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洛晓靖冷御目录 洛晓靖冷御小说全文

2021-09-29 09:00

冷少萌妻:BOSS慢走不送

推荐指数:10分

洛晓靖冷御是著名作者桃蜜珞珞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文中洛晓靖冷御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传说只会搂着珠宝晶石睡的高岭一枝花,怎么有事没事就往她的房间跑。“这块晶石,雕一个小萌宝给我。”“抱歉,雕不出来。”

《冷少萌妻:BOSS慢走不送》 第4章 免费试读

渣男作势要抢,洛晓靖灵活的闪身一躲,戒指高高扬起:“装傻是吧,这枚戒指是上个礼拜你和许薇来我这里订的订婚戒指,钱是许薇付的,刷卡单和订货单我可都带着呢。”

赖是赖不掉了,可戒指不能说拿就被洛晓靖拿回去:“我和许薇的就是我的,我爱送谁送谁。”

竟能这么无耻?

“那你倒是把许薇付的钱还她啊,那是她要做手术的钱。”

渣男不屑:“不就是流产手术吗?去个小诊所五百块就搞定,一千块钱都用不上。”

洛晓靖目瞪口呆:“你让许薇未婚先孕,不但让她流产还让她去小诊所,你不知道弄不好会出人命?”

“是她肚子不争气。”渣男嫌弃的呸了口,“她怀的是女孩,我是我家三代独苗,她要想嫁给我,就必须生男孩!”

“口口声声说爱我,为我打胎再生男孩都不愿意,我说等生了男孩再结婚,她说我没良心?我怎么就没良心了?”

“她不愿意说要买房,嫁女儿她爸妈给买一套房子当陪嫁不是很正常的吗?我不过就是要把我父母名字加进房产证里并把他们接过来住,她就闹上了,我父母养我这么多年不容易,不应该孝顺吗?”

“我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她能嫁给我已经是高攀了,这才一万块钱的戒指就叽叽歪歪?”

洛晓靖本想怼一句名牌大学就教出来你这种人渣?现在她觉得没必要了,和他争论简直就是拉低自己的智商。

闹?他该打,单手扬起,洛晓靖照着渣男的脸狠狠的扇了下去。

啪!一声脆响。

“这一耳光,是替许薇打的,不要脸的无耻渣男,你喝下去的水咋没尿出来照照你自己的德行?”

“敢打我?你算哪根葱?”

渣男恼羞成怒,拽起她的胳膊一扭压在了桌上。

换上平时洛晓靖还能和他比划比划,可今天她被御饰的保安扔出去受了点轻伤,渣男这一扭,正好碰到了她身上的伤口。

“老子今天不打服你我跟你姓。”

眼看着渣男卯足了劲的耳光就要落下,冷冽的气息突然逼近。

渣男高举的手臂被大手禁锢在半空,洛晓靖就趁这个当口挣脱闪到了一边,抬眸,正撞上一对幽深的眸子。

冰山?

烙铁般的大手越收越紧,渣男一张脸变成了酱紫色:“哎哟疼,松手松手!”

“滚!”

手一扬,被甩出的渣男撞到了柱子上。

把着撞痛的肩膀,渣男愤愤的又想冲上来,冷御淬了冰的视线一扫,又被他极寒的气势吓的萎了。

“靖松坊洛晓靖是吧,我记住你了,我们走着瞧。”

洛晓靖故意抬高声调:“我会怕了你这种吃软饭的无耻渣男?”

再一转头,冰山呢?

顾不得再和渣男纠缠,洛晓靖快步的奔出了店外,颀长的身形没走出多远,她快速追上往他面前一横:“喂!”

真是可恨,就算她高昂着头,还矮了他不少,可气势绝不能丢,因为理亏的是把御饰搞的乌烟瘴气的他。

冷御垂了垂眼帘,眼底冷淡的光扫向她气愤的小脸:“有事吗?”

有,事……吗?

他不会以为她是要感谢他拦了渣男吧?

唇畔勾着冷嘲,洛晓靖哼了哼:“这么着急是去908号房和被录取的女生睡觉?泄题黑幕潜规则玩的真是666,就不怕遭报应?”

莫名其妙。

冷御眼底寒霜霎时聚起,拉开车门就上了车。

“你别想走!”

车已启动,冷御脚下油门一踩,轰鸣着引擎的车子如离弦的箭的般蹿了出去。

说了不许他走的。

洛晓靖想也没想飞身扑上,上半身扑进了后座,下半身悬在半空,随着打开的车门飘荡。

这女人莫不是疯了?

冷御凝眸盯着后视镜,洛晓靖乱刨着双手,咬着牙关试图能找个借力点让她爬进车内,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她就这样不顾死活上演着惊心动魄的一幕。

倔强的眼神和面试时如出一辙,冷御眸宇一暗,转动方向盘的同时把刹车踩到了底。

“啊!”砰!

划出的抛物线把洛晓靖甩进了车后座,巨大的惯性让她的头直撞向另一侧的车门,洛晓靖撞的眼冒金星,七荤八素间,冷御阴寒的低喝砸了过来:“下去!”

“我不下!”

洛晓靖本来就一肚子火,这下火气更旺:“赶我下车?没门!除非你承认泄题,向我们面试的考生道歉并重新面试。”

冷御懒的解释:“你确定不下?”

洛晓靖脖颈一扬:“不下!”

话音未落,车子如一只奔跑的猎豹,嗷的声蹿上了马路。

猝不及防的洛晓靖又撞到了头,揉着脑袋的她差点气炸,把心一横,她从后座上站起,气鼓鼓的往副驾驶座爬。

彪悍的举动让冷御冷沉的面庞有了丝龟裂:“你要干什么?”

“你别以为你不说话泄题这事就算完了,你就是把车开到荒山野岭,我也不怕你。”

她又说了泄题?

“什么泄题?”

开口问着,冷御车速却是没减,洛晓靖被晃的东倒西歪:“还装傻是吧?我告诉你,我洛晓靖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会发微博,我会去找冷御,我一定要御饰给我一个说法。”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冷御浓黑的眸子一紧:“把话说清楚。”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洛晓靖和他显然不在一个频率上,“怪不得在我答题的时候你又补充又抢答的,原来是怕有真才实学抢占名额,戏精附体演的挺真啊,可是没想到吧,你们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被我听到了。”

她恨自己瞎了眼,小店赚的钱都买了御饰的矿标,粉了御饰这么多年,换来的就是不公平的待遇。

“还说我捣乱?不但让保安把我轰出来,还扔出去,我是考生没错,我也是御饰的顾客啊,店大欺客,御饰早晚完蛋!”

冰寒的视线有了松动,冷御转头认真的打量起洛晓靖。

她活脱脱一座爆发的火山,清亮的眸子都被染的红通通的,愤怒的双手叉腰,倔强的瞪视没有在他的审视下有丝毫的闪躲。

“怎么?我说御饰早晚完蛋你不高兴啊?姑奶奶我现在还不高兴呢,你知道我为了能进御饰做学习生做了多少功课熬了多少通宵吗?你们不都是不承认吗?那我一定要找到冷御,把御饰的矿石都砸他脸上问问他,自己的员工都管不好,还做什么珠宝矿石大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