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龙城虎婿(结局) 廖赫曹宇全文

2020-03-23 15:05

龙城虎婿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龙城虎婿》是来自作者虎门丁著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廖赫曹宇,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赘婿廖赫为救母亲,被迫与妻子签订离婚协议,遭众人落井下石。心灰意冷之际,大伯打来电话,转账千万,实现惊天逆转。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们聊天,现在不装了,我是千亿富翁,我摊牌了!

《龙城虎婿》 第一章 屈辱 免费试读

医院缴费大厅,看着窗口里收费护士的横眉冷目,廖赫急得双手发抖,手上的钱包都拿不稳。

“护士小姐,再试试,再试试这张,这张肯定有钱。”

“我说,你都试了好几张卡了,你要不先去确认好再来,后面还有这么多人呢。”

护士说完,廖赫就被不耐烦的排队群众给拉出了队伍。

此刻他母亲还在手术台上等着他交二十万的手术费用,钱不到位,就不开刀。

想到这儿,廖赫两眼一湿,作出惊人之举。

当着缴费大厅那么多人的面,噗通一声,跪倒在一个女人面前。

女人面露难色,表情尴尬,连忙举起手上的包来盖住自己的脸。

“你干嘛啊,快起来,你还要不要脸了!?”说话的,正是廖赫的妻子曹宇。

母亲重病多年,廖赫入不敷出,实在走投无路了,经人介绍,跑到曹家做了上门女婿。

曹家家长又听介绍人说廖赫祖上也曾阔过,只是家道中落,但迟早也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一想起中间人的鬼话,整个曹家都悔不当初,后悔招他入赘。

曹宇更是如此,要不是自己家里情况特殊,像她这么个白富美,怎么可能倒贴。

如今看着廖赫这个窝囊废竟然连脸都不要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今天把我骗到医院来,原来是为了给你妈交钱的?”

曹宇想要撒开廖赫的手,但无奈被这个窝囊废死死抱住,为了体面,也不能下手打他。

“小宇,你不是想跟我离婚吗,你给我这二十万,我就马上签字。”

周围人看着这上门女婿死不要脸的样子,都作呕躲得远远的,医院这边也来人要赶走廖赫。

“这里是医院,你们在这里大声喧哗干什么?”

一个高大挺直的主任医生走了过来,五官端正,一看就很符合女性的择偶标准。

“小宇,是你?”

年轻的男医生似乎认出了两人,曹宇看到对方的脸后,显得更是难堪。

“怎么,这个窝囊废又在为难你?”

“王胜竹,不关你的事!”廖赫站了起来,他可以被任何人瞧不起,但不能被这个人瞧不起。

曹宇低声将今天的事情都说给了王胜竹听,只见他冷冷一笑,指着廖赫说道:“就你这种窝囊废,在曹家骗吃骗喝这么些年,临了了还想再拿二十万?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你值这二十万吗,没把你这骗子关监狱都算好的了。”

正待还嘴,一名小护士从手术室里跑出来催促着廖赫。

“你怎么还没缴费,手术都是有排期的,你这么耽误时间,今天会有病人做不了手术的。”

王胜竹在一旁听完,又难以察觉的笑了起来,若不是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他早就肆无忌惮的痛打落水狗了。

“你看看,你这种人,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转身又对小护士说:“你去给主治医生说,等他什么时候缴费我们什么时候再做,人命关天,不能因为他一个人,影响到其他排队等着做手术的患者。”

望着王胜竹那不可一世的嘴脸,廖赫在盛怒之余,又想起母亲养育自己多年来的不易。

当时母亲也是因为身份问题,被身为一方豪门的父亲家里嫌弃,这么多年了,廖家人对他们母子不管不顾,这更让他同情敬爱自己的母亲。

为了母亲,他什么都能做,包括自己一直放不下的尊严。

但是一想起自己既然已经给人入赘,所谓尊严早已埋没,今天就算再自损一次人格又有何难。

廖赫转而望向王胜竹,道:“王主任,只要你能救我母亲,你想怎样都行。欠你们的医药费,我日后会加倍奉还。”

“哦?真的什么都愿意。”王胜竹心里马上盘算了起来。

“对,如果你愿意,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

“呵呵,命倒不用,我是救死扶伤的好医生啊,怎么会要你的命呢。”

王胜竹转过头来,望着曹宇,小眼聚光,打定主意。

“这样吧,你现在写个保证书,答应明天不耍赖,同意和小宇离婚,我就让手术室里的医生继续给你妈做手术。”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混蛋!你说什么?”廖赫没曾想对方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当着众人的面提出这种要求。

“这是我的家事,用不着你管。”一旁的曹宇也开口说话了。

虽然廖赫明白,无论如何,明天曹宇都会跟他离婚,但是现在答应廖赫这种无耻要求,这种屈辱,他怎能承受。

王胜竹见廖赫这个样子,心中窃喜,但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的解释道:“我作为医生,有一颗仁者爱人的心,又做为小宇的朋友,我也希望她以后能过得幸福。”

廖赫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王胜竹便又提了要求说道:“你不说话就当答应了,我为了小宇的幸福着想,也怕你口说无凭,我已经帮你立下了字据,你在上面摁个手印就行。”

廖赫红着双眼,也不知是愤怒,还是刚刚哭的,他看着王胜竹,一字一字的说着:“姓王的,你不要太过分!”

“哟,你威胁我?得,不领情拉倒。张护士,你去给主治医生说,换下一位病人上手术台。”

廖赫被认抓住软肋,他深知自己今天要是不过了这关,母亲是活不了多久的。

冷嘲热讽从看戏围观的众人里飘来,如果他今天卖妻救母,将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不要脸,穷光蛋,窝囊废,渣男!

一个个不堪的词汇传入廖赫的耳朵。

“呵呵,来,签个名这里再画个押,就当生效了。”

王胜竹当然知道这一字协议没什么法律效应,他不过是想借机取乐羞辱廖赫这个窝囊废而已。

“够了!”一旁的曹宇突然忍无可忍,两年了,穷酸不说,廖赫总是这么一副可怜巴巴的窝囊样,就算她再温柔的心也始终接受不起来。她原本想着,只要廖赫硬一次,男人一次,她也就认了,可没想到的是,这个上门女婿,始终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她决定在一刻彻底放弃。

曹宇抢过王胜竹写的一纸锲约,撕得粉碎,又走到缴费窗口,将二十万缴了。

她回到廖赫跟前,将自己的卡丢到廖赫胸前,失望的说道:“这信用卡里所有的钱我都给你刷了,你能还就慢慢还,还不了就算了。”

曹宇尽完妻子的最后一点责任,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也算是给这段名义上的婚姻一个体面的结局。

廖赫知道,最晚明天,离婚协议就会传到他手上。

“臭不要脸的窝囊废,连自己亲妈都救不了,还要女人来给你救命。”王胜竹走到廖赫耳边小声的嘀咕着:“不过这样也好,明天你俩离婚以后,小宇就是我的了。

想想看,你们虽然结婚两年,但我的宇儿,肯定没有给你碰过。”

周围人逐渐散去,王胜竹终于撕下他的伪装,继续说道:“你知道什么叫完璧归赵吗,这玉还是那块玉,马还是那匹马,最多不过是瘦了。

而你,马蹄子都摸不到吧!”说完,王胜竹还不忘用手指在廖赫胸前戳了戳。

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救母亲,刚刚能忍的都忍了,廖赫又岂会在乎这一时。

他目光凝然,虽是家道中落的私生子,但心中的傲气依旧。

“你放心,回头我会拍几张照片给你看看的,记得不要外泄,哈哈哈哈。”

看着王胜竹远去的背影,廖赫有的,只是盘算着有朝一日的再见。

“叮!”

手机消息声传来,这是廖赫最害怕听到的声音,无一例外的,都是银行催他还钱的消息。

加上手里曹宇给的这张刚付完手术费的信用卡,廖赫又回到了现实。

可不到一秒,随着这“叮”的一声后面,还有一段甜甜的女声。

“商业银行到账,一千九百九十五万零九百一十二元。”

廖赫平时手机声音都开到最大,因为四处务工,害怕错过工作消息。

此时他又成了缴费大厅的焦点,刚刚还在跪地求人,窝囊不堪的上门女婿,能有谁给他打来这么多钱来?廖赫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

“19950912元,这不是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吗?”正当他看自己这个账户上的余额目瞪口呆时,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打了过来。

“赫儿,是我,你大伯。”

“大伯?”廖赫恍惚间,又想起了廖家对自己母子的不管不顾。

“刚刚那钱是你们打的?”廖赫试探性问道。

“对的,照着你出生日期,给你打点零花钱。你爷爷现在身体不行,我们老一辈的也都想退下来。”大伯那边说着。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兔崽子,你是我老廖家的,能没有关系吗!?”

廖赫记忆中,小时候家里富裕,曾祖父是地方上的一个土财主,爷爷那辈的时候才开始做生意,周围的县市,从医药,饮食,房地产,工厂等等,都离不开他们家。

再到父辈一代,生意直接做到了海外,还涉足了金融,投资,文化娱乐等领域。

但是前些年遇到老美薅亚洲羊毛,家里早不行了,能维系住体面的生活就算不错了。

也正是因为那时候,家里再也不给他们母子任何生活费,任凭自生自灭。

所以就家里的条件,不可能一下子就给自己近两千万啊。就算经过父辈的恢复,也不可能一下子出手这么阔绰啊。

“怎么不说话了,傻了?你小子在外自立多年,被考验得差不多了,也该回来接替我们龙城之主的位置了。”

廖赫绷直了身子,已经不是大惊失色可以形容的了。

“龙城?是龙城会吗?就是那个被阴谋论者渲染为势力占据全球一半以上的龙城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