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酒司晏小说-爱似中了毒(懒鱼干)阅读

2020-03-24 21:01

男女主是苏酒司晏小说叫什么名字,苏酒司晏的小说叫做《爱似中了毒》,爱似中了毒小说精彩节选:司晏把我腿脚废了,然后扔进那叫天叫地不应的监牢里,你说我想干什么。

爱似中了毒
推荐指数:★★★★★
>>《爱似中了毒》在线阅读>>

《爱似中了毒》精选:

梁超就坐在轮椅上,脸上挂着邪佞的笑意,“没想到吧?”

“你想干什么!”苏酒脑袋里的警钟敲响,节节后退至墙角。

“司晏把我腿脚废了,然后扔进那叫天叫地不应的监牢里,你说我想干什么?”

“那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在这,对吗?”

梁超脸上的笑意在一夕间消亡,“那当然是我敬爱的老爸花了半生积蓄才把我给弄出来的啊!”

他手伸到了苏酒的脸上,从轻抚到用力扼住,狠狠呲牙,“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在想着你这张脸,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司晏至今都能护着你!”

“如果你是想把我抓来要挟司晏的话,那我只能告诉你别白费心机了。”

“不会的!”

“如果我爸害的你倾家荡产,逼的你爸跳楼,你觉得你还会在乎我是死是活吗?”

“那你想错了,司晏不是我,他一定会来!”梁超几乎是斩钉截铁的断定。

“你可以试试。”

梁超叫人拿来手机,直接就拨通了司晏的电话,“司少,猜猜我跟你那老相好在哪儿?”

“有事?”司晏语气冷淡至极。

“苏酒在我手里!”

“看来钱花的挺多,这么快就出来了。”司晏依旧不痛不痒的说着。

梁超没有耐性,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如果你不想看到苏酒缺胳膊断腿的,你最好是把姿态放低一点,现在是我说了算!”

“呵……”隔着电话,司晏冷漠的嗤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姜家的小子,我要忙着筹备婚礼的事情,头很疼。”

“你就不信我找十几个男人把她给轮了!然后把一个个手指脚趾都给卸了送你面前!”

“那不是正中我意吗?我做的正经生意,违法的事情不干,要是有人替我干了,我还省事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上回还要救她!司晏,你别跟我装了,你其实心里紧张的要死了吧!”梁超洋洋得意的说着。

“上回是上回,可你知道昨天她妈捅了我未婚妻吗?”

梁超心里有些发慌,阵阵凉意从耳尖传来。

“所以,苏酒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听着司晏那边的意思是要将电话给挂了,梁超脸色越发难看,沉声的喝道,“司晏,你别后悔!”

司晏呼吸一滞,最后满不在乎的丢下一句,“不会。”

电话被无情的挂断,梁超目眦欲裂,将手机狠狠砸向了墙面,“啪!”的一声,四分五裂。

纵使苏酒早预料到司晏的态度,可浑身发凉的身体还是凉到了内心深处,心头百般滋味难以言喻。

最后,她的唇边泛起冷笑,“是吧,我早告诉过你,他不会在乎的。”

“事情不到最后,还不知道谁是赢家呢!”梁超一边说一边将视线停留在了苏酒的身上,突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阿彪,把钳子拿过来!”

“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说司晏不在乎吗?我先把你的指甲一个个拔掉,送到他公司,我看他在不在乎!”

“!!!”她惊恐的看着梁超,愕然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

梁超的人上来将她死死按住,庞大的钳子在他的手里玩弄着,光是看着,苏酒已经隐约感觉到指尖传来了痛意。

“这么好看的一双手,可惜了……”梁超病态的笑着,然后混杂着那个笑意,硬生生的将苏酒的手指甲拔了出来,还带着血肉。

“啊!”锥心的痛意传遍了四肢百骸。

看着苏酒脸上流露出的痛苦,梁超仿佛从中找到了快感,“叫,叫的大声一点,让司晏好好心疼心疼!”

他马上让人拿起了另外一部手机,将全程拍下。

这回,苏酒没有再叫,牙齿咬破了嘴唇的每个角落,她都没有再发出过一句喊叫声。

“还真是个硬骨头!”五个手指甲全数拔下,苏酒都忍了下来,这让梁超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了起来,最后将东西给旁人递去,“给我送到司晏的公司里,我要他亲手查收!”

苏酒被身上冒出的冷汗浸湿了全身,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大口大口喘气,不过十来分钟的过程,她却觉得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夜里,梁超留下来看守她的人昏昏欲睡了过去,可能是觉得她早就没了反抗之力,所以也就敷衍的拿了根绳子绑起来而已。

她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似乎是一个废弃的厂房,而在她的不远处就有一块铁片。

她想过了,梁超这种人,随时都会做出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来,她不敢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到任何人的身上,唯有自救才是最好的办法。

苏酒悄悄的挪动着身子,顺利拿到了铁片,生锈的铁片嗞嗞的锯着绳索,约莫半个小时,她才将绳子锯断。

她忐忑的站起身,不动声色的往门口走去……

“我靠,人呢!”一个正巧起来撒尿的男人没看到人,呐喊了一声。

苏酒当机立断的拔腿就跑,惊动了所有人员。

“在那!”混沌的睡意顷刻间消散,起身去追。

苏酒的心脏扑通剧烈的跳动着,不敢回头,可她出了门口才发现,这是一个郊区,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木,她对地势不熟悉,还没跑出几百米就被抓了个现行。

梁超被人推着姗姗出现,看着满身狼狈的苏酒,他并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重重的一巴掌将苏酒脑袋都打得歪向了一旁,“你再跑啊!”

“……”苏酒的嘴角慢慢渗出了血来。

正巧,有几个人怕苏酒跑的远了,将摩托车给开了出来。

梁超微眯的眼闪过一抹阴狠,心中有了主意,“把她的腿给我碾断,我看她下回还怎么跑!”

随后两个人上来将她的腿扯了一条出来。

“梁超,你会不得好死的!”苏酒边挣扎边嘶吼着。

“给我开过去!”梁超无视了她的诅咒,厉声吩咐。

骑着摩托车的男人猛地加了一把油门,轰隆隆的油门声响彻耳边,车灯闪耀,刺痛了苏酒的双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