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我家王妃超凶的苏易安战九霆小说免费阅读

2020-03-22 21:03
我家王妃超凶的(苏易安战九霆) 截图1我家王妃超凶的(苏易安战九霆) 截图2我家王妃超凶的(苏易安战九霆) 截图3

苏易安战九霆《我家王妃超凶的》小说免费阅读由看呗文学为您带来,这是作者狗爹不狗爹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本是冷酷绝情的头牌花魁,却变成了一个女扮男装的太监?!既然是太监,她当然是要做最靓的崽!被人视为眼中钉,造谣她要造反。

精彩节选:

庭院中,屋檐上白雪连绵。

就在苏易安彻底睡去又醒过来的这段时间里,看似没有多久,但实际已经过了有三四天。

“醒了吗?”拈着瓷盒里边的石榴籽往嘴里送,一股酸味充斥着战九霆的口腔。

“醒了,今早醒的。”百柯柔坐在战九霆对面。“你要去看看吗?”

“不用。”

伸手,又是一把石榴籽。

“爹!”王府里边,一声稚嫩的童声突然响起,然后就在不远处某个物体直接冲着战九霆奔过来,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

战青时一路小跑着,眼瞅着自家爹爹就在前方,他恨不得整个人用飞过去的。

“那个胖团子是青时?”百柯柔有些难以置信。

“嗯。”战九霆点头。

众所周知,奉天国摄政王虽然未婚,但是膝下却有一子名为战青时,虽不是亲生的,但是却深得摄政王喜爱甚至被封了世子。

这个世子哪里都好,就是脑子不太好,就比如现在……

战青时身子骨不耐冷,所以一到冬天就穿的特别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套着,跟个臃肿的胖团子一样。

“爹爹!我回来啦!”

小短腿迈着劲奔跑,眼瞅着就快要扑进战九霆怀中,却不料一时之间速度太快战青时自个儿把自个给绊倒了,整个人摔地上随后直接滚了过去。

差不多滚了两圈,他这才停了下来,刚好停在战九霆腿边。

望着在地上挣扎着怎么样都起不来的胖团子,战九霆毫不客气地补刀:“确实,又胖又傻。”

战青时原本倒地上被砸的七荤八素,还没缓过神来结果就被自家爹爹调侃,腮帮子一下子就气得鼓了起来。

挣扎着要起身,奈何衣服太厚了,战青时连手肘都弯不了。

小眼珠子轱辘一转,他笑得十分邪气。

百柯柔瞥见了他的小表情,伸手将人给扶了起来,准备看戏。

“爹爹,我听小雀儿说你被个太监给睡了?”

咔嚓——

装着石榴籽的瓷盒赫然碎开。

战青时急忙朝百柯柔那里拱过去,生怕战九霆一个不开心把他给扔出王府。

“是个女扮男装的太监。”百柯柔道,末了还添了句。“长得倒是挺好瞧的。”

“那不错的啊,爹爹也是有女人的人了。”想他玉树临风的爹爹单身二十七载,这要是再不找个女人过日子那还了得。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方面有问题呢。

百柯柔察觉到战九霆面色不太对劲,低声在战青时耳边开口:“你爹给她灌了一大碗避子汤。”

“啥玩意?”战青时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他虽然年纪小但是看过的画本子却不少,他也知道避子汤是个什么东西。“爹爹你也太不道德了吧,给人家小姑娘喂这种东西。”

“不然你还指望着本王把她当祖宗供起来吗?”战九霆反问。

“可人家是个女孩子耶。”

“你不曾见过那人,何故处处替她说话?”手上染了许多石榴汁,掌心中的粘腻感让战九霆略微不满。

战青时一噎,爹爹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但是,但是再讨厌的人都不会有宋子怡让人讨厌!”这次战青时直接转移话题的对象。

“对!”一提到宋子怡三个字,百柯柔立马跟着点头如小鸡啄米般。

宋子怡是战九霆母家那边的人,从出生当日被封为硕和郡主,与其他人而言简直就是无上的荣耀。并且当初战九霆的母妃有意撮合她同战九霆,但是后来战九霆母妃抱病而终这才不了了之。

众人传宋子怡同战九霆早已定下婚约,甚至已经暗自同居,实际上只有她们当事人才明白,这完全就是那女的厚脸皮一直缠着战九霆不放。

“时儿,小姑跟你讲,那个宋子怡又来王府了,死皮赖脸的待着不走人,还说是得了风寒行动不便。”拽着战青时,百柯柔跟他小声抱怨着。

每次宋子怡一来,她就得天天给她起早贪黑的煎药,这几天她不光要照顾那个小太监,还要照顾宋子怡,可把她给累坏了。

“怎么就又来了,一年四季,季季风寒,寒一次就是三个月,十二个月被她安排的满满的,她这是得的风寒还是把咱们当脑残?”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去,对于宋子怡的不喜欢,战青时直接就摆在脸上。

百柯柔给战青时竖起了大拇指。

她这小侄子真棒,敢爱敢恨跟她简直太合得来了!

“她怎么说也算你姑姑。”战九霆抬眸看了眼当着他面抱怨个不停的某些人。

对于宋子怡这个表妹,他不是很熟,向来都是母妃比较喜欢她,所以因为这层关系他才多照顾她几分。

“切!”偏头吹了吹自己凌乱的小刘海,战青时一痞一痞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我把她当姑姑,她却想当我娘亲,我不接受,想都不要想。”

“我也不想让她当我嫂子!”

战青时与百柯柔对视一望,四目相对皆是志同道合之意,最后两人都重重的点了个头。

“爹爹,要不你就从了那个小太监吧,我总觉得将来你会后悔的。”

“你怎么就知道本王会后悔?”他看向战青时的脸,有片刻的怔忡。

“城外三里屯的小花妹妹,她爹爹就是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不给战九霆回话的机会,战青时一张小嘴就跟吃了炮仗一样噼里啪啦的。“小花妹妹她爹当初就是嫌弃她娘太胖了,一直对人家冷嘲热讽,最后人家瘦了下来了以后,天天屁颠屁颠的去给人家挑粪种田,还上山打了十头老母猪做聘礼。”

大致说完了之后,战青时一脸金豆子,模样心疼的握住战九霆的手:“爹,你可别去挑粪打老母猪啊!”

自顾自讲话的战青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战九霆已经全黑下来的脸。

“战青时。”战九霆狠笑道。

“爹,我在,你想说啥就说吧。”

“你果然是耐不住想上天了!”

“啥?啊——”

某胖团子因为话多被扔出王府。

圆滚滚的身子在空中呈半圆形飞出去,战九霆并没有因为战青时是个小孩子就手下留情。

“哇哇哇,快来个人救救孩子啊!”

百柯柔坐在原地竖起三根手指头:“三、二、一。”

最后一声念出来,墙外并没有传来庞然大物的落地声,本该砸在地上的战青时稳稳当当的落在御惊风怀中。

御惊风是战九霆为战青时准备的贴身侍卫,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各个墙角等着接住会被扔出来的战青时。

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战青时感动的眼泪汪汪:“呜呜呜,果然就数小雀儿对我最好了。”

御惊风听到‘小雀儿’三个字,嘴角一抽果断松手。

“世子,属下不叫小雀儿。”

“唔。”这一松手,战青时直接掉地上啃了一嘴白雪。

作为一个孩子,他实在是太难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