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非情深不玩命沐遥慕斌骐小说(完整)

2020-03-23 06:04

非情深不玩命

推荐指数:10分

这本已完结小说《非情深不玩命》主要是描写沐遥慕斌骐的事情,大神作者枫夜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感情也有真和假,是真是假又如何,恋人会真的为爱付出,爱的死心塌地吗?

《非情深不玩命》 第十三章回忆 免费试读

心急火燎的赶至医院,沈炎将昏迷了的沐遥交至医生手中,焦虑的一颗心总算是安定了些。

所幸送的及时。

医生从急诊室出来时,对沈炎这般说着。

“沈少爷,不知这女子是谁?”直到这般冒昧的话说出口,医生才知道自己多言。

沈炎并没有予以回应,只是斜了医生一眼,事实上,此时的沈炎也没有过多的心思去关心其他的问题。

心下更多的担忧是由于沐遥。

遣退了医生,又命人去办了住院手续。病房内便只剩了沈炎与昏迷的沐遥二人。

相比之前的呼吸不畅,沐遥的呼吸已经平稳了不少。

“怎么会是你呢?如果不是你该多好!”

双眉紧蹙,沈炎似是怀着浓重的心事。

“沈炎!”

沈炎听了沐遥的叫唤,以为沐遥是有什么要求。走至病床边,见了沐遥平静的面色,才知道她只是在做梦而已。

“沈炎!”

又是一声,声音很轻微,沈炎却听的很是清楚。

沈炎愣了愣,坐在床沿,缓缓的伸出右手,轻抚着沐遥额前的刘海。

苍白如纸,看不出一丝血色。

“沐遥、沐遥!”沈炎将嘴凑至沐遥的耳旁,轻唤了几声。沐遥却丝毫不为所动。

就这样守了许久,直到窗外的雨停,雨后阳光透过窗子射了进来,伴随着丝丝清风。

而天却在一点点的暗下去。

“砰砰砰!”

沈炎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门外走一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

不用抬头,也知道他的来意。

“二少爷,董事长打电话问你在哪儿?要怎么说?”男子小心翼翼的询问道,生怕声音有些些的过大,扰了病人休息。

沈炎替沐遥掖了掖被角,轻声道:“就说我在公司加班,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我在医院。”

“是!”男子心领神会,瞅了瞅病床上的女子,又迅速的收回目光,退出了病房。心里在诧异,堂堂的沈氏集团二公子,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子。更何况,二少爷一向不近女色的。

“沈炎!”不同于之前的低声叫唤,这一声惊叫,直接使得沐遥从睡中醒来。

“你醒了!”

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与欣喜,沈炎淡笑着说道:“你感觉怎么样?饿不饿,要不要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许是梦中受了惊吓,沐遥的眼中挂着些零星的泪花。

“怎么了?做噩梦了是么?有我在这儿呢,没事的哦!”沈炎柔声劝慰道。

不想沐遥竟是一头扎进了沈炎怀中。

愣了许久,沈炎才缓缓的抬起双手,轻搂着沐遥的后背。

“怎么了?梦到什么了,告诉我好不好?”

“我梦到姐姐了,梦到她死的时候,衣衫不整,眼睛睁的很大,好吓人,一个劲的告诫我说,要我给她报仇。”沐遥激动的说道,情绪过于激动,以致语气里带了些哭腔。

与沐遥相处也有一段时日了,却从来没有听沐遥说起她有一个姐姐。

“你姐姐?”

松开了沐遥,沈炎满脸诧愕。

沐遥伸手轻拭了眼角的泪,苍白的脸上又多了几分凝重色,“嗯!我是个孤儿,从我记事起就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更多的记忆是关于福利院里的,在福利院里,我总是会受到别人的欺负。直到姐姐和......”

说到这儿,沐遥的声音戛然而止,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沐遥是孤儿,沈炎虽然一直不知道,今天听她一说,倒也并没有过多的意外。

从初次见沐遥起,沈炎便从心里觉得这个女子不同寻常,起码不同于现在都市里娇生惯养的女孩子。

“怎么了?接着说!”

沐遥一声轻叹,后才缓缓的开口道:“直到姐姐出现,我才免受其他人的欺负,后来,姐姐为了不和我分开,就带着我离开了福利院。”

“然后你们姐妹俩相依为命,是吗?”沈炎淡淡的问道。

沐遥木木的点头。

“是啊!她从来不肯告诉我她在外面做的什么,虽然日子过的清苦,可是我从来没有挨过饿、受过冻。”

心念及此,沐遥的眼里又泛起了泪光。

沈炎轻轻探出右手,替沐遥擦了擦眼泪。

“那你姐姐现在在哪儿?”本是无心的一句多问,却不想引得沐遥哭的更为激烈。

沈炎顿时慌了神,忙不迭道歉,“你别哭啊!我说错什么了吗?对不起、对不起!”

沐遥无力的摇摇头,抽泣着道:“不关你的事,只是突然想起姐姐来,她已经死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每次当沐遥说起姐姐时,眼里总是流露出深深的悲伤来。

沈炎再次伸手替沐遥擦了擦眼泪,指尖触碰到脸颊,沐遥的身子不知为何竟自轻轻的颤动起来。

“对不起!”沈炎又一次道歉,想要说些什么以平复沐遥的心绪,霎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虽然我不愿意承认,就像言姐姐说的,这已经是事实了,不管怎么样,都要面对的。”沐遥轻声回道。

沈炎一声轻叹,道:“没事!还有我在呢!”

沐遥倏地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沈炎,时不时的眨巴着泛着星点的大眼睛。

此时的沐遥已然恢复了血气,面上也不复之前的那般苍白。

不得不承认,沐遥确是个漂亮的姑娘。不施粉黛,随意挽起的一个发型,都比别人精心雕琢的要美丽。

受不住沈炎的凝视,沐遥的面上迅速的闪过一抹微红。

“你看什么呢?都看的我不好意思了!”

话一出口,沐遥就被自己矫情的语气给吓住。

“哦,你长的很漂亮!”沈炎如实的回道。

“是吗?”沐遥不可置信的说道。

“对天发誓,我所说的都是实话,要是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沈炎煞有介事的做起誓状。

沐遥却是不为所动,冷冷的道:“怎么男人发誓的时候,都喜欢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这几个字的吗?”

怎么态度转变如此之快?

沈炎狐疑的看了看沐遥,褪去了面上的红潮,沐遥的脸上不见丝毫表情。

沐遥瞥过头去,脑海里竟不受控制的想起一个人来。那些回忆过千百遍的话语又一次响彻耳畔。

小遥,你一定要等我,相信我会回来找你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彼时的沐遥,尚是个不谙世事、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罢了。不知道什么叫誓言,更不知道什么叫承诺。只是哭泣的挽留,不忍曾朝夕相处的人离开。

“不,小遥不要你走,小遥不要你离开。”

“小遥,相信我,我会回来的,叔叔阿姨准备带我出国了!等我学习好了,有能力了,一定回来给你带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那、那要是你不回来怎么办?要是你骗我了怎么办?”

“要是我骗小遥,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男孩亦是信誓旦旦的样子。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般漫长。沐遥早已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

从回忆中抽身出来,沐遥稍稍转头,定定的看着身前的沈炎。却见沈炎的面色坚定,似乎很是决绝。

“沐遥,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事来,不开心了?”沈炎的声音无比轻柔。

沐遥却只是摇了摇头,关于那个男孩子的回忆,除了自己的姐姐,再也没有别的人知道,任凭身前的沈炎也不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