,不如让本宫为你算一算吧。”说完,萧美娘也不顾红拂女反对与否,直接握住了她的手掌翻看了起来。 “恩……”但见萧美娘时而皱眉,时而又舒展,似乎还真像是个算命先生的模样。“你命中带煞,克父克母,却又偏偏命犯桃花,迟早会自己克了自己去。”她当然是在编的,有逗趣的成分,也有哄骗的因素。古人不都是最相信迷信算命之说的么?当年,就是有个神卜卦硬说自己母仪天下,否则杨广也不见得会非她不要。 她又观察了一番红拂女的神色,发觉她似乎并不相信,看来也不是所有古人都盲目信从的。但是,该做的她还是要做。她俯下头,身子前倾,更为贴近红拂女的肩膀,又小声说道:“只有一个人可破你命中死劫,此人姓李,名靖,他将会是你良人。若是有朝一日遇见他,丫头,你就毫不犹豫地跟着他去吧。如此,定会有你出头之日。” 萧美娘也不再理会红拂女脸上现出的惊疑神色,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可以下去了。只是不知,这侠ji红拂女会不会记住自己的“美语良言”。 盘算着估摸着,离隋朝灭亡的时日,终于一步步逼近了。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又是那么让人止不住的压抑。在她五十一岁这年,宇文化及勒死了她的丈夫、弄死了她的次子。即便,她对自己所谓的亲人感情谈不上亲厚,即便她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但是毕竟儿子是自己生的,多少让她开怀不起来。 唯一庆幸的是,她孝顺恭谦的长子十多年前就病死了,不必死在乱臣贼子的刀下,也不用亲见自己至亲的惨死与王朝的覆灭。 毫无悬念的,她成为了宇文化及的偏房,享受到了他的宠爱。 剩下一百余字被河蟹,么么哒。 作者有话:一群已经满了,欢迎大家入二群:群号:373588923(二兔);敲门砖:19楼账户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