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傲娇世子被翻牌姜楚乔李昱珩免费章节

2020-02-13 18:19

傲娇世子被翻牌

推荐指数:10分

傲娇世子被翻牌男女主角为姜楚乔李昱珩,是作者孟靖蓉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穿越小说,目前正在奇热联盟连载。全书主要讲述某小子:世子夫人好神秘呀,她到底什么来路?某庄主:她不就是那位红牌姑娘身边做内衣的婢子么?某馆主:她就是写春宫话本的那个不正经女官吧?某王子:姑娘?她不是做兵器的铁匠么?某司监:怎么又成铁匠了?铁匠还掺合盗墓?姜楚乔:我要做一把陌刀砍死你们这些说我坏话的!李昱珩:好主意。姜楚乔:包括你!李昱珩:谋杀亲夫可是重罪……某皇子:姜女官,你再不和世子生小世子,就要向国库交税银了,很大一笔银子哦!

《傲娇世子被翻牌》 第002章 孤苦 免费试读

“姑娘,莫非你真的是……”吴婆子指着姜楚乔的手哆嗦了起来。

“当然不是!吴婆婆,其实啊,我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姜楚乔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向吴婆子解释,于是她便把她上一世的一些事情挑着捡着说了一些给吴婆子听,反正就忽悠她就对了!

吴婆子当然没有听懂姜楚乔的话,对于吴婆子来说,天底下最好的事情不过是她家三姑娘活着。而听着一些她不懂的话从姜楚乔嘴里讲出来,吴婆子也感觉,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灵魂出窍一般去体会常人体会不到的意境吧!

“吴婆婆,你不相信我啊?”姜楚乔感觉自己说得很真诚,但也很心累。

“信,婆子信,三姑娘只要好好的,婆子什么都信!”吴婆子说着抬手就去抹眼泪,姜楚乔无奈地笑了笑。

而这时,那对惹事的姐弟又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厉害的人物:姜夫人,姜林氏!

“母亲,孩儿绝对没有骗你!那个贱蹄子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屋外姜景林的声音越来越近,直说着,呼啦啦一阵脚步声,姜楚乔这本来不大的外屋里瞬间挤满了人。

吴婆子被这阵仗吓住了,姜明无却是无所畏惧地盯着帘子外的人,她算了一下,主仆一共是十六个人,她对付得了!不过姜夫人敢不敢打群架,她可就不知道了!

姜林氏的丹凤眼里闪着警惕,她盯着屋子里的姜楚乔道:“楚乔,见了母亲你不行礼么?”

姜楚乔很是无辜地反问:“你说你是我的母亲?”

“废话!见了我母样还不赶紧跪下!”一旁的姜楚芸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不给饭吃,病了也不给看病,还任由兄弟姐妹欺负我,这可不是母亲能做出来的事儿,一般情况下,继母才会这样做。”姜楚乔盯着姜林氏,语气里满是调侃。

“放肆!一个庶出的贱蹄子竟敢这样与我母亲说话!”姜楚芸指着姜楚乔就骂。

然而帘子那边一直冷着个脸的姜林氏突然笑了,她冲身边的姜楚芸道:“你三妹妹不是鬼上身了,只不过摔了一跤,将脑子摔好了。”

“可是母亲,她能一下子将春盈的手折断了!”姜楚芸提醒着。

姜林氏挑眉,她扭头看向了姜楚乔:“是吗?楚芸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是你三妹妹故意演给咱们看的呀!她还指望将你母亲我吓住,好让我听她的话要什么给什么呢!”

姜林氏这样一说,姜楚芸瞬间明白了,她那不屑的笑容又重新浮在了脸上:“哎呀呀,看来三妹妹这是饿极了,要不然也不会想出这样一出好戏来,真是把我和景林吓住了!”

“哼,装神弄鬼可是要跪祠堂的,楚乔,这姜府的府规你也是知道的吧?孙婆子,去,将那个不懂事的三丫头给我绑了!”姜林氏一向目中无人,在她看来,姜楚乔这点儿小技俩可骗不过自己。

眼看着孙婆子往这边走来,吴婆子便急了,姜楚乔给了吴婆子一个眼色,要她不要动。吴婆子虽不明白姜楚乔的意思,但是却听话地照做了。

姜林氏的想法其实是十分合姜楚乔的心思的,这个锅,她真心愿意背,要不然她怎么解释自己的来历?而姜林氏,她不过是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变着法地折磨姜楚乔。

所以,姜楚乔没有反抗,她老老实实地被孙婆子“押”着往外走了。

姜林氏看都不看吴婆子一眼便带着人往外走,姜楚芸悄悄在姜林氏耳边道:“母亲,这事儿就这样了了?”

姜林氏白了一眼姜楚芸,也放低了声音道:“这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她若真的是鬼上身,咱们就能对付得了了?最好是先将她押到祠堂里去,如果她真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那里自然有祖宗镇着她!若是像母亲说的那样,她只是饿得极了,想唬大家,那更好办,将她饿上个三五天的,看到时候她还不跪地求饶!”

“母样英明!可是春盈的手……”

“等那丫头进了祠堂,怎么处理,还不是你随心所欲?”

被姜林氏一提点,姜楚芸了然地点点头,还暗中握了握拳头。

姜楚乔到了祠堂的第一件事儿就先是先填饱自己的肚子。供桌上的供品几乎被她吃了个精光,而剩下的几块点心,她打算包好了一会儿偷偷给吴婆子送去。

这时,祠堂的窗户处传来了一阵响动,姜楚乔扭过头看去,见那里闪动着人影,她靠近了那边正好听到窗外有两个婆子正在说话。

“真是作孽哟,吴婆子这次恐怕是撑不过去了。”

“是呀,那么大的年纪挨了二十板子,肯定要去见阎王了!”

“这三姑娘一房本来就是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大家还以为三姑娘这次从假山上摔下来是活不了了,没想到她不但活了,还居然敢和夫人使横了,夫人哪里会轻易饶过她!”

“夫人已经遣人去告诉老爷了,那信上是怎么说三姑娘的咱们心里还不清楚?我看三姑娘不是性子变了,就是想来个临死挣扎!”

“可怜哟……”

姜楚乔听着这话心里便“咯噔”一下,她被带走了之后吴婆子就被人打了?而且还是被打了二十大板子?

姜楚乔一急之下猛得推开了窗子,那窗子下收拾杂草的两个婆子被吓了一大跳,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姜楚乔已经从窗子里跳出去顺着来时的路往自己那个小荒院跑了。

一路上撞了几个人姜楚乔已经不记得了,等她到了自己的那个小院时,她身后已经跟过来了好几个人,不过那些人却不敢靠近她,只是纷纷远远地看着。

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姜楚乔只感觉脑袋沉得厉害,吴婆子趴在了外屋的地上一动不动,下半身已被血染透了。

“吴婆婆?”

姜楚乔蹲下身子摇了摇吴婆子,她的手触到吴婆子冰冷的脖颈时她心里就已经有数了——吴婆子已经死了。

姜楚乔鼻子一酸,喉咙便哽住了,几个小时前还要割肉给她吃的忠仆这个时候却已经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了!她心里堵得厉害,瞧着吴婆子腊黄的脸上还有几处青紫,姜楚乔只感觉自己的悲痛在一点一点转化为愤怒!

“让开!那个贱蹄子竟然敢从祠堂里跑出来!孙婆子!你还愣着作什么?还不快点把那个蹄子给本姑娘绑了!”

刚刚进院的姜楚芸带着孙婆子就往前冲,冲到外屋看到趴在地上的吴婆子和跪坐在吴婆子身边一动不动的姜楚乔时,她的气焰更嚣张了。

“这老货死没死!死了就扔出府去!别脏了我们姜府的地方!”姜楚芸上前就踢了吴婆子几脚。

姜楚乔的火一下子蹿了上来,她猛地从地上弹起来握紧了拳头向姜楚芸的脸上挥去!孙婆子根本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姜楚芸就是一下子从玄关处飞了出来,整个人摔在了屋外的台阶下!

“姜楚乔!你!你敢打我!痛死我了!孙婆子!你们是眼瞎的吗?给我打死这个***!”姜楚芸在地上捂着自己疼得火辣辣的脸,她根本起不来!

孙婆子的眼神在姜楚芸和姜楚乔之间游动着,她又不傻,眼下姜楚乔跟疯了似的,她哪里敢上前!

姜楚乔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姜楚芸跟前,看着姜楚乔深不见底的眸子,姜楚芸吓得两条腿直往后蹭!姜楚乔一把揪住了姜楚芸的衣领冲她吼了起来!

“你是畜生吗?畜生看到同类被杀还知道悲鸣呢!你特么连个畜生都不如!吴婆子是个奴才没错,她也是一条命啊!你晚上不作恶梦吗?”

被姜楚乔这样一吼,姜楚芸完全懵了,她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姜楚乔瞧着姜楚芸这草包样子,手上一松,姜楚芸重新摔在了地上。

姜楚乔站起了身来,她环视了围着自己的人一周,开口了:“真不明白你们在姜府里呆着有什么盼头!今天的吴婆子,未必就不是你们明天的下场!草菅人命也不过如此吧?姜楚乔好歹和姜楚芸是一个爹生的,他们连自己的种儿都这样祸害,你们这些狗腿子看着就不心寒吗?”

那些婆子下人一个一个都不作声,可看彼此的眼神却各有深意。

姜楚乔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了,她抬腿往外走,那些婆子下人竟自动给她让出来了一条路,只是她走到小院的月牙门口时,又被人叫住了。

“楚乔,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这尖酸中又带着恨意的声音除了姜林氏,恐怕也没人能发出来了。

姜楚乔扭头冲着姜林氏笑得扭曲:“我去祠堂啊!你不是已经写信给姜老爷让他处置我了么?吴婆子是你们姜府上的奴才,我还看着你们怎么处理她的尸体呢!”

姜楚乔说这话还扫了一眼身后的婆子下人们,那些人个个眼神飘乎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姜楚乔扭过头看也不看姜林氏一眼便往祠堂的方向去了。而姜林氏便站在她后面,眼神毒辣地盯着她,直到姜楚乔的身影从她视线中消失了。

入夜了,祠堂里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姜楚乔在蒲团上坐了半宿了。吴婆子的死让她难受极了,可同时也提醒了她,这里不是她的前世,而且她也极不喜欢这里。先不说能不能回到她原来的世界,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想办法活下去!

姜楚乔叹了口气,这时,祠堂的外屋里响起了脚步声,她扭头一看,是一个提着灯笼和一个食盒的婆子。

那婆子走近了姜楚乔,将手里的食盒放下了道:“三姑娘还没吃饭吧,婆子自作主张给姑娘带了些干粮来。”

姜楚乔挑眉,看着那婆子的眼神越发疑惑。

而那婆子,她看了姜楚乔一小会儿,眼圈突然红了:“吴婆子的尸体被扔往乱坟岗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