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妃策天下:王爷欠**小说完整版 陆锦年萧夙

2020-03-24 06:02

妃策天下:王爷欠**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妃策天下:王爷欠**》由知名作者桦阳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陆锦年萧夙,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作为一个上辈子劳苦功高的穿越人士,陆锦年具备了一个退休老干部应有的素质。种花养草,不争不抢,利用现代经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人,顺便撩妹撩汉撩基佬,然后……她撩到了什么鬼?说好的病弱小绵羊,怎么变成了精分大魔王?货不对款,她要退货差评!某男一本正经:“本品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服务,至于除了退货之外的其他事项,可以床上慢谈。”“咦!”

《妃策天下:王爷欠**》 第十五章 上门找茬 免费试读

听见陆锦年的问话,院门前的喧闹声止住了。

陆轻瑶看见除了眼底有些乌影,像是没睡好之外,毫发无损的陆锦年,有些惊讶。

那药的药效她再清楚不过了,这会儿陆锦年不应该躺在床上,等着她们去捉拿么?还是说沈氏诓她,根本就没动手?

陆锦年秀气的打了个哈欠,倚靠在院门的门框上,姿势慵懒,并不符合陆轻婉和陆轻瑶平日遵循的大家闺秀的礼仪规范。

可就是这般随意的举手投足间,有她们无论怎么样都学习模仿不来的风采。

见众人都不答话,陆锦年道,“怎么,本小姐问话你们都没听见?”

陆轻婉看着陆锦年,眼睛里满是不屑。

“易国公夫人新得了一张桐梓合精的伏羲琴,拨响琴音便可绕梁,不愿独享琴乐之美,遍请梁京各家贵女公子共赏商音,我和轻瑶共同收到请帖,正要前往赴约呢。”

陆锦年“哦”了一声,“易国公是朝廷有功之臣,国公夫人是一品诰命夫人,妹妹们可要准时赴约,莫要让国公夫人觉得我们大将军府家教不好。”

陆轻婉愣了愣,胸中涌出一股怒气,她和陆轻瑶两个庶女都收到了易国公府的请帖。

而陆锦年这个嫡女却没有,她满以为陆锦年知道后会生气,没想到根本不往上面捋,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没处使。

憋着脾气,陆轻婉讥讽道,“我和轻瑶妹妹本想着,可能是姐姐常年不出门,让国公夫人忘记了咱们大将军府还有姐姐这么一个人,便来邀请姐姐同去,也好让姐姐见见世面。”

“没想到,姐姐的院子里倒是卧虎藏龙,竟然还有个男侍卫守着,不让我们进去,若是传到外面,不知道要让人家怎么说道呢。”

守在院子门口的侍卫听出陆轻婉意有所指,涨红了脸,小声反驳道,“陆二小姐不可血口喷人。”

侍卫其实是陆锦年派去监视沈氏的暗卫,名叫沐棋,昨晚依暖和依寒熬夜熬得晚,陆锦年就姑且让他充当院子里的侍卫,先呆着。

沐棋的武功和隐匿技术没得说,就是性格有些腼腆,陆锦年本打算等依暖和依寒休息好了就让人家回去的,没想到陆轻婉倒先找起了茬来。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姐姐若真光明磊落,何必找人守着院子,还是个男子,姐姐是要置闺誉于何地?”

陆锦年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轻婉妹妹说的不错,本小姐从来不怕鬼敲门,但是轻婉妹妹不是鬼,还是等妹妹什么时候变成鬼了,什么时候再提吧。”

陆轻婉皱眉,她也没非要进陆锦年院子的意思,可陆锦年越是这样不让她进去。

她越觉得里面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越想搜出来拿捏,挑起下巴娇蛮道,“今儿这事大家都看着呢,姐姐如此遮遮掩掩传出去总归不好,为了姐姐的闺誉清名,还是让妹妹进去看看,也好解除大家的误会啊。”

“恩?妹妹这话,本小姐怎么听不明白,在场的都是咱们大将军府的下人,本小姐作为主子,如何行事为什么还要在意下人们怎么看。”

“倒是那些喜欢乱嚼舌根的下人,早点拖出去打发人牙子卖了比较好,省得整日说主子的闲话,身为主子还要谨小慎微的关注着下人的看法。”

陆轻婉被陆锦年堵得说不出话来,陆轻瑶则垂下眼眸,一派乖巧的模样。

她不知道陆轻婉为何执着的想要进陆锦年院子里瞧,难道昨晚沈氏真的动手了,并且告诉了陆轻婉?但沈氏不是最宝贝陆轻婉了么,为何沈氏不亲自来呢?

陆锦年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中,嘴角的笑容泛起了一丝冷意,既然她们这么好奇自己的院子,放他们进来也没什么,只不过你们找我的事,别怪她待会儿要去验收昨晚的成果了……

“真是的,妹妹既然好奇姐姐的院子长什么样,直说不就是了,还用迂回曲折的倒弄这些?”

陆锦年指着沐棋道,“说起来还是两位妹妹不孝呢,昨天爷爷大老远回来,姨娘都不给收拾院子安置,只能先住在姐姐的院子里了,这位小哥是爷爷的侍卫,自然要守着院子,看时间,爷爷也该起身了,两位妹妹不如随姐姐一起向爷爷请安?”

陆轻婉喉头一梗,才想起来确实听说陆荆辉来府上的事,而陆荆辉不喜欢沈氏,连带着也不喜欢她和陆轻瑶两个庶女,但陆荆辉可以不待见她们,她们作为晚辈,却是一定要来请安,否则就是不孝。

强挤了个笑容,陆轻婉道,“爷爷来了?妹妹竟然不知道,因而失了礼数,还请姐姐带路,好让妹妹们给爷爷请安。”

陆锦年笑了笑,给沐棋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收回了阻拦的架势,任由陆轻婉和陆轻瑶带着人进了院子。

陆轻婉和陆轻瑶所带的下人们可要在院子里随便逛,她们两个却要老老实实的跟在陆锦年身后找陆荆辉请安。

只不过还没到陆荆辉的住处,就听气如洪钟的一嗓子,“老夫都听到了!”

陆轻婉和陆轻瑶到底是小女孩,被这么大声量吓得险些摔倒,陆锦年倒是很淡定,“爷爷,您已经起了啊。”

陆荆辉推开房门,目光越过陆锦年,直接看向了陆轻婉和陆轻瑶,直看得两人心里发毛,才悠悠道:

“老夫不管你们是姐妹情深,才想起来带锦儿去易国公府赴约的,还是纯粹的炫耀,想踩锦儿两脚,这次易国公府赏琴,你们接了帖子,自然能去,锦儿没有帖子,老夫带着她去,就看谁敢拦着!”

陆轻婉低头恨恨的咬唇,同样是大将军府的小姐,为什么陆锦年能得陆荆辉的喜欢,就因为她是正室所出,是嫡女,而她只是个姨娘生的庶出么!

陆轻瑶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正陆荆辉本来就不喜欢她们,而且她们本来就是存着炫耀的意思,她不像陆轻婉,敢做,不敢认。

“爷爷……”

陆锦年无奈,她今天想回去补觉,不想出门。

谁料陆荆辉干脆的瞪了她一眼,“傻丫头,都被欺负到门口了,不是老夫说,你也该出门刷刷存在感了,凡事有爷爷给你撑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