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岑欢薄晏完整未删减版 岑欢薄晏结局

2021-09-27 15:00

穿成首富他前妻

推荐指数:10分

岑欢薄晏是作者山河醉我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你没事吧?不然我让你压回来?老公?”

《穿成首富他前妻》 第3章 淮安,我只爱你 免费试读

公司后门。

薄晏终究还是被谢修文给弄了下来。

他脸色臭的要死,一副丧如考妣的模样。

谢修文给他带上口罩,又围上了围巾,还戴上了墨镜,这才欲盖弥彰地推着轮椅朝外走。

薄晏一把扯开围巾和墨镜,谢修文连忙阻止:“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我的爷!你现在可是社会典型的反面人物,等会市民看见你了,可是要砸臭鸡蛋的呀!快围上快围上!”

薄晏的嗓音寒冷的犹如十二月的天:“谢修文,你是不是脑子坏了!大夏天的谁戴围巾!”

谢修文连忙接着砸过来的围巾,深思了一翻:“好像是的,下次我会专门给你配个口罩,最好是能把你整个头都给放里面的!”

薄晏:“……你是不是有病。”

岑欢坐在床上想,原著里,最开始是薄晏来找原主商量,发一个声明。

但是却被原主拒绝了,原主甚至还动了手,打了薄晏一巴掌,然后在微博上反咬了薄晏一口,说自己被薄晏逼着录视频。

后面,谢修文出高价和她做生意,要她删了微博重新澄清。

原主是不作妖就会死,她收了谢修文的钱,不光没有澄清,还倒打一耙。

真是要多离谱就有多离谱。

岑欢扶额,再次感叹薄晏是个好人,还能让原主活到离婚,还拿了一大笔财产。

这简直就是活菩萨啊!

真好,现在这活菩萨是自己的了。

岑欢打开手机,顾淮安的消息就没有停过,隔五分钟就要刷屏。

岑欢把消息拉到昨天晚上原主对顾淮安的哭诉上,视线锁定在那几行发过去的消息上。

——淮安,我只爱你。

——淮安,你什么时候带我走啊!

——薄晏就是个瘸子,我一想到要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都要疯了!!!

岑欢:“……”

这段消息可以说比上面发过去的受伤图还要致命,至少对于薄晏单方面而言,非常致命。

图片被锤家暴,她可以配合解释。

可这段消息若是发了出去,炒上了热搜,那薄晏头上的绿帽子,可是一辈子都摘不下来了啊!

不行,这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必须给摘除掉。

岑欢房间里没有电脑,他去了西侧薄晏的书房,陈姨正在打扫卫生。

她见岑欢过来,连忙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夫人,您怎么过来了。”

岑欢笑了笑:“你出去忙吧,这边我来打扫,昨天我做的太过分,现在想补偿阿晏一下。”

她言辞恳切,陈姨不疑有他,点了点头,欣慰道:“夫人早该如此的,我们家二爷虽然脾气不好,但人的确是个实打实的好人。”

“我知道。”岑欢乖乖巧巧的接过抹布,等陈姨出去了一段距离,她立即将书房的门反锁,坐到电脑跟前,开机重启。

指尖飞速在键盘上敲打,没用多久的时间,她就建好了一个代码。

之前顾淮安为了讨原主欢心,把自己的手机密码,微信密码一起告知了原主。

这给岑欢省了不少麻烦。

她远程操作黑了顾淮安的手机,把和自己的聊天记录全部都清空了。

连同顾淮安号码登录的电脑和ipad也是,一次性全部清空,什么都没有留下。

为了以防万一,她还通过顾淮安的域名,找到了最近爆料联系的人,叫周书,是薄牧城的秘书。

原著里,薄晏第二大的死对头,就是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今天抹黑薄晏的这个热搜,就是薄牧城买的,他想要通过败坏薄晏的名声,让他失去薄家继承人的位置。

大家族继承人,个人信息在网上都是公开透明的,若是谁名声在外面臭了,基本上就算是弃子了。

除非是能挽救舆论。

岑欢废了点力气检查了周书和薄牧城手机电脑的数据,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

倒是她在薄牧城的私密相册里发现了许多不寻常的东西。

玩的挺开啊,她毫不客气的保存了下来,这才退了出来。

她将薄晏的电脑复原,椅子也一并摆好,长舒了一口气。

这下,事情就可以放心了。

她伸了个懒腰,看着时间,薄晏也该回来了。

她拿着抹布从书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刚到转角的时候,就看见薄晏坐在轮椅上,被一个米白色西装的英俊男人推入了房间。

岑欢小跑过去,一手扶着门框,一边亮着眼睛,满是期盼的说:“老公,你回来了呀。”

薄晏被她眼底的欢喜刺了一下,他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声音冷淡:“你去哪了?”

岑欢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手受伤了,好疼。”

薄晏皱眉,家里的私人医生是吃干饭的吗?!

“我问你,你去哪里了?!”他表情严肃,目光冷然。

岑欢走了进来,举起手里的抹布在他跟前晃了晃:“人家去书房给你擦桌子了,老公,你怎么这么凶呀,我好害怕。”

薄晏皱眉,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握住她的手腕,看着她手里的脏东西:“丢了。”

“好。”岑欢很是乖巧,马上就给丢进了垃圾桶。

薄晏翻开她的手心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看,有点破皮,红肿了一片。

岑欢本以为男人会关心自己,谁知下一秒,男人就收回了手。

他冷若冰霜地逼视她的眼睛,冷冷质问:“岑欢,热搜你看了吗?”

岑欢点头,脑子飞速的转动着想着回答,下一秒。眼圈就红了。

这事儿不好解释,最好的解释办法就是糊弄过去。

薄晏才在床上坐定,女人就扑了过来,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颈。

“岑欢,你干什么!”薄晏吼道,炸了毛。

女人柔嫩的脸颊在他颈便来回蹭了蹭,从未有过的触感让薄晏失控,愤怒地吼声中掺杂着轻微的颤抖:“岑欢!你疯了是不是!你放开我!”

沙发上假寐的谢修文蹭的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置信。

他非常有眼力见的朝外走,还给两人把门给带上了。

好家伙,才一天,就把这么难搞的女人给迷的神魂颠倒,果然不愧是薄二。

“岑欢!”依着他的力气将女人甩开简直是轻而易举,只是耳边忽然传来哭声,透过衬衫,肩上还传来了湿润,女人明显是在哭。

薄晏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他全身僵硬,捏紧拳头,生气道:“你和你的前男友合起伙来害我,把我逼上了热搜,我都没哭,你还有脸哭!”

岑欢抬起哭花的下脸,抽噎着红了的眼圈定定的望着他,哽咽道:“不是,不是前男友。”

薄晏冷笑:“对,是男朋友是吗?还没有分手是吗?!”

该死的女人,心里装着别的男人却还来撩拨自己,真是不知廉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