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深和魏迟彻全文免费阅读-苏云深和魏迟彻小说最新章节

2020-03-23 15:00

苏云深和魏迟彻是立里原创古言小说《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中的主角,本文学为您提供苏云深和魏迟彻全文免费阅读,苏云深和魏迟彻小说最新章节。苏云深是将门独女,可是那个她最爱的人却是如今害得她满门抄斩的人。

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
推荐指数:★★★★★
>>《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在线阅读>>

《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精选章节

“过来。”魏迟彻见她走来,微微挑眉,静坐在椅子上,示意她前来。

“参见王爷。”苏云深不冷不热地作揖,便走上前去,从箱子之中拿出了枕垫,放在桌上,又侧身站在一旁,低头不去看他。

“把面纱摘下。”魏迟彻已经换上了常服,瑙色丝绸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看起来极为华贵。

苏云深有些讶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如今也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倒也不惧,欣然摘下了面纱。

“你的眼睛……”魏迟彻见她眼睛无恙,本想开口询问。但是转念一想,以白辞的本事,又怎么可能连个眼睛都治不好?

又或许是怕提起往事,心中有愧,也便不再问了。

他掀开宽敞的袖口,裸露着肌理分明的手臂,上头还隐隐鼓起浅青色的脉络。

苏云深垂帘,却见那双手臂上都是点点瘢痕,忽然想到那时候他险些丧命,想来伤口或许也有那时候所留下的。

冰冷的指尖微微按在魏迟彻的脉搏上,苏云深缄默半晌,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方才还见魏迟彻好好儿的,怎么这会儿就中了毒——那毒药还是寒霜谷中产的毒药。

她终于回想起离开时候,白辞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由得微微勾起嘴角。

“笑什么?”魏迟彻从方才便一直在看着苏云深的一举一动,见她神色平淡,同他像是不相识一般,心中不悦。

陡然看到她浅浅莞尔,心中像是被轻轻一撞,不由开口。

“王爷身体无恙,开点补药尚可。”听魏迟彻的声音传来,苏云深起身,收敛了神情,淡淡说道,转身,拿着纸笔就飞快的写了起来。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呢?”门外忽然传来女人焦虑的声音,苏云深笔头一顿,指尖微微握紧了细长的玉笔。

夏芸儿面色就惊慌地闯进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红妆粉面上竟然渗出了薄薄的汗水,一进门,就一把抱住了魏迟彻。

苏云深心中一窒,看他二人这般相处,别过头去。

“我没事。”魏迟彻眉头一蹙,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夏芸儿。却见苏云深正别扭着转过了脑袋,心思一动,手中便成了一个弯儿,将她环住,替她擦了擦鬓角的汗水,语气温柔,“小心些,如此急急忙忙的,也不怕摔着。”

紧接着,便听得夏芸儿娇嗔的声音,回荡在着房中。

苏云深深吸一口气,眼底露出几分恍惚,原是心头还是会如此在意。可纵然难受,只要想到琢儿已经离开,冷静下来,苏云深只觉得心中厌恶不已。

放下纸笔,苏云深收拾收拾东西,就想先行离开了。

夏芸儿坐在魏迟彻的腿上,听见熟悉的声音,回过头去,却正撞见了苏云深的眼眸。她心下一惊,顿时便直接从魏迟彻的腿中站起,声音带着几分不可置信,“你不是死了!”

她早先听前来禀告的侍女说,王爷身体不适,带回来了一个大夫,她便过来看看,却是没想到,竟然看到了已经死去的苏云深!

“王爷,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看着夏芸儿如同见鬼一般的神情,苏云深冷冷一笑,不想过多理睬,转头便大步流星的想要离开。

随即一旁的夏芸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一把握住了她的双手,“姐姐,你怎么这就要走?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那日大火冲天,可吓坏我了!”

夏芸儿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拍着胸口,面露后怕。

继而,又紧盯着苏云深澄澈的瞳眸,竟发觉那眼睛没有瞎,心中不免有些懊恼。

苏云深冷冷一笑,看夏芸儿这样矫揉造作,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冷声道,“是吗?你是不是后悔那日的火没有放大?没有一起把我烧死了!”

夏芸儿的脸色骤变,听她说这句话,只得故作委屈和惊讶,“姐姐你在乱说什么?我一直都心心惦记着你……”

惦记?苏云深只觉得好笑,惦记的大抵是她死没死吧!

夏芸儿见她不语,又继续扯住她的袖子,低声道,“姐姐,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恨我夺了王爷。但你未免也太污蔑我了!虽然我知道琢儿他……”

“琢儿是你能说起的吗?!”一听到夏芸儿说起苏琢,苏云深的脸色骤然一变,猛的一把甩开她扯着自己的手,面上满是阴冷,“你害死了琢儿,我迟早要让你血债血偿!”

琢儿曾经是她心头唯一一个软肋,如今琢儿没了,她没了要保护的人,竖起了浑身的棱刺,让人望而却步。

“你……”夏芸儿没料到苏云深如此反应,吓了一跳,朱唇抿紧,委屈的拧着眉头,可怜兮兮。拂了拂手中的金镶玉镯,回过头去望着魏迟彻,有些手足无措,“到底是姐妹一场,你伤了我的眼睛,我也不怪你。如今苏琢出事,他虽然不是我的同生姐弟。但是在将军府这么多年,我却也一直视他如亲人一般。你这样说,未免也太伤我心了!”

苏云深见她字字泣血,更是心生厌恶。

想到苏琢的死,更是恨不得上前将她撕碎。

她眼睛腥红,带着仇恨,朝她逼逼紧逼,“你若真把我当做姐妹,就不会设计想要夺我眼睛!更不会趁我目盲的时候,放火烧屋!若不是你,琢儿也不会死!我做梦都恨不得找你报仇,恨不得挑你的筋,扒你的皮,让你不得好死!”

她语气狠戾,更是吓得夏芸儿花容失色。

“苏云深。”魏迟彻见她出口恶毒,微微攒眉,“那日大火,怨不得芸儿。你心中有恨,恨本王便是,和芸儿无关。”

苏云深深吸一口气,咬紧贝齿,听得此话,只觉心中可笑。

回过神来,眼中布满了冰霜,见他话语中满是为夏芸儿开脱之情,只觉心中有些难受。

“王爷身子暂无大碍,草民就先走了。”苏云深冷笑一声,不想再看两人,抛下一句话,转头身形僵硬地离开了。

魏迟彻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身形单薄,突然脑海中想起大火那日。

本还想说什么,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

身旁传来夏芸儿轻轻的啜泣,他才反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