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林梦惜上官天韵小说 林梦惜上官天韵目录

2021-09-24 21:00

待闺王妃

推荐指数:10分

林梦惜上官天韵是作者卋遗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的那男主林梦惜上官天韵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林梦惜上官天韵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她,生来尊贵,谁曾想一朝竟成了孤女。妹妹抢她夫婿,渣男送你不谢。害她性命,要你加倍偿还。他是妖孽王爷,放荡不羁,结果一见卿卿误终身。她要复仇,他给她匕首。她要天下陪葬,他给她权力。她要渣男身败名裂,他替她挡下所有伤痛。放下仇恨后,曾经陪她出生入死之人可还有命陪同。

《待闺王妃》 第5章 免费试读

到了晚上,趁着墨羽出去煎药梦惜将最近的事情理了理头绪,那日自己醒来时只有墨羽在身边,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外面人还不知道自己死而复生只当是自己假死,可是墨羽依旧还是有嫌疑的。

而林梦瑶自己的亲妹妹对自己的杀意丝毫没有减少,如果自己不能知道她为何会对自己有了杀意,那么自己还是无法活的安生,终日里活在痛苦之中。

然而,眼下自己根本就分不清敌友稍有不慎就是会遭人暗算,从林梦瑶这么猴急的性子来看,很明显,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失忆了,她都要让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说你,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她?”突然,一声懒洋洋的声音从梦惜的身边响起,猛地将梦惜的思绪拉了回来,吓得她连忙从枕头下将一把剪刀掏出来紧紧握在手里。

“什么人!”梦惜拿着剪刀缓缓向屋内的屏风后面走去,不知不觉中手心开始冒出细腻的汗水,壮着胆子向后看过去,只看见一片白色的衣角。

“你怎么又回来了。”梦惜看清了来人将手中的剪刀放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跟着自顾自的走了回来。

上官天韵见她方才紧张的模样分外可爱,忍不住咧了咧嘴笑了笑,回去后上官黎问了文修几句,那货没长脑子一样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抖露出来了,害得自己被上官黎好一顿臭骂。

好在这里的美人秀色可餐,自己那一顿骂也不算白挨,只不过上官天韵没有想到,自己帮了她不仅没让她感恩戴德,反而招了她的厌烦。

“这不是来瞧瞧你,是不是还活着。”上官天韵大方的从屏风后面一闪而过,毫不客气的拿起梦惜桌子上的茶杯喝了起来。

梦惜冷眼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余光微微瞥向了窗外,见外面监视她的人影已经消失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这上官天韵果然已经看出什么端倪来,自己在他的面前丝毫秘密都藏不住,他敢这样闯进自己的屋子来说明外面的人已经离开了,这敌友不分的人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你就不怕我?”

“王爷说的哪里话,要是真的想对小女不善,岂是怕能躲得了的?”梦惜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从他进来起就一直盯着自己,上下打量,明明知道自己厌恶不也还是这样做了,净问些没有用的。

再瞧他那收放自如的举动,分明是闯关了姑娘的闺房丝毫不知道忌讳,梦惜就不明白了这样一个人,怎么倒成了皇城里各家贵女的倾心之人。

上官天韵一听,爽朗的笑了几声。这女子果然没有外面传言那样简单,一颗玲珑心,只可惜还不是被自己的妹妹所害。

“你可知她为何要害你?”上官天韵接着问道,眼里的挑逗之意溢于言表,很明显林梦惜这个女子已经挑起了他的胃口。

一听他这话,梦惜很不乐意的看了他一眼,自己要是知道还至于混到这幅田地,她林梦惜是林家长女,是林老太爷宠大的,何时受过这般委屈。

“这不是王爷该关心的,王爷看过了,小女还活着,没什么事请回吧。”

上官天韵一听,这美人是下了逐客令了,刚想要接着挑逗一番,可这时候门前出现一个人影,这才停止了行动,来日方长何必在乎这一时半刻的。

林梦惜也注意到门外的来人,等墨羽进来时再回头看哪里还有上官天韵的影子。这人将自己看的这样透彻,却又不透露半点自己的心思,当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小姐,你方才是在和谁说话啊?”墨羽端了药进来有些惊恐的问道,虽说自家小姐活过来是喜事,可是这大晚上的她突然自言自语也是怪渗人的。

梦惜听罢,心中顿时生出一计。这刘御医虽然将所有的过错自己拦下来了,可自己终究是没能真正躲过流言蜚语,否则那上官天韵也不会放低身份溜进来瞧自己。

若墨羽当真是林梦瑶的人,自己活过来时的具体情节迟早会被人传出去,日后自己抛头露面的时候难免又被她摆一道,与其被动倒不如趁着现在吓一吓墨羽。

都说人在受了惊吓时的表现是最真实的,近早弄清楚墨羽的身份自己也能尽早想出对策来。

“你难道看不见吗?”说着,梦惜装作十分惊讶的问着墨羽,手指向了身后的屏风。

那屏风是有年头的东西了,因是先人的得意之作,上面的山水秋萍乃是有名的画家做著,放在今日两个旷世奇才合力之作也是少有的,因为梦惜喜欢,老太爷特地送给她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东西,才能让墨羽更加信服,相信自己真的能看见她看不见的东西。

墨羽一听当即白了脸,瞳孔跟着放大,就连端着药碗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仔细看了看梦惜手指的方向,可无论自己怎么看,那屏风上只有一幅山水画,根本看不见其他的什么。

“小姐,这上面什么都没有啊。”墨羽伸出手在梦惜的面前晃了晃,见她依旧是一副认真的模样终于慌了神,将手上的药碗打翻,边哭边跪在地上。

梦惜原本冷眼的看着她,见她跪在地上心突然彻底凉了,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反应,墨羽啊墨羽,你未免太让人失望了。

只见墨羽抱着梦惜就是一直哭,一句话未曾说过,等哭的差不多了接连的啜泣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抬起头见自家小姐依旧看着屏风,这才慌忙的直起身来,张开双臂,将梦惜死死护在身后。

“我我,不管你是谁,都不许动我家小姐!”墨羽壮着胆子,声音分明在颤抖但是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只是说着说着人不自觉的慢慢向后走,等踩到了打破的药碗,墨羽捡起一片碎片就对着空气乱比划。

梦惜看见她这样当即愣住了,墨羽这丫头从小跟着自己,年纪没差几岁,平日里也是极稳重的人,没想到竟然也有如此失态的时候,更没想到的是,她跪在自己的面前不是求自己原谅,反而试图保护自己。

墨羽对着空气比划了几下,跟着渐渐又见了哭声,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回过头来抱着梦惜的腰就开始哭,这时候梦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一身粉色纱裙估计是要不了,好在天气转冷以后也穿不上了。

“你是真看不见啊?那画上面的石桥上不就站着个人吗?”梦惜十分无奈,只得找个借口随便敷衍了事。

墨羽的性格她是最清楚不过的,平日里就怕这些怪力乱神,若她真的心中有鬼早就跪在地上口不择言,交代个明白了,再加上这一整天过去了,也没听见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传闻,看来她确实是不知情的。

听到梦惜这么一说,墨羽的啜泣声瞬间就止住了,连忙站起身来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那画中的石桥上何止有一个人,合着自家小姐说的是画上的人,害的她刚才都准备表忠心护主殉职了。

“还不收拾了。”梦惜见她终于不掉眼泪了赶紧甩开她将自己身上弄湿的衣裳换下来准备就寝了。

墨羽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咧了咧嘴,两个人都不再提方才丢人的事。墨羽自打到了林府就一直跟着梦惜,梦惜养在别院的时候不经常出来走动,是墨羽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的,甚至可以说,她要比于氏更加了解梦惜。

林府是大户人家,林老爷又是护国公这府上的规矩繁多,除了屋子里贴身伺候的丫鬟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字,其他的奴婢都是一些贱名入不得耳。

而墨羽的名字是梦惜亲自起的,又是长房嫡女,梦惜受宠墨羽在府上的下人中地位也要高出一等。每当和二小姐屋里的人碰面也是要让她几分的,墨羽对梦惜的感情忠于主仆,深于姐妹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

“老太爷今日回来,可有说什么?”

“到没什么特别的,做不过是刘御医的事情,不过总算是给了圣上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只不过,将军今日来过。”墨羽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

自从自家小姐醒来忠王都来看过了,可是南宫将军却迟迟看不见身影,好在前日在大殿上的事情她还不知道,只怕了只怕是又要难过的。

梦惜应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了。

刘御医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当今圣上虽然年纪不大可偏偏是个信天命之人,当初先皇废掉的天机阁他又重新任用,让那李氏一族几乎一夜之间崛起,这个时候能让他相信自己是假死之事已经不容易了。

至于南宫玉,墨羽哪里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梦惜早就知道了,尽管梦惜在心里替他找过无数个借口,可作为他未过门的妻子被他如此对待,实在太让人心寒。

再加上有老太爷拦着,他自然是见不到自己的,为了不让自家人为难,梦惜才不曾提及南宫玉这个名字。一想到明日又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日子,梦惜恨不得就这样想着南宫玉一直做着美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