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这个督主,爆宠的!》小说章节目录 关月宁西门羽佃小说阅读

2020-03-25 15:03

《这个督主,爆宠的!》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这个督主,爆宠的!》是聚宝盆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关月宁西门羽佃,书中主要讲述了:他唇角笑意犹存,确是狞笑,“皇上,这小畜生野得很,臣有必要替您处理掉。”“喵呜!喵呜……”橘猫受到惊吓,奈何怎么扭动挣扎在那人手上也翻不出天去……关月宁终于知道,为什么李雎会那么害怕这个人。原来这人恼...

《这个督主,爆宠的!》 第19章 大橘干的漂亮! 免费试读

他唇角笑意犹存,确是狞笑,“皇上,这小畜生野得很,臣有必要替您处理掉。”

“喵呜!喵呜……”橘猫受到惊吓,奈何怎么扭动挣扎在那人手上也翻不出天去……

关月宁终于知道,为什么李雎会那么害怕这个人。

原来这人恼了,竟是个变-tai!

关月宁伸出一根纤纤玉指,上去便嫌弃地戳了他那天庭饱满的脑门两下,“朕让你走(一下)!你非不走(两下)!现在被猫抓了怪谁?把猫给朕!”

说着,便把猫从他的魔爪之中夺了过来,抱在怀里安抚。那橘猫也吓得不轻,钻进她怀里瑟瑟发抖。

西门羽佃还滞在上一瞬,脑门上还残留着被她戳过两下的触感。那小小的指腹格外柔软,却戳得死用劲儿……

关月宁抱着橘猫站起身,瞥了一眼西门羽佃脸上的三道花,噗!她肆无忌惮地咯咯笑了起来,摸着猫头夸赞道:“大橘干的漂亮!算朕没白疼你!”

西门羽佃:“……”

此时,李雎匆匆进来,道:,“皇上,西门大人,张御医来了。”

关月宁惬意地抱着猫,挑眉,又朝西门羽佃抬了抬下巴,“喏,御医来了,现在你可以滚了。”

西门羽佃:“……”

他也站起身,盯着关月宁,似看着一个从来不认识的陌生女子般充满了新奇与惊喜。

微微眯眸,星目流转。

两道狭长美眸像映在池中的半月一般皎洁粼粼,却又冷冽如寒霜。少顷,一抹莫测笑意浮上精美的唇角,沉声道了声告退便转身走向外殿,与门口的张御医叮嘱了些什么,才径直走了。

俯身恭送走西门大人离去,李雎满脸奇怪地走到关月宁身边,问道:“皇上,西门大人的脸上那是怎么了?”

“他啊……人品问题,被猫抽了一嘴巴!”

“什……什么?”李雎觉得自己好像心脏病要犯了,皇上这是何必呢!再三得罪西门大人,这以后可怎么是好啊……

墨凤玄无聊地靠在马车外,等着主公回来。

主公不知道去哪了,竟也不带上她。

终于,她看到主公大步流星地回来了……

“督主,您脸怎么了?”

“被一只仗势欺人的小猫摸了一把。”

西门羽佃噙着一抹回味无穷的微妙笑意,跨步上了马车。

猫?难道是关月宁今日捡的那一窝猫?

又是关月宁弄的!

凤玄一脸阴郁,督主脸上昨日那五指印还没完全消退,今日又多了三道血痕?

那个废物皇帝最近是不是吃错药了!竟越来越不把主公放在眼里,实在可恶!

凤玄沉着脸,英姿飒爽地跨上马车,驾车前行……

“督主,府上刚才派人来报,说靖王府今日设宴,差人来请您晚上到王府一叙。”

“不去。”

“哦……”

不去不去吧,靖王那个虚伪的老家伙居心叵测,根本就没什么好心肠。

而且督主的脸……也不方便见人。

被张御医做了一个全套的望闻问切,又被李雎大惊小怪地伺候着上了些活血化瘀的药之后,关月宁便一直酣睡了到饭点。

被李雎叫醒,太后宫里差人来叫她过去陪太后用晚膳。

说是太后让小厨房做了皇上爱吃的翡翠蜗牛。

翡……翡翠什么?蜗牛?

一听这菜名,关月宁便没了食欲。

原主果然是个重口味,不仅喜欢太监,还爱吃蜗牛,真是……

但太后那里该去还得去,虽然明知太后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也不好驳了太后的面子。

说起来,打她穿越过来,还从未和太后这个亲妈一起吃过饭。

早前,她就已经套过李雎的话,得知原主关月宁的确是太后亲生,但自小并非太后养大,而是被先皇的淑贵妃养至八岁。

淑贵妃因病去世后,她才被接回太后身边,所以母子之间不太亲近。

太后不受先皇宠爱,在关月宁登基以前一直只是个小小的嫔位,长年的冷落与渴盼导致其对名位权势极其看中,这倒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这老太后竟全然不知她的真实性别,当初自己生男生女不知道吗?

若说是因为深宫算计,孩子一生下来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便被抱走由他人抚养,孩子是男是女自然也是由他人告知。

想必那位淑贵妃是知道原主关月宁真实性别的。先皇多女少子,淑贵妃使计将她扮作男娃,想利用她上位,但谁知自己福薄,没熬到最后便早死了。

唉,人算不如天算。

深宫中的女人可恨又可怜……

御驾来到慈寿宫门前,李雎伺候关月宁下轿撵,正巧见太后宫里走出一位青衫玉面的男子。

那男子提着一个木匣子,步履翩翩。身形挺拔修长,一袭青衫似月下翠柏,墨发随晚风微微浮动,明眸善睐,气质清绝。

最令人惊艳的是其眉间那一粒淡淡的朱砂痣,给那张清绝的脸上平白添了一股妖魅神秘之感。

青衫男子看到关月宁似有一瞬怔悚,而后,便提着木匣子远远地朝关月宁这边躬身行了一礼,随即淡然离去。

“那人是谁?”关月宁看着青衫男子的背影,低声问李雎道。

李雎注意力都在关月宁身上,生怕服侍不周又让皇上伤着,听闻问话,才朝那边一望,答道:“回皇上,那是沈御医。”

“宫中还有这么年轻的御医呢,也就二十出头吧?”

“皇上,沈御医不是正统的御医,因精通驻颜术招纳入宫,深得太后和后宫太妃们的欢心。不太瞧病。”

精通驻颜术?一抹精光划过眼底,关月宁眯眼笑了笑,阴恻恻道:“一个小御医长的那么妖孽,怕是挂羊头卖狗肉,实则是母后的男宠吧?”

李雎被她此番言论差点惊掉了脑袋,“哎呦!皇上祖宗,咱都到慈寿宫门口了,您可就别乱说话了!这话要让太后听到了,可不得了!”

关月宁满不在意,嫌弃李雎没有幽默感,甩袖负手,施施然进了慈寿宫。

李雎叹气,紧跟上去搀扶……

“儿子给母后请安。”

“宁儿快快起身来。”

小说《这个督主,爆宠的!》 第19章 大橘干的漂亮!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