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林梦惜上官天韵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林梦惜上官天韵

2021-09-24 21:00

待闺王妃

推荐指数:10分

林梦惜上官天韵是作者卋遗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咱们接着往下看她,生来尊贵,谁曾想一朝竟成了孤女。妹妹抢她夫婿,渣男送你不谢。害她性命,要你加倍偿还。他是妖孽王爷,放荡不羁,结果一见卿卿误终身。她要复仇,他给她匕首。她要天下陪葬,他给她权力。她要渣男身败名裂,他替她挡下所有伤痛。放下仇恨后,曾经陪她出生入死之人可还有命陪同。

《待闺王妃》 第3章 免费试读

不一会功夫,梦惜在墨羽的搀扶下回了自己的院子,在墨羽和于氏的守护下逐渐睡去,等御医来了也难以相信气死复生之事,可梦惜一个大活人正躺在床上有节奏的呼吸着,御医也就不得不相信了。

“刘御医,小女如何?”林贤书和护国公在外等候多时,见刘御医出来连忙上前询问。

林贤书是长房嫡子日后林氏大有可能由他持家,他又是老来得子,对这个冰雪聪明倾国倾城的女儿十分看重,以至于这么多年对她如同儿子一般栽培。

“大小姐已无大恙,只是身体十分虚弱,想来是这些日子滴水未进的缘故,老夫开几幅滋补的汤药,将养几日就无事了。”说着,刘御医拿起笔在纸上潦草的开了方子,交由下人出去拿药去了。

眼下外屋里四下无人,屋里的下人十分有眼力见将房门关上在外面守着去了。刘大夫见状当即明白护国公的意思,三个人也不绕弯子,打开天窗说亮话。

“昨天我来的时候,大小姐确实是咽了气的,想来今日不少前来的宾客也是都见到了的,而眼下人死复生,这恐不符天理。”刘御医看着护国公意味深长的说道。

“老朽明白。”护国公接过话接着说道。人死而复生本来就是逆天而行,这样的事就算是放在平常百姓家都会被人拿出来说道说道,更何况是在天子脚下。

所以说,虽然梦惜现在是活生生的躺在里屋,可到底能不能活下来现在才是关键,如何堵住悠悠众口又不被人说三道四才是眼下最关键的问题。

林贤书十分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自己这个女儿从来都是掌上明珠,是几个人精心呵护长大的,如今好不容易过了这个砍,难道还要再让她受人议论不成,梦惜从来都是个骄傲的人,如何能受得了这口气。

“所以,老夫今日前来,是在为自己昨日的过错赔罪来了。”过了半晌刘御医缓缓开口道。

护国公和林贤书二人一听,立刻看向了刘御医,见他眼神坚定,两个人当即也就明白过来了,护国公更是放下手中权杖对刘御医拜了三拜,他这话的意思就等于是在替梦惜寻了一条生路,而将所有过错都拦在了他一人身上。

“谢刘御医给小女的再生之恩。”说罢,林贤书当即跪在了地上,面对这二人如此重谢刘御医慌忙的扶起弓腰的护国公。

“林老当真是折煞老夫了,大小姐昨日溺水,本就吊着一口气,如今这一口水咳了出来自然是无事,都怪老夫医术不精害的小姐耽误了一天的时间,险些命丧黄泉。”刘御医如是说道。

护国公听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几个人也就商定出一个固定的说辞,要么刘御医也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诊治稍有偏差也是说得过去的,眼下只要有了这个正当的理由,梦惜才不会被人当做异类存活下去。

翌日,梦惜感觉身上有些冷,渐渐的寒气入体就好像是又被人推下水一般,跟着人就惊醒了,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她头顶上的透粉纱帐。

这是她自己的闺房,自己差点都忘了自己已经是再生之人,那若水河畔只怕是要晚些时候渡了。

“小姐。”墨羽此时端了洗脸水进来,见梦惜躺在床上双眼空洞忍不住上前轻轻叫了一声,这一叫反而将趴在床边的于氏吵醒了。

“惜儿,你醒了。”于氏十分关切的问道,梦惜看着自己的娘亲在自己的身边守了一夜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化作泪水涌了出来。

“惜儿不怕,不怕啊。”于氏一见梦惜哭的这般委屈一下子慌了神,将自己的手帕拿出来不住的给梦惜擦着眼泪。一旁的墨羽见了也忍不住跟着掉起了眼泪,她是自小跟着梦惜长大的,哪里见过小姐受这样的苦。

梦惜一面哭,一面用手死死抓着被角,她这一肚子的委屈谁能明白,自己当做是亲生妹妹的人竟然一心要她死,昨天夜里见自己活了过来,林梦瑶满脸的惊恐更是说明了她害自己之心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了。

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梦惜分明看见躲在外面的赵姨母见到自己也是一脸惊恐的模样,试问哪个人看见自己的亲人死而复生不是喜极而泣,只有一心害她的人才怕她活了过来。

可是眼下自己只能装傻卖楞的混日子,无法同自己的母亲诉说冤屈,甚至不知道她身边的墨羽是不是一心跟着自己的,明明亲人就在眼前可却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

三个人哭了一会,见梦惜不再啜泣这才稍稍梳洗人也精神了不少,坐在铜镜前,梦惜的小脸被于氏这么一打扮十分惊艳,明明是气色不好的人,可看着总有种病态美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保护的欲望。

梦惜看着镜子里的于氏出了神,自己的娘亲身子不好,自她记事起父亲就总说要她懂事,所以梦惜也一直很懂事从来不缠着于氏撒娇,谁想到经此一日,于氏消瘦了不少,更是在床边陪了她一夜,这一切还都要拜林梦瑶所赐。

“夫人,您守了一夜了快回去休息吧,否则老爷回来又要责骂墨羽了。”墨羽将屋子收拾好后连忙催促道,于氏也是累了,可是看着梦惜却十分不舍。

“娘亲去吧,否则父亲也要怪罪惜儿的。”梦惜有气无力的说道,自己知道她这是怕看不见自己又要天人相隔。

于氏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离开了,见她一走梦惜立刻回到了床上靠在一边,丝毫提不起力气来。昨日因为仇恨和怒火支撑着她从棺材里爬出来,可这一夜过去了,她还是不能完全适应自己的身体,每走一步路都十分吃力。

“小姐,你怎么了?”墨羽回过身来就看见梦惜靠在床边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人虽然强撑着,可她看得出来此时的梦惜十分虚弱。

“无事,老爷呢?”梦惜轻声的说道,墨羽是跟了她最久的丫鬟,如果连她都背叛了自己那自己这回可真的就是孤立无援了。

墨羽一愣,不知为何现在的小姐和方才的有所不同,看着她的眼睛又恢复了往日的光芒,墨羽总觉得自家小姐不想是真的伤了脑子而是单纯的虚弱罢了。

“老爷和老太爷进宫去了。”墨羽如是的说道,跟着将老太爷吩咐的事情又向梦惜说了一遍。

原来自己重生的事情根本就瞒不过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是谁将消息透露出去的,眼下外面的人都已经知道梦惜活过来的事情,好在几个人早有准备,刘御医一早就进京负罪请辞去了。

梦惜微微垂下了眼眸并不作声,不用墨羽说她都能猜到,这消息定是自己那个好妹妹散出去的,只是这么做对自己反而有力,按照刘御医的说法,自己根本不是重生,而是假死之人。

要是活过来的再晚些反而不容易让人信服,话说回来倒真是多亏了刘御医,这主意也就只有他想的出,更庆幸的是,昨夜自己醒来时身边只有墨羽一个人,刚好还能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她的衷心。

“只可惜,刘御医这样的年纪不能在皇城里安享晚年,反而为了我请辞。”梦惜无奈的说道。

“小姐你忘了,当初老太爷对刘御医有恩,这恩情他自然是要还的,更何况,他既然已经牵扯其中,怎能落得个干净,如此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墨羽见梦惜十分落寞连忙安慰道。

梦惜听后点了点头,也就不再提及此事了。自己住在别院多年,墨羽也是一直跟在身边的,她这个名字还是梦惜七岁时给她取的,那时候刘御医还不是今时今日的地位,经常出入别院,打那时起梦惜就知道他同老太爷的关系匪浅。

到了晌午,梦惜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吹吹风,总好过待在屋子里十分压抑的好,墨羽这时候回去给梦惜取披风去了。

原本梦惜的身子还很虚弱该是在屋子里休息才是,只是眼下老太爷和自己的父亲都不在府上,这个时候林梦瑶和赵氏要是采取什么行动自己可就躲不过去了。

梦惜自己也知道,就算是自己装傻也躲不了多久,换做是她自己也不会留这么个风险在自己身边。只不过自己现在既然装傻,就要装到位,眼下该是好好计划下一步计划才是。

“喂!”梦惜正绕着一个松树活动筋骨却听见头顶传来一声叫喊声,抬头看去,只见一身着蓝色衣衫,散着头发的男子趴在围墙上。

好一张祸国殃民的脸,青丝垂在耳边,秋风吹过十分撩人,难怪这皇城里的姑娘大多倾心于他,只可惜却是个不学无术的登徒子,上官家老爷必定是为了这个未来的当家人操了不少心吧。

两个人一上一下对视片刻,这一双眼睛如此明亮,可眼神里却隐藏着悲伤,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人竟然也有悲痛的一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