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古囚党峥最后结局 古囚党峥完结版

2021-09-28 12:00

弑仙录

推荐指数:10分

古囚党峥是作者我爱筱娟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我爱筱娟的代表做。内容主要讲述浩瀚宇宙,世间三界,尽演天地棋局。一个少年走出大荒,进入了繁华修仙世界。百年之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处处被算计。百年后,摆脱算计的他将怎样为自己而战?什么?魂帝是你的老婆?妖主是你的情人?青仙是你的小三?一个少年郎得如此天之骄女之青睐,看他如何泡妞,如何弑仙,如何跳脱天地棋局……

《弑仙录》 第十四章 吕杰与齐斌 免费试读

天洲,天城,在古囚飞行了半天的时间终于到达了,在半空中就能感觉到那座天城的宏伟庞大!古囚降落下来,徒步走到城门口。

“这就是人类居住的城池吗?好宏伟啊。”古囚看着眼前屹立在自己面前巨大的城门,一阵感慨,双眼里充满了希冀的光芒。

“十几天过去了,圣战风波还没有还没有平静吗?”古囚走进城门,走在天城的街道上,连平民百姓都还在议论那场圣战。

“冰糖葫芦,好吃又甜的冰糖葫芦。”大街上有小贩在叫卖。

“咦,冰糖葫芦,一定很好吃吧。”古囚两眼放光。

“大叔,冰糖葫芦怎么卖?”古囚眼里冒出兴奋的光芒,从小在大荒生活,这冰糖葫芦从来没有吃过,他非常的好奇,想要品尝。

“小朋友,一块下品灵石就行了。”卖冰糖葫芦的大汉,两眼冒着贼光说道。

“给。”古囚递给大汉一块下品灵石,然后接过大汉递来的冰糖葫芦,张嘴吃了一个。

“哇,好吃,再来几串!”古囚又掏出几块灵石给了那大汉,然后他抱着怀里的冰糖葫芦,一边吃,一边在城中转悠。

“呵,这小孩子就是好骗,一看穿衣打扮就知道从大山来的。”卖冰糖葫芦的大汉嘿嘿直笑,其实冰糖葫芦,一块下品灵石的一角就能买到,古囚明显被坑了。

“哇塞,这城中好吃的真是不少啊。”此时古囚嘴里正啃着大肉串,手里抱着爆米花,吃的不亦乐乎。

“咦,天城酒楼!”古囚两眼放光,看着自己眼前高大酒楼门梁上的牌匾兴奋的叫道,酒的味道他可是记得非常清楚,很好喝的东西。怀里的东西被他一股脑扔在地上,一蹦一跳的跑进了酒楼。

“人呢,人呢,我要喝酒!”古囚跑进酒楼,稚嫩的声音在酒楼中响起。

“嘿,这谁家的孩子啊,竟嚷着喝酒。”

“小娃子,酒这东西可不是小孩子喝的,快回去喝奶吧!”

“哈哈哈……”

酒楼中如今基本上人满为患了,所有喝酒的人听到古囚的嚷嚷声,都饶有兴趣的看着古囚。

“你才喝奶呢,你全家都喝奶。”古囚指着那名让他喝奶的年轻人恶狠狠的说道。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耍小孩子脾气。

“吆喝,小娃子,有些话可是不能乱说的,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吗?”那年轻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古囚。以一位长辈的身份教育古囚说道。

“哼。出门在外,要彬彬有礼,尊重别人,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吗?”古囚双手叉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喝酒的人愕然,这小子谁家的,不知道这年轻人的身份吗?

“臭小子,你说什么?”年轻男子脸色瞬间变了,古囚这句话毫无意外把自己主上骂进去了。

“说什么你听不懂吗?一副狗嘴子,吐不出象牙来,我要喝酒怎么了,与你有关?”古囚用鄙夷的眼神看着那年轻人。

“你找死!”年轻人脸色铁青,双手按着桌子,瞬间飞起,朝着古囚扑来。酒楼中喝酒的人都在看戏,感觉这少年要遭殃了。那年轻男子可是天城合欢教圣子的仆人,实力已经达到玄阶顶峰了,如果有机会随时可以踏入地阶。

“嘿嘿。”古囚平静的看着向自己扑来的年轻男子,人畜无害的笑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眼看着年轻男子拳头到自己的面前,抬手,然后出拳。

“咔嚓”

“嘭”

“啊”

三种声音传来。很多人都捂着眼睛不忍目睹了,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被人打断了骨头。可是这声音有点不对啊。众人目瞪口呆,躺在地上的不是那小孩,而是合欢教圣子的仆人,此时古囚正坐在他的身上,封了他的法力,然后拿着小酒壶往嘴里倒酒。

“好喝,好喝。”古囚一边喝着酒,一边称赞。

“啊,我要杀了你。”古囚身下的年轻男子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废话真多。”古囚毫不在意的一拳打下去,那男子,满嘴鲜血,几颗牙齿都崩了出来,然后他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并不是疼晕过去的,而是气晕过去的,一个小孩子,还没看清他怎么出手的,自己就已经被俘虏了。

“好强啊,地阶高手吗?”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这么年轻的地阶高手,还是个孩子。”

“真的太强了。”

酒楼中喝酒的武者都震惊不已。

“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吵闹?影响本大爷喝酒。”就在此时,从酒楼二楼走下了一男两女。开口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男子,身材挺拔魁梧,足有一米八,,脸庞俊逸,风度翩翩,手里拿着一把白色扇子扇来扇去。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麻布衣服的小孩,右手拿鸡腿,左手拿酒壶,正吃的不亦乐乎,可是被他坐在身下的人怎么有点眼熟?

“你这个废物。”白衣男子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自己的仆从,一声大呵,那昏迷的男子被惊醒。

“啊,僧子,内要给偶报凑啊!”那被古囚坐在身下的男子看到自己主子哭丧着脸叫道。不过那嘴里的血沫子直往外冒,外加少了几颗牙齿说话有点跑风,不知道有多么的滑稽,让周围的人忍俊不止。

“哈哈哈哈,僧子?”古囚刚刚吃饱喝足就听到屁股下年轻男子的呐喊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怎么回事?”合欢教圣子皱着眉头问周围的人,酒楼中肯定有看笑话的人,并不忌惮合欢教,有人开口,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合欢教圣子,脸色铁青,咬牙切齿,他大步走开,在古囚面前停下。

“哎,合欢教的圣子生气了,你看那脸色,啧啧啧。那小孩要倒霉了。”

“哎,这么小的地阶强者要在这里夭折吗?他可是天才啊。不行我要通知城主。”

有人看笑话,也有人为古囚感到惋惜,可是历史总是那么相似,人生到处都是转折。

合欢教圣子,举起他的大脚丫子,一脚踹下。

“让你惹事,让你不听话,踹死你,踹死你,惹事精,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合欢教圣子一边踹,一边恶狠狠的说着。

但是众人的表情怎么都有点古怪呢,原来,被合欢教圣子踹的人不是古囚,而是他那个狗腿子,可怜那个狗腿子刚刚醒来,现在又被自己的主子踹晕了过去,晕之前他还在纳闷,我才是你的仆从啊,为什么要踹我啊。

“妈蛋,这不成器的家伙,气死我了,竟给我惹事,小兄弟,不就是喝酒吗,来来来,吕大哥请你。”合欢教的圣子见把他那个手下踹晕了过去,才停脚,恶狠狠的说了一句,然后又抱起旁边目瞪口呆的古囚把他扛在肩上向楼上走去。合欢教的圣子可不是傻子,一个玄阶巅峰的武者被瞬间制服,最起码是地阶初期的高手了,年龄还这么小,绝对的天才,为了一个仆从得罪这样的天才少年不值得,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人出言不逊找抽呢,别人爱看笑话让他们看去吧,他不在乎,为什么呢,三个字,脸皮够厚!

“放下我,放下我,我自己能走。”古囚登着小腿,挥舞着小胳膊***道。

“没事,没事,就到了。”合欢教圣子吕杰说道。

“嘭嘭。”

“啊啊。”

两种声音传来,古囚终于解脱了出来。

在天城酒楼二楼的一个豪华包房里,此时坐着十几名天城的年轻俊杰,和天之骄女。而在一个桌子上,一个顶着两个熊猫眼的白衣男子正郁闷的喝着酒,此人正是合欢教的圣子吕杰。他旁边坐着刚才与他一起下楼的两名女子,对面却是正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古囚。

“吕兄这个样子可是比以前英俊多了啊。”另一桌一位身穿黄袍的男子说道。

“哼,你要感觉英俊要不也来两个?”吕杰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向嘴里灌酒,手还时不时的在他旁边两女身上游走。

黄袍男子哑然,摇了摇头,自顾喝起了酒。

“吕杰。你不知道收敛一下吗?”坐在吕杰邻桌的一名白衣女子说道。

“我说天门的小妮子?怎么,你有意见?哦?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吃醋了?”吕杰两眼放光,在那白衣女子身上瞄来瞄去。

“哼,把你的熊猫眼收起来,不然,哼哼。”天门的白衣女子威胁道。

“好了,都停下吧。”此时坐在包间最上方金色长衫的女子开口,她拥有着姣美的面容,妖娆的身躯,声音也如黄鹂般清脆。

众人都停止交谈,放下酒杯,聆听黄衫女子的下文,一人例外,那就是正在大吃大喝的古囚,他的小肚子犹如无底洞般,怎么也填不满,从坐在这里都没有停止过。

“吕公子,你这位小兄弟还没有为大家介绍呢。”黄衫女子轻启樱唇,美眸打量着正在大吃的古囚,眼神充满了好奇。

“其实我也不知道,还是他自己介绍吧。”吕杰眼神向古囚使着颜色,但是古囚只知道埋着脑袋吃肉喝酒,哪里看得到他。

“快点介绍一下。”吕杰用脚在桌子底下踢了古囚一脚。

“干嘛?”古囚抬起脑袋,不满的说了声,嘴角还挂着鸡骨头。

“介绍一下啊,大家都等着呢。”吕杰瞪着熊猫眼。恨恨的说道。

“哦介绍啊,那个,这个鸡吗,火候还差一点,没有烧的好吃,这猪蹄子吗,还行,有嚼劲,驴腿吗,可以,那个肉真是入口即化,酒也还行,最重要的没有美女,如果有美女在怀就更完美了,总得来说,还不错。”古囚一边嚼着嘴里的鸡肉一边咕哝着。

众人目瞪口呆,嘴巴张得大大的,即使平常非常注重自己形象言行举止的黄衫女子都目瞪口呆,连厚颜无耻的吕杰都捂着脑袋,把老脸埋在旁边一女子胸前,为他感到丢人。

“哎呀,这小兄弟有意思啊,同辈中人啊,幸会幸会。我叫齐斌,齐家的小少主,请问小兄弟大名?”一身穿蓝袍的十六七少年跑到古囚面前,紧紧抓住古囚的手,自我介绍道。

“你是小少主,那大少主呢?”古囚看着眼前这个张得挺英俊的少年,为什么总觉得他有点猥琐呢?

“大少主我哥啊!”蓝袍少年齐斌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脸皮……真的厚!”这是古囚对齐斌的评价。

“你们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的介绍不完美吗?”古囚满脸疑惑的看着众人。

“这位小朋友,你很有趣!”那身穿黄衫长裙的美女想来想去只能想到有趣这个词来评价古囚了。

“我说兄弟,大家的意思是让你自我介绍一下,不是让你介绍这些菜!”吕杰实在看不下去了,厚着脸皮给他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大家好啊,我叫球球。”古囚腼腆的笑了笑,然后说道。

众人眉头直跳,球球?我看还真是个混球,这是大家心里公认的想法。

“球球?球球,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叫球球。”齐斌在一旁哈哈大笑,腰都笑弯了。

“嘭嘭。”又是两下。

“让你笑,给你美容。”古囚妩媚的吹了吹自己的小拳头。

“你敢打我?”齐斌脸色通红,感觉很没面子,咬牙切齿道。

“打你怎么了?你咬我啊。”古囚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齐斌说道,意思好像是就打你了,你想怎么办吧。

“可恶,我,我,我忍了!”齐斌憋了半天,看到吕杰那两个熊猫眼,想必也是这小子干的,于是乎,他就忍了!

“来来来,不要这么哭丧着脸嘛,你看,你兄弟俩多像,坐这,咱兄弟请客,不要客气,尽管吃,尽管喝!”古囚自来熟的样子,拉着齐斌的手坐在自己旁边,然后拍了拍吕杰的肩膀。本来吕杰看到齐斌那两个熊猫眼还在偷笑,听到古囚的话后,笑不出来了,黑着脸怒视着古囚。

“我吃屁喝屁啊,丢死人了都。”齐斌在心里一阵诽谤。

剩下的人一阵无语,这球球在天城竟然让齐家的小少主,合欢教的圣子如此吃扁,不知道他是胆大包天啊,还是有强大的身份背景。

“好了,今天本来就是个小聚会,希望大家不要闹得不开心。”黄衫女子适时的开口。

既然黄衫女子说话了,众人也不在纠缠这个问题,吕杰和齐斌也不再发言,但是从两人的表情而言,仿佛如吃了苍蝇一般。

“不知白公主举办这次聚会有什么意义呢?”黄袍男子抿了一口酒,看着那黄衫女子。大家的眼神也都放到了黄衫女子身上,包括古囚也老老实实的等待她的下文。心想,自己随便来喝个酒,居然碰到天城才俊的聚会,也太巧了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