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初时和祁溟御全文免费阅读-凤初时和祁溟御小说最新章节

2020-03-23 18:01

凤初时和祁溟御是妖醉原创王妃小说《王妃总对我垂涎三尺》中的主角,本文学为您提供凤初时和祁溟御全文免费阅读,凤初时和祁溟御小说最新章节。村长爷爷,我敬重您的为人,也对您甚为尊重,可如果您此番前来,是希望我们原谅秦可儿的话,抱歉,初宸办不到。

王妃总对我垂涎三尺
推荐指数:★★★★★
>>《王妃总对我垂涎三尺》在线阅读>>

《王妃总对我垂涎三尺》精选章节

“村长,不知深夜到访,有何事呢?”凤初宸淡淡道。

村民正中间,衣着比起他人要更加整洁,看上去约莫六七十岁的老者,带着满脸的歉意开口道:“初宸,村长爷爷知道,这一次让时丫头受委屈了,你……”

秦村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凤初宸打断了。

“村长爷爷,我敬重您的为人,也对您甚为尊重,可如果您此番前来,是希望我们原谅秦可儿的话,抱歉,初宸办不到。”

凤初宸的话让秦村长有些难堪,但没有生气,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要不是家里几个婆娘撒泼打滚,他也不会豁出这张老脸,半夜上门恳求。

“凤初宸,你们两个没教养的野种,想当初,要不是我们临安村的村民们好心让你们留下,你们不知道死在哪个旮沓里了,现在倒好,非但没有半点感恩,还恩将仇报,你们还是人吗?”

秦村长左侧,下巴处有颗巨大黑痣的妇女骂骂咧咧道。

粗痞不堪的话语让凤初宸眉头紧皱,面上更是一片清冷。

“周大娘,我敬重你是个长辈,可不代表我能接受你的羞辱,你要是嘴巴再这么不干不净的话,我可不能保证秦可儿的生命。”凤初宸怒气腾腾的道。

他自己怎样无所谓,可凤初时就是他的逆鳞,敢辱骂小时是野种,他没有抽她嘴巴子已经很客气了。

“凤初宸,你到底把可儿藏在哪里了,你快点把人交出来,要不然的话,我跟你拼了。”秦村长旁边,有个憔悴不已的妇人哭哭啼啼,她是村长的儿媳妇王氏。

“哥哥,到底怎么一回事?”凤初时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小声问道。

她听得一头雾水,想插嘴都不知道该说啥好。

凤初宸同样小声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她,凤初时听着,听到最后,错愕不已的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家哥哥。

“我滴乖乖,哥哥你真的这么干了?牛逼牛逼,厉害了我的哥!”凤初时忍不住对他竖起大拇指。

原来,原身是被秦村长的孙女,秦可儿给推下河才会高烧不退,一命呜呼的,出事之后,除了秦村长上门看望一二之外,秦可儿,包括她的双亲,没有一个人上门道歉探视,加上原身快要挂了,凤初宸悲痛之余,竟暗中把秦可儿打昏绑架了,至今没有放出来。

尽管有些听不明白,但凤初宸还是肯定的点点头,“不错,我的确这么做了。”

小时病得厉害,他最爱的妹妹都快没了,他要是不把凶手绳之以法的话,他有什么脸面面对妹妹?索性小时挺了过来,万幸。

凤初时对这个哥哥算是有了深刻的认识,简直是骨灰级妹控呀,看着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可一旦触及到他的逆鳞,啧啧。

不过她还真想说,干得漂亮。

虽说她没有接触过秦可人,但有其母必有其女,她母亲这幅德行,想来秦可人也不会是什么善茬,要不也不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大冬天的把一小姑娘推下河,这不是要人命吗?

“王婶婶说的这话不觉得有些可笑了吗?你的女儿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我和哥哥相依为命,从不与人为难,相反的,秦可儿隔三差五就找我麻烦,这些事情村子里的人几乎都看在眼里,你们呢?”凤初时说到这里一顿,凤眸蓦地凌厉起来。

“为人长辈,非但没有教育好子女,还纵容子女作恶,辱人者而后人辱之,你们做不到长辈的姿态,就别怪别人不尊重你们,这么多天了,我差点儿一命呜呼,你们呢?有谁道歉了?此番还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呵呵……”

凤初时冷笑几声,冰冷的眸光令一干人等后背一颤,心底深处竟产生恐惧之意。

“凤初时,你个贱种,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家可儿比较?我家可儿以后可是要当官太太的,就算真的杀了你又如何?”王氏龇牙咧嘴,双眸通红,若非顾及秦村长,怕是就要扑上来和凤初时兄妹俩拼命了。

为母则刚,可惜无法引导到正道的话,只会害人害己,就好比王氏,明明对凤初时的冷眼害怕不已,但为了自己的女儿,她还是站出来活像个泼妇一样辱骂不休。

“王氏,住口。”秦村长怒目呵斥道。

凤初宸面色一沉,眼睛犹如看着死人一样的望向王氏,“你……”

凤初时连忙伸手拽住他,生怕他过于冲动。

“村长爷爷,你也看到了,非是我们兄妹俩计较,而是王婶婶着实太……初时身体还虚弱,就不招待村长爷爷你们了。”

凤初时快速说完,紧跟着一把抓住凤初宸往家里去,大门一关,将所有人杜绝在外,也将秦村长余下的话都杜绝了。

“可儿就是有你这样的娘,小小年纪才会这般恶毒,你非但不思反省,还变本加厉,哼!”秦村长气极,怒骂几声后,扭头就走,其他被王氏叫过来撑腰的村民们,见状也纷纷开溜,徒留下王氏一人在地上嚎啕大哭,咒骂不停。

凤初时对她的咒骂恍若未闻般,该睡就睡,同时,她也让凤初宸不要过分理会,等王氏哭够了闹够了,自然会走,反正秦可儿只要在他们手上,王氏顶多也就咒骂几句,不敢乱来的。

翌日,天刚亮,凤初时便醒来,一夜好梦的她,别提有多舒畅了,感觉身体都好了不少。

“哥哥,你今天能带我去镇上看看吗?”吃完早饭后,凤初时道。

凤初宸面露担忧之色,“不行,小时,等你身体好了,你要去哪里,哥哥都带你去,你现在身体还没好,不能走太远的路。”

“哥哥,我已经好了,你看,而且咱们可以搭牛爷爷的车一起过去呀,你就带我去吧,好不好嘛~”凤初时为了证明自己身强体壮,特意转了几圈。

凤初宸见状,拗不过她,只得答应。

兄妹俩朝着村子的另一头而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