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咸鱼王妃被迫营业最新更新 郁婉卿凤萧免费读

2021-09-25 15:00

咸鱼王妃被迫营业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咸鱼王妃被迫营业》由知名作者优雅女鬼最新创作的玄幻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郁婉卿凤萧,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传闻权倾天下的长平王弑父杀兄,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传言定西侯府嫡次女郁婉卿是克母克夫克子之命,十八了还无人问津,天子在群芳宴上乱点鸳鸯谱,为两人赐婚,外界对他俩谁先克死谁拭目以待,就连当事人郁婉卿也日夜担忧小命不保,几个月后,郁婉卿,我怎么还没死,几年后,郁婉卿,想不到吧,我当皇帝了,真,物理神经病,想一出是一出男主VS表面波澜不惊,实际内心戏多到飞起女主

《咸鱼王妃被迫营业》 第1章 免费试读

六月季夏,烈日当空。

郁婉卿缀在父亲郁宁身后,看着面前巍峨又苍凉的宫墙和郁宁鼓励目光,幽幽叹息一声。

六月十五,大邕开国皇帝定下的群芳宴,意在嘉赏百官,特许官吏在这天携家眷入朝赴宴。

百年更迭,群芳宴渐渐发展出另外一层意思——相亲宴。

哪家有待字闺中的明珠或者有意娶妻的公子都可以在这一天交流相看,运气好的话,还有可能有幸得皇帝亲自赐婚。

而她,是及笄之后第四次参加了。

郁宁信心满满道:“婉卿,你放心。前些天我去灵泉寺找大师卜了一挂,他说你红鸾星动,这次一定能觅得如意郎君。”

郁婉卿偏头看了眼一脸不屑的郁竹梅,恨不得揪着郁宁的衣领大吼:“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我不算国色天香,也能称得上如花似玉,还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上知天文地理,下晓鸡毛蒜皮,文能吟诗作赋,武能骑马射箭......生在其他人家,求亲的人能把门槛踏破了,可至今无人问津,你就不能想想问题出在哪儿吗?”

可她不敢说。

说了不仅没用,可能还会连累郁宁被逐出家门。

郁宁,定西侯,可惜是个徒有其名的挂名侯爷。

定西侯府真正当家做主的是后院那两位。

郁齐氏,郁宁嫡母,一直不孕所以将郁老侯爷唯一子嗣郁宁养在膝下,但她一直坚信她能生育,以及血浓于水,不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都是养不熟的白眼儿狼,所以冷待郁宁。

在三十岁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生下爱女郁怜之后,她才想起修补和郁宁的母子关系,可郁宁早开始记事儿,于事无补。

郁齐氏担心郁宁成年后不能为她所控,她将侄女齐心玉接到侯府,准备到了年纪就让两人成婚。

郁宁平时脑子缺根弦,但在婚事上很有主见,也异常坚定。

他心仪礼部尚书千金黄梅,郁齐氏死活不同意,两人僵持不下,最终以郁宁一句“你不同意我去尚书府当上门女婿也是行的”结束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郁宁和黄梅过了一段平静幸福日子,奈何黄梅久病缠身,生下女儿郁婉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

郁齐氏以郁婉婷太小不能无人照顾游说郁宁续弦。

郁宁被整日哭哭啼啼烦得没办法,只能松口考虑,郁齐氏欢欢喜喜张罗,齐心玉以为终于能如愿以偿当上侯夫人,没想到郁宁出门一趟,带回了个渔家孤女姜氏。

齐心玉以为姜氏举目无亲,出身低微,是个软柿子,没想到姜氏软硬不吃,丝毫不畏惧她,倒是她在姜氏手中吃了不少软钉子。

姜氏也是个命苦的,生郁婉卿时难产而亡。

姜氏死后不久,郁齐氏又来鼓动郁宁续弦,并且指明要他娶齐心玉。

郁宁这次死不松口,坚称自己天生克妻命,不忍心再害别人,他以为她们姑侄会断了心思。

没想到齐心玉在定西侯府门口一哭二闹三上吊,郁齐氏嘴上自责没教好儿子,让他误了齐心玉一生,实则以死相逼。

这件事到现在茶余饭后都还能听见有人提及。

最终,郁宁和两姑侄各退一步,郁宁不娶妻,齐心玉为妾管家。

齐心玉生下龙凤胎郁竹轩和郁竹梅后,郁宁彻底成为空头侯爷。

郁宁大字不识几个,郁齐氏吃了秤砣铁了心让他走科举之路,结果显而易见,名落孙山,沦为笑柄。

当然,郁宁也曾反抗过。

他将郁婉婷和郁婉卿两姐妹寄养在黄家,然后留书一封上了战场。

郁宁是天生的将才,不到三年,他就从普通士兵做到了前锋将军,眼看他这个定西侯就要名副其实。

可惜天公不作美。

花朝节偷溜出去玩耍的郁怜遇上了六皇子,两人王八看绿豆看对眼儿了。

同年,老皇帝驾崩,六皇子荣登大宝,郁怜也飞上枝头变凤凰,一跃成为宠冠六宫的贵妃。

在前线拼死拼活,九死一生的郁宁没有等到加官进爵,反而等到了新帝即位,召他回京做御花园园长的圣旨。

看似殊荣,实则讽刺。

郁宁不得不回京,郁婉婷和郁婉卿自然也要回郁家。

郁婉婷还好,郁齐氏和齐心玉明面上不敢得罪黄家,对她较为宽容,所以她俩一股脑把气全都撒到郁婉卿身上。

幸好郁婉卿机敏,郁宁又护得紧,除了每日晨昏定省按时挨骂,也没受什么大罪,反正她全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转身就忘。

郁婉卿想过齐心玉不想让她嫁得太好,没想到她居然恶毒到根本不想让她嫁。

她和郁婉婷姐妹情深,郁婉婷出嫁后,前前后后没少为她忙活,牵线搭桥,每次在八字还没一撇就被齐心玉母女给搅和黄了。

渐渐地,大家对郁家对她亲事态度了然于心,说媒提起她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毕竟谁也不愿被荣宠不衰的贵妃记恨上。

全京城唯一相信她不是嫁不出去,只是缘分还没到的只有她脑子缺根弦的爹了。

“驾!”

马蹄声如惊雷,犹如踏在众人心上,何人敢在皇宫纵马?

众人循声望去,远方一身黑衣的男人驾马飞奔而来,在宫门口只是凉凉扫了眼侍卫,便肆无忌惮在皇宫横冲直撞。

近了,众人这才看清,男人手握缰绳,稳稳坐在马背上。他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好一副英俊相貌,只是眉目间化不开的戾气和双眼锐利眼神无端让人生畏,不敢直视。

不知道谁开了头,呼啦啦跪了一地,郁婉卿也拽着郁宁跪下。

郁宁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了好几眼,偏头对郁婉卿小声说:“我见过他,长平王。”

郁婉卿偷偷抬眼瞥了眼高头大马上的男人,蹙了蹙眉头。

长平王,姓凤名萧,字长衍,大邕开国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异姓王。

传闻他性格阴晴不定,暴虐成性,为夺兵权弑父杀兄。

然,他飒爽英姿,所向披靡,以一己之力平息边境长达近十年的战火。

边境,可以说是顺凤萧者昌,逆凤萧者亡。

虽然百官一再强调他封号长平取自希望大邕长治久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永保太平之意。

但知晓内情的还是对此嗤之以鼻,不就是当今天子害怕凤萧平了边境,担心他有朝一日会生出异心,以平分天下为诺安抚他。

不过皇帝每年都派特使去边境请他入京,每次都无功而返,今年怎么他主动入京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