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修真医仙在都市 江皓柳舒晴小说

2020-02-13 15:11

修真医仙在都市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江皓柳舒晴的名称叫《修真医仙在都市》,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修炼十几年终于下山,哎哟,绝症?看我出手治好!什么?你说他死了?小爷不让就是阎王也收不走。拳打保安,脚踢蒋大少,救死扶伤夺天地之造化。吹牛也要有吹牛的本事,我觉得你没有,我有!

《修真医仙在都市》 第2章 冰眩症 免费试读

“孩子,别耽误了医生,救病人要紧!”

“对啊。快出来吧。”周围的乘客纷纷对着江皓劝说道。

毕竟对这些人看来,医生给病人看病,是不需要有这些讲究的。

“呵呵,他是想救人吗?”江皓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指着男人的鼻子:“你们觉得他像是医生吗?我倒是觉得他是个十足的骗子!”

“说是想要给病人检查,其实就是想要脱衣服吃豆腐!”

“这是在火车上,你有仪器吗?你脱了衣服打算怎么检查,用你的手还有眼睛吗?”江皓冷冷的看着男人。

“我怎么检查我说了算,我是医生还要你来说我吗?还是说你也是医生?”男人被江皓的话问的有些心神不宁,气急败坏的对着江皓喊道。

“呵呵,你还真猜对了,我是医生。”江皓微微一笑:“所以我希望你出去,谢谢。”

男人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就算你也是医生,但老子在九州医学院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打转呢!”

江皓没有理会男人,他看向柳舒晴惨白的脸,发现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越发冰冷,如果再拖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是我刚才的话没有说明白吗?我再跟你说一次?”江皓冷冷的看着那男人。

“你这个心怀不轨的庸医,给我滚!”

江皓一吼,声如惊雷,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吓得男人倒退几步。

江皓视男人若无物,径直从他身旁走过直奔柳舒晴。

江皓的手还没碰到柳舒晴的头,就感受到一股寒气涌了过来,等到他的手碰到柳舒晴的额头时,那股寒气直接钻进了他的手掌里并向着手臂蔓延而去。

男人站在一旁冷笑道:“呵,我倒想见识一下你这土包子有多大的本事。”

他并不打算阻止江皓,而是一脸怨毒的站在一旁,准备看江皓出糗。

江皓将男人的话当做耳边风,他先是给柳舒晴试了试脉,然后撑开了柳舒晴的眼皮,当他看到柳舒晴的眼睛时,不由得大惊失色脱口而出。

“冰眩症!”

这病极为少见,是一种天生的病症。江皓只在爷爷的书里看到过。

冰眩症?

男人被江皓吼的一愣,但等他听清江皓所说的冰眩症时,不由得露出了嘲讽的表情:“什么狗屁冰眩症,随便乱叫个名字就能装医生了?我从医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听过这种病!”

江皓抬头白了他一眼,无视了他的话,默默的从编织袋里找出针包,取出几根银针。

他现在没有把握将柳舒晴的病医好,所能做的就只是用银针占时抑制,减轻柳舒晴的痛楚,给她多拖延些时间。

阳光透过车窗照射在银针上,反射出一股温润的柔光,一看便不是凡物。

这是爷爷给他的宝物。

江皓的动作被男人看在眼里,当他看到江皓拿出针包之后,不由的耻笑道:“我倒以为是什么,原来是银针。不过你若是想用这套针来救她,我看你是痴心妄想疯子!”

“我看你才是在贪恋这位小姐的美貌,打着医生的旗号实则意图不轨吧!”

男人推己及人,把江皓想象成了跟他一个目的的人,嘴上的话也更加恶毒。

江皓若不是担心柳舒晴的病情,像男人这样的社会害虫,他早就一拳打飞了。

无视了男人,江皓对着列车员说道:“病人的情况有些棘手,我需要一点时间,只能暂时稳住她的病情将她救醒,请你弄点热水还有一条毛巾,也请其他乘客暂时回避一下。尤其是他,千万不能让他进来影响我治病!”

说着,江皓的目光看向了男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列车员还没来得及回复,男人的脸上倒是写满了气愤。

我还以为这小子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是跟我一样的心怀不轨啊!

男人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却是一颗邪恶的心,他的眼中透露着恶毒,表面上却正气浩然的对周围人说:“看你毛都没长齐的样子,真以为自己拿包银针就是医生了?病人现在重病,万一出了什么事情,由谁承担!”

这男人耍起了计谋。

“我承担!要是因为我治病出了事故,一切的责任都由我一人承担,与在座的所有人还有火车部门再无干系!”江皓毫不犹豫的说道。

柳舒晴现在的情况特别危险,若是再不赶紧救治就真的危及她的性命了。

得到了江皓的回答,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冷笑,他要的就是江皓这样的回答。

周围很多人听了男人的话后,看向他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厌恶。那些久经人事的人又怎会看不出男人阴毒的用意。

男人对着那几人摆了摆手,打断了他们的话,转头看向江皓,讥笑着说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勉强相信你,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病人出了状况,你可别想着赖账!”

他已经知道柳舒晴的病不是一般的病,虽说看起来有些像羊癫疯,但却绝对不是羊癫疯,这样的病症最难下手,想要救活基本不可能。可这么漂亮的美女若是就这么死了怪遗憾的,所以他才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吃点豆腐。

但是没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一个江皓,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这让他怎么能不记恨江皓?所以故意让江皓说出这番话,看看他最后怎么收场。

话音刚落,其他人便都离开了这节车厢,只将江皓还有柳舒晴留了下来。

江皓慢慢脱下了柳舒晴的衣服,那光洁如玉般的身子出现在了江皓的眼前。

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胸口一阵燥热,江皓清除掉杂念,做了一个深呼吸,从针包中去除一枚两寸半的银针,缓缓的扎进了柳舒晴的穴位之中。

当第一根银针扎入之后,江皓也随之进入了状态,手中的银针一根根拿起,落针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最后竟有些看不清江皓的动作。

不多时,江皓就已经大汗淋漓,脸上的汗水从脸颊滴落,一股股热气从江皓的身体上飘了出来,整节车厢的温度也彻底翻了个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