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都市极品符箓师林昊云雅小说(完整)

2020-03-25 06:02

都市极品符箓师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都市极品符箓师》是来自七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林昊云雅,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修真界顶级符箓师林昊,在即将靠灵符的诱惑再一次把美女泡到手的瞬间,被金丹期老怪一巴掌拍死,穿越到了地球界面。 灵气稀薄的地球不是没有修炼资源,百年海带、古玩、老酒、玉石;不是没有灵符材料,长在树上的黎芦叶子和花、美丽的钻石;甚至还有珍贵的信仰之力,于是,林昊成为闻名中外的大魔术师。 不是没有美女,校花、医生、护士、警官……机会还是不少的吗,谁说灵气稀薄的地球不好?在这修炼也蛮舒服的吗。

《都市极品符箓师》 第17章 老巫师 免费试读

大姐也闻讯赶来了,一家三口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团圆饭,自家孩子出息了,能不高兴吗?

“昊子,你这是干啥?姐又不缺钱?”临走,林昊拎个小包递给大姐,打开一看,十捆百元大钞。

“大姐,拿着吧,我常年不在家,家里全靠你照应,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啥,妈这里不舍得吃,你勤买些东西看妈,你家里也不宽裕,也多买些家畜养着,好歹能卖些钱不是……”

十万块啊,怕是这穷山沟几辈子也挣不来这么多钱。

老娘也看了,仅仅呆了两天,林昊上路了,跟老娘说,上山看看能不能挖点野生药材,回头去老三家的酒店能卖个好价钱。

穷山沟里的人能有啥见识,儿子出息了,也不能耽误儿子挣钱不是?至于后面屁大的山林有啥值钱的野生草药,老太太哪里懂?

灵力鼓动之下,林昊轻松的变成另一张脸,根本不需要什么易容术,再次踏上了回甘台子区的列车,刘思虎吗?既然你要杀我,那就别怪我手黑,还是斩草除根吧。

刘思虎好歹也是甘台子区的名人,打听这厮的住处还真是容易得很,又是别墅?这黑社会还真是有钱得很呢。

没有灵器,没有灵符,可是,修士简单的“提纵术”,远比这世界的所谓轻功高明的多,悄无声息的越过栅栏,闪过门口的保安。

“不好!”尽管林昊已经很小心翼翼了,终归是没想到,别墅里不但有刘思虎在,还有个感觉异常敏感的高手,居然能感觉到自己灵识的探查、波动。

“大师!”黑虎惊讶。

“想跑?哼!”眼看黑影窜出栅栏,跟着刘思虎出来的老者飞身追了出去。

要说林昊现在的实力还差,唯一还算给力的就是自己比这世道的武者跑的快些,这还是因为修真界简单的“提纵术”的缘故,毕竟是修真***,跑起来轻灵、快捷。

糟糕的是,即使这样,后面的老者还是甩不掉。林昊不断的拐弯抹角,就是为了攀墙跃壁,没想到,后面的老者也是身轻如燕,飞檐走壁的本事,不比林昊差。

跑不掉了?对方的功力明显高于自己,轮持久性,一定强于自己。自己体内那点可怜的灵力消耗得很快,稀薄的天地灵气,根本补充不急。

“小子,不跑了?”

“很明显,早晚要被你追杀,还不如及早一搏,不是吗?”出了城郊,已经到了大海的边缘,还往哪里跑?

“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黑虎要杀的林昊,是吧?”老者笑眯眯的看着林昊。

“都要死了,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就是林昊。”林昊没有否认,“是你要黑虎杀我?”

“他是他,我是我,他要杀你是为了钱;我要杀你,是因为我的徒儿。不会轻易让你死的,你不是对虫蛊很在行吗?呵呵!”老者在月光下瘦小枯干的脸格外的狰狞。

没想到,担忧的隐患还是来了,这能下蛊的巫师还真的阴魂不散,就这么肯定是自己除的蛊?而且下蛊的还不是他,只是他的什么徒弟而已,这样都能找到自己,真是够邪门的。

毒蛇、癞蛤蟆、蜈蚣……靠!老毒物啊,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三面围向林昊。

“噗通!”无路可走的林昊,根本不可能杀光这里所有的毒物,翻身跃进大海。

“海里就拿你没辙儿了?嘿嘿!”阴毒的老者驱使着众多的毒物也跃进了大海。

“跑?小子,我给你中下的蛊,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能找到你。”修炼几十年的老巫师,几乎就在和林昊对话的瞬间,隐匿的虫蛊已经无声无息的进入林昊的右脚……

“什么!”老者才高兴了不到半分钟,自己和虫蛊瞬间失去了联系,这混蛋发现了?这么快就狙杀了自己体内的虫蛊?这怎么可能?

众所周知的道理,虫蛊一旦被下进体内,有外力稍微触及虫蛊,下蛊的巫师就会感应到,瞬间就会引导虫蛊冲击宿体的身心、脑海,这小子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就消灭自己的虫蛊?

不断的有毒物重新爬上海岸,他们也失去了虫蛊的指引,也失去的追击的目标。

任由大海波涛飘零,林昊几乎把自身所有的灵力用在困住脚底的虫蛊,估计是什么高级的虫蛊,困住都费劲儿,想尽快的灭杀?怕是不现实了。

这只黑乎乎的虫蛊如此的坚硬,自己灵力都灭杀不了?冲不出林昊灵力的包围,黑乎乎的虫蛊缩成了一个小团,跟只小乌龟一般,让林昊无从下手。

“爷爷!那是个人吗?”

“去看看!”无能为力的林昊幸运的被海浪冲向海滩,精力、体力消耗殆尽,为数不多的灵力还要困住体内的虫蛊,如今的林昊和半死不活也没多少区别。

“小伙子,你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没死?呵呵!”傻瓜都看的出来,林昊这熊样子是海里死里逃生的。

“爷爷,我去叫人。”七八岁的小孩子撒腿就跑,很快,两个大小伙子尾随而至,抬着林昊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屋子。

渔民还真是善良,煮了姜汤热了稀粥,不管怎么说,林昊的身心暖和了不少,灵力没有补给,无可奈何,自身的体力在逐渐的恢复。

“大爷,有电话吗?我想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尽管还没办法起身,说话还是没问题的。

“我们这小村子哪有什么电话啊?呵呵!小伙子,别急,你说,你家是哪里的,等天亮了,我让儿子去你家里通知一下。”老人家一脸的尴尬,想来这渔民生活也很艰难。

没办法用灵力滋补身体,现在的林昊和真正的凡人没什么区别,几乎就是个重度病人。

“老人家,我是辽东省大燕市人,您只要上岸,打个电话,说我在你这就好了,电话号码是……”林昊当然不可能找自己的母亲、大姐,倒是白丽媛的电话记得很清楚。

那下蛊的巫师还在大燕市,想来,白丽媛的爷爷应该有办法除掉那老巫师。南疆的巫师据说是不可以出山随便对凡人下蛊的,国家还有专门的机构针对这些神奇的巫师祸害凡人。

白老上次找的夏明,据说是大燕市公安局一个特殊部门的副处长,有针对巫师的本事,说起来,也感谢大燕市在整个华夏的重要海滨城市的地位,否则,这样的特殊部门也不会在一个市拥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