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宋景淮阅读-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梁玉儿小说

2020-03-25 12:02

小说梁玉儿宋景淮《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是由作者梁景烟原创的一本言情小说,这里提供梁玉儿宋景淮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小说阅读,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讲述了: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
推荐指数:★★★★★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在线阅读>>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精选:

宋景淮也真的让她自己在这里挑着书,自顾自走到另一边去处理朝事了。

梁玉儿挑了几乎一个时辰,直到翠翠来敲门禀告上饭了,梁玉儿才回过头去取出一本《诗经》。相对于其他的繁体文言文的政治性古书,《诗经》好歹她稍微熟悉一点,看上去不会很吃力。

手里拿着三册诗经,身边是宋景淮高大压迫的身子,梁玉儿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顶着大日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看到满桌的饭菜也根本没有胃口,随便扒拉两口饭就想要午睡了。

宋景淮看着梁玉儿顶着阴郁的脸爬上了床,那整套的《诗经》从进门起便摆在圆桌上不曾动过,不免叹息,宋景淮是惜书之人,捧着三卷书放到梁玉儿的书架上,搁置好。

忽而看到书架上还有几本市井小说,跟自己的整套《诗经》摆在一处,微怔了怔,看了好一会儿,但终究还是没有将这几本书拿走毁掉。

梁玉儿睡了很久,导致起床的时候头昏脑涨难受的很。

翠翠为她倒了一杯温水,她喝过后起身,眼睛飘忽到书架上,“翠翠,书架上的书你动过了?”

“没有,是王爷,王爷走前理了理夫人书架。”

梁玉儿愣了一愣,忽然暗道不好,急急走过去。却发现书架上自己的小说都还在,一本没少,梁玉儿眨巴眨巴眼睛,宋景淮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有什么机关?自己只要一动那些小说,宋景淮就可以查看得到,然后好惩罚自己?

梁玉儿琢磨不透宋景淮的心思,也干脆懒得琢磨,吃了两块糕点,就乖乖翻开《诗经》看了起来。

她其实也不会再看那些小说,毕竟现在天大地大孩子最大!

“翠翠,王爷来不来吃晚饭?”

“......”

“翠翠?”

“......”

迟迟得不到回应,梁玉儿皱眉转身,看到的却是宋景淮意味深长的表情。梁玉儿吓了一跳,抚着胸口道,“王爷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本王见夫人看得入神,便没有出声打扰。”

梁玉儿心虚,她哪里是看得入神,她是出神到宇宙去了,看着一个字发了半天的呆,书一页都没有翻过。

宋景淮难道没有发现?

梁玉儿合上书,奇怪地看向宋景淮,宋景淮倒是慢条斯理地坐下,抿了一口清茶,气定神闲地反将她一军,“夫人可是惦记本王了?”

“......”她没有,她真的只是随口一问。

“夫人?”

“...王爷处理朝事自然是忙碌的,妾身也不好打扰,便就问问翠翠。”

“夫人以后不必再问了...”

闻言梁玉儿好奇地看过去,宋景淮怎么说话总是只说一半?!

“...夫人既是怀了孩子,本王自是要日日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

忽然,宋景淮的眼光转移至梁玉儿手里的书,漫不经心地问:“这书夫人可还喜欢?”

“...还行吧...”

“那便好...只是...”宋景淮皱眉侧首,梁玉儿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等着下文,“...本王有些好奇,传闻中相府小姐自小博览群书,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怎的,夫人竟没有看过《诗经》?”

“......”她终于被怀疑了!!!

梁玉儿色不改面不红地说道,“这是妾身第二回看了。”

“哦?!”

宋景淮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本王本还纳闷,传闻中夫人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今日倒像是没学过大学问的模样,原是夫人谦虚收敛了。”

梁玉儿默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原主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他妈的?!

怎么这个技能没有留给她?!

让她承受原主不能承受之痛苦,却没有给她原主的技能?!

太过分了!!!

梁玉儿越想越气,另一边却又要应和着宋景淮。

“王爷过赞。”

宋景淮没理她,敛过眸光,慢条斯理地吃了口茶。

——————

晚饭时候,宋景淮忽然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父亲母亲听闻你有了身孕,要过来住着照看你。”

梁玉儿差点没呛到,什么?!宋景淮的爹娘要过来?!

那岂不是丑媳妇儿见公婆?!

天呐!

万一是恶公公恶婆婆怎么办?!一个宋景淮已经很难对付了,这下子他又多出几个帮手来,自己岂不是要死的更早?!

咦?

不对啊!

宋景淮不是跟他父亲母亲关系极差的么?梁玉儿清楚地记得小说里面到了最后,宋景淮亲手把他的父亲母亲——老王爷跟长公主,囚禁到了一个偏远的院子里面,跟梁玉儿一样的下场。

虽然小说里面一个字都没有交代男主跟他爹娘之间的矛盾究竟是什么,但是梁玉儿猜,估计是他爹娘小时候虐待他什么的,养成了宋景淮腹黑变态的性格,宋景淮掌握朝政之后就报仇balabala的......

真是脑壳疼!

梁玉儿一手执筷扒拉着饭,一手撑着下颌,歪着脑袋想事情,万一他爹娘厌恶宋景淮,那么他们来照看自己就是完全的不安好心了,指不定就是想要趁机打掉自己的孩子......

而且他们来了,就算自己谄媚地伺候他们高兴了,但是宋景淮跟他们也难免会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这样就十分不利于自己养胎了......

烦恼啊烦恼!

梁玉儿想,她要不然想办法开个口让梁夫人也来照顾照顾自己,亲娘来了自己才放的下心来!

忽然头上被筷子敲了一记,梁玉儿还是蒙着的状态,迷迷糊糊地转过身看着宋景淮,也不恼,笑嘻嘻抱住他的手臂,“王爷.....”

“食不言,寝不语!”

“......”

操!

梁玉儿不平衡了,说得好像你吃饭的时候没有讲过话一样!

心里纵然已经伺候了宋景淮几百遍,面上梁玉儿还是乖巧地先吃饭。

好不容易等宋景淮放下筷子,梁玉儿出声,“王爷,那个就不麻烦公婆了,不如让我娘来照看吧?”

宋景淮盯了梁玉儿很久,看得梁玉儿心里发毛,许久才蹦出仨字儿,“不麻烦。”

“......”

见宋景淮态度坚决,梁玉儿没法再次开口,只得作罢。

那夜,梁玉儿躺在床上,听着窗外喧闹的蝉鸣,后背出了虚汗,心里惴惴不安。

宋景淮的爹娘究竟是什么样的?

他们跟宋景淮之间的矛盾究竟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他们会不会害自己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梁玉儿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还把已经睡着的宋景淮给吵醒了。

宋景淮按住梁玉儿,手指微凉渗入梁玉儿的肌理,嗓音微哑,“别闹了,快睡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