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美人持刀萧婉夜无冥小说免费试读

2021-09-29 18:00

美人持刀

推荐指数:10分

美人持刀主人公叫萧婉夜无冥,是作者闷声发财最新创作,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萧婉家破人亡,死于非命,带着记忆和重生,这一世,她一定要让渣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美人持刀》 第八章:永安郡主 免费试读

“快来人啊,念卿姑娘昏倒啦——”彩月跌跌撞撞地跑出门来,心中发慌却还算冷静。

她打算去找人禀报王爷。

没成想,刚跑几步就撞上了一堵软墙。

彩月跌在地上,手掌磨破了皮,红色血丝瞬间溢出,她忍不住倒抽口气。

“哟,摔着了呐?”这把声音的尾音长长拖着,显得傲气又张扬跋扈。

彩月入府多年,自然知道说话的是谁。

她顾不得身上的疼连忙爬起身,低下头去:“彩月见过苏晚小姐。”

苏晚哼了一声:“算你识相,没有跟着那个捡回来的贱婢一样忘记了本份。”她冷嘲热讽。

“你,刚刚这么大声地嚷嚷着什么呢?难道不知道王爷最是讨厌吵闹么?”

彩月顿时想起自己原本要做的事儿,一看苏晚身后跟着几个丫鬟,便壮着胆子请求道:“苏晚小姐,念卿姑娘方才在房中昏倒了,急需请大夫......不知可否向苏晚小姐借个人,去向王爷报个信儿......”

“昏倒?”苏晚自动忽略了彩月后头的话,布满恶毒心思的眼睛亮了:“这可不是个好机会么?”

语毕,她朝身后一挥手,得意洋洋道:“你们瞧吧,我就说外头捡来的贱婢一般身上都带有恶疾,这不,出事儿了吧?你们,要是不想那个贱婢待在府里把恶疾传染给你们,就给我把她从屋里拖出来,扔府门外去!”

此言一出,跟着苏晚前来的几个女婢个个来了精神,架势满满的,竟要越过彩月往里闯!

什么?!念卿姑娘只是因为高烧才昏倒的,怎么变成了莫须有的恶疾?!

彩月大惊:“苏晚小姐听错了!念卿姑娘身子本就没好全又落水,这才晕倒的——”

苏晚却不给她再开口的机会,直接上前堵住了彩月的嘴巴,凑到她耳边恶狠狠道:“我记得你的父母妹妹都在王府里吧?怎么,违抗我的话的下场,你不曾见过?”

苏晚的恶毒名声,府里除了王爷谁不知晓?!彩月当然听过传言,她想到至亲,再加上双拳难敌众人,张开的手臂被几个丫鬟用力拍打脱了力。

念卿姑娘......

彩月哽咽。

就在苏晚带人为所欲为,将毫无意识的萧婉拖出房门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谢安然冲了过来:“你等恶仆这是在做些什么?!”

扯着萧婉手脚拖人的丫鬟们吓了一大跳,都纷纷松了手。

怎么会是这个小祖宗!

苏晚脸色难看:“永安郡主,此事乃是我燕王府的家事,清理身患重疾的家仆而已。”

“家仆?”谢安然冷笑,“本郡主之前说过吧,念卿得过表哥准许,不用奴婢自称的,所以,她和你们这些女婢可不一样!”

嘴里说着女婢,眼睛是看着苏晚的,那种蔑视的感觉,让苏晚咬牙切齿:“好,就算她和女婢不一样,但也不过是个家仆!既然是家仆,就该听主家的命令!”

“现在!我要把她扔出去喂狗!”

“呵。”谢安然有些恼了:“苏!晚!别让我用郡主的身份命令你!和本郡主相比,你不过是个奶妈所生的平民,别想在我表哥府里指手画脚!”

“你!”身份是苏晚永远的痛点,但她还算理智,眼看着谢安然随身的几个孔武有力的侍卫就要赶过来,她只能带着人离开。

“谢安然,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苏晚如同淬着毒汁的眼神剜过谢安然的身影。

翌日,对昨日发生的事一无所觉的萧婉刚醒转,谢安然冲进她房门,人还没到嗓门儿先到。

“念卿!”

她猛地推开门,门撞上墙壁再弹回来的声音让人牙酸。

刚醒来不久的萧婉被吓了一跳。

“永安郡主?”她茫然。

谢安然提着裙摆跨过门槛,来到床边一屁股坐下,大大咧咧道:“哎呀,我吓着你了?其实我昨儿就来过一次了,门口的小丫头却说你还昏睡着没醒,我才今儿来的。”

“哦,原来如此。”萧婉拍拍胸口。

谢安然有些不安地瞧她:“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你是指什么?”萧婉反问。

“呃......”谢安然转开脸,小眼神飘来飘去:“就是,就是前天我推你,引得苏晚针对你......”

昨天谢安然照常来到燕王府,就听说念卿再落水,还是无冥哥哥救的人。

而由于苏晚在场,所以她理所当然地就把萧婉落水原因归结到苏晚身上了。

萧婉的样子倒是很平静:“只要我是得到王爷的允许留在王府,苏晚迟早就会对付我,所以你有没有那样做没有什么区别。”

她避过秋元若不谈。

“但是应该不会那么快那么狠的。”谢安然很认真:“所以还是有我的错在里面,你就接受我的道歉吧。对了,我给你带来了不少好东西呢。”

她的情绪高昂起来,不知道从哪儿掏一个精致锦盒:“你瞧,这是我从我爹的宝库里找来的,据说对病弱之人有很好的效用,叫什么来着......”

锦盒的盖子有些歪了,露出了点里头盛物,萧婉无意扫过,认出是何物后眼前一亮。

“鹤首乌?”她脱口而出。

谢安然瞬间想起来爹爹说的就是这个名儿:“对对,就是鹤首乌,听说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我爹爹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才将它买回来......”

说着说着,谢安然顿了下。

呃,这么说下去好像有些不太对劲,给人多大恩惠似的。她连忙改口:“总之就是对人身体特别好,你收下就是了。”

萧婉抿了下唇,抬眸看进谢安然的眼里去。

“鹤首乌确是一种十分罕有的药材,甚至那些大药房内都可能遍寻不到,但是,我不能收。”

谢安然愣了愣:“为什么啊?”

萧婉无奈:“郡主你就这般把如此贵重的东西拿到民女这儿来,不怕你父王发现了,训斥你一顿?要知道收购鹤首乌之艰难,可谓是再多钱财都无用,而是靠运气......”

“运气啥运气呀。”谢安然将锦盒塞她手里,挥挥手道:“你就放心收下好了,我爹爹那儿还有一堆呢,我也是随手从锦盒堆里拿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