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名漫画小说《傍上反派改命大全》-勒布莱因傍上反派改命大全小说

2020-03-23 15:01

同名漫画小说《傍上反派改命大全》讲述了勒布莱因一心想摆脱命运的故事,这里提供勒布莱因傍上反派改命大全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傍上反派改命大全小说精彩节选:马可的手在不停的颤抖,不明液体沿着裤腿裤子,顺着脚踝流了下来。

傍上反派改命大全
推荐指数:★★★★★
>>《傍上反派改命大全》在线阅读>>

《傍上反派改命大全》精选:

我认识这个少年,因为他是我过去遇到的坏蛋之一!

在我还是瓦卢亚公爵名媛时,曾在学术院就读过一段时间。那时,马可是我的专职教授。

在领导看来他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对学生来说他是一个很好的教授。

但对我来说,他十分糟糕。

他为了成为瓦卢亚公爵的女婿……

有时会恶心地抚摸我的肩膀,在骑马时还会用力地搂住我的腰。

在他试图把我带到僻静的地方强吻后,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向学校告发。但他反而诬陷我,说我才是那个骚扰者。

“是这个家伙一直在诱惑我。试想,如果是我一直在骚扰你,那为什么你一开始不举报呢?”

遇到那种事,我本就毫无防备。一开始更没想过一个比我大十来岁,还是我的教授的男人,会对我心怀不轨。

“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喊呢?事实证明你也是愿意的,不是吗?"

因为害怕,害怕到身体僵硬,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

“为什么现在才来告发我?是不是因为发现我不愿意再承受,你对我的骚扰了?”

我的反抗无效。

他对学生进行性骚扰却只是被停职6个月,而我则因扰乱学校秩序、不守伦常,被学术院开除了。

此后,被瓦卢亚公爵以“让家族蒙羞”为由,多次殴打。

一想到这件事,我就会感到委屈和气愤。我想抓住马可,捶爆他的头。

但现在的他还是个孩子,我也不能因为他未来是垃圾,而对他进行报复。

冷静,如果现在无缘无故地闯祸,那公爵就更不可能领养我了。

马可父子和家臣们恭敬地站成一列,等公爵入座。

会议的第一项议程就是赞助候选人上台接受问答。

坐在我后面的马可很快走上了讲台。

“啊,你这么快就已经能解出那种难度的数学题了吗?”

“是的!因为我想进皇家监查院,再加上对数学很感兴趣,于是就和老师研究了几个公式……”

谎话精。知晓那家伙未来的我真是无语。

马克佐德后来并没有进入皇家监查院,只是在一个偏僻的学术院任教。真是个高傲自满的傻瓜。

他的父亲佐德男爵看起来十分满意。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赞助计划的评选似乎正按照马可父子的愿望进行。

问答结束后,马可回到了我身边。他低下头看着我,小声的说道。

“看到了吧,像你这样的,是不可能战胜我的。”

什么?我气愤地看着他。

“这小子现在是在鄙视一个4岁的孩子吗?”

马可佐德这小子似乎以为我来会场是为了竞争赞助计划的名额,所以想将我压垮。

他这副看好戏的嘴脸,让我回忆起他担任学术院教授时的情景。

是啊,杜布莱德公爵一直冷着我,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领养我。

马克笑嘻嘻的接着说道,“你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

“听说皇太后像扔垃圾一样,把你扔进了杜布莱德公爵家的垃圾堆里。”

看着马可脸上嘲讽的笑容,我握紧了拳头。

在以前人生里的我,傻乎乎的。

什么都不知道,对未知的世界有着莫名的恐惧。

以前听到这种话,我常常会一言不发地低下头。

但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我是经历过三次生死,重活第四次的我。

“现在的我,可不是那个只会任人宰割的小屁孩了。”

想到这里,我一口咬住了马可的胳膊。

“啊啊!”

趁他弯腰时,我赶紧用力揪住了他的头发。

“啊!啊!”

一声惨叫后,原本集中注意力开会的人和守卫走廊的仆人们都吓得跑了过来了。

人们试图让我松手,可我却在扯掉他一大把头发后,才松开。

“你们在干什么!”家臣们看着我和马可,皱起了眉头。

“她疯了……突然张口咬我……!”

马克佐德气呼呼看着我,连话都说不完整。

相反,我冷静地伸出食指,指着马克道。

“塔,塔系一个坏孩几!”(他,他是一个坏孩子)

“什么?”

“塔嗦,窝在这儿,系音为杜布莱德公决这里系垃圾堆。”(他说,我在这里是因为杜布莱德公爵这里是垃圾堆)

在沦落为乞丐的那一世,我听过一句话:“打架总是置生死于度外的人赢,吵架总是沉着冷静的人赢。”

事实证明这句话是对的。马可的话根本就没人听清。

相反,家臣们正集中精力在听我说。

当然,在这里闹事,确实不是明智的举动,但总比当一个任人宰割的傻子要好。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周围突然变得这么安静?

我偷偷地转过头,看向周围。我看到杜布莱德公爵的眼神微动。

“你是在为我们挺身而出吗?”一个位家臣突然开口道。

我……我其实只是单纯的想揍马可,给他找点麻烦而已啊,家臣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正与我对视的马克被气得跳脚。

“太不像话了!我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这个家伙在撒谎……!”

“那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公爵。

公爵的目光落在马可身上,马可缩了缩肩膀,公爵又开口了。

“是我护着的孩子。”低沉冰冷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马克不由自主地缩成了一团,甚至忘记为自己辩解。

佐德男爵走过来:“阁下。”

“马克是被冤枉的,不是吗?我儿子怎么会那样称呼杜布莱德家族呢……!”

公爵慢慢的向马可靠近,用手抬起了马可的下巴。

“既然你父亲认为你是被冤枉的,那我就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

“……什么?”

“如果你愿意把你的舌头割掉、眼睛挖出来,以此来证明你说的是真话。那你在我眼皮底下捣乱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但是,如果你无法用这样的方式证明,那么受罪的就不止你一个了。”

马可根本不可能用那样的方式证明。

“那不是叫我死吗?”马可面色发青,愣住了。

公爵的目光沉寂下来。

“我再问一次,我的孩子说的话,是假的还是真的?”

公爵的威势不是一个普通少年所能承受的。

马可的手在不停的颤抖,不明液体沿着裤腿裤子,顺着脚踝流了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