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李玉京关云龙小说 李玉京关云龙

2021-09-24 15:02

仗剑弑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李玉京关云龙是作者涤纶螺丝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内容主要讲述一场灭门带来的复仇屠杀;一个轰动江湖的传奇秘宝;一代武林新起的各路枭雄;一卷混乱终结的话外江湖。

《仗剑弑天下》 第九章 垂怜我一生孤独,垂怜我惜你无助 免费试读

“两句哥?你能不能跟我们讲讲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吗?”

“两句哥,你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比我都快?”

“为什么你不喜欢说话啊两句哥?”

“怎么回事啊两句哥,非要我威胁你你才会再说话吗?”

当少年吃完饭之后,李玉京和谢紫荆好像都已经喝多了,两个小青年在他对面一个拿着酒杯在自己眼前晃,一个拿着鸡腿在桌子上划拉,嘴里面喊自己“两句哥”,眼神都非常迷离了,结果还是不停的询问着自己的事情。

少年看着这两个喝多的人,一个是对自己坚持不懈的少年,另一个是拥有一双让自己都非常倾慕的美丽双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跟这两人产生这样的纠葛,毕竟他之前从师父那里出山之后,到现在除了必要的话以外,刚才他说的“两句”这两个字好像是他从出师到现在唯一两个跟自己复仇没有关系的字。

也许他只是他孤单了,也许他只是希望这两个美好的少年少女能够在自己身边停留的时间长一点,也许现在在这个没有雷雨的白天里他真的需要找一两个朋友谈一谈自己的的内心世界。

所以现在少年已经吃完了,但是还没有离开。

他看着对面的两个喝多了的美好男女,无厘头的喊着自己“两句哥”,问着自己一些无厘头的问题,他甚至也想喝两杯,然后有说有笑的跟他们一起体验一下同龄人应该有的生活。

但是他不能,因为两个字,仇恨!

自古以来,爱情就像是旋涡,从“英雄难过美人关”到“恋情若是长久时”,无数歌颂爱情的诗词歌赋让人们对爱情的理解变得简单——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但是谁人可知,其实仇恨才是真正的旋涡,没有人能够从仇恨的漩涡中逃脱,因为旋涡之下就是深海,而旋涡之上则是天雷!

“两句哥,你有名字吗?要不然我们一直喊你两句哥也有些搞笑了。”

李玉京迷迷糊糊的说道,同时他那双迷离的眼睛还在酒桌上寻找没有喝干的酒杯。

少年并没有回答,只因“名字”这两个字将他的思绪拉回了从前,拉回了曾经他还有名字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有父母,而他的父母正在郁郁葱葱的庭院里呼喊他的名字,在高大的假山中寻找他顽皮的身影。

小时候他最喜欢的就是藏在假山的洞穴里听他母亲焦急的呼喊他的名字,听他父亲淡然的朗读着诗词,听春日飞回来的家燕婉转的叫声,听冬天落雪后家人踩在雪上的酥软声。

小时候,他喜欢让人们寻找他,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确定自己不是孤身一人,他才知道还有人在乎他、有人爱他,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为了不孤单,为了所有爱他的人,为了所有他爱的人。

但是现在,他孤身一人的寻找了多年,孤身一人的在密布着雷云的夜色中寻找。他寻找的便是他活下来的意义,他寻找的是他的仇人!

每一个惊雷炸裂的夜里,他都要杀掉一个自己家族的仇人!

每一个惊雷炸裂的夜里,他都要再次强调自己永远是孤身一人!

只有孤独才是他最好的伴侣。

孤独不会让他身处险境;孤独不会让他再有牵挂;孤独不会让他撕心裂肺;孤独不会让他再增添仇恨!

李玉京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酒,索性作罢,再次趴在桌角闭上了眼睛。

谢紫荆长长的睫毛搭在美丽的眼睑上,半睡半醒的样子搭配着可爱的脸蛋上朦胧的红晕让少年想到了自己母亲年轻时的样子。

夏天即将到来,太阳还挂的很高。他却觉得寒冷。

寒冷是因为他的手,苍白的手再次攥紧了黑布包裹中的短剑。

寒冷是因为他的名字,一个早已经淡忘的名字随着一个被灭门的家族早已经在这江湖中逝去。

五年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

五年可以让一个壮年侠客变成官道旁卖茶的老者,五年也能让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变成一个在黑色夜空下杀人于无形的刺客!

五年前他是一个少年,五年后岁月依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明显的印记。

擦掉少年脸上的污垢与灰尘,少年的脸颊是苍白的,少年的鼻梁是坚挺的,少年的嘴唇是干裂的,少年的眼睛是迷茫的。

五年后的少年并没有显著地成长,身形没有壮硕与魁梧,除了长高了一些,除了那些少年应该有的神采在眼中消逝了而已。

听着李玉京的呼吸,少年已经知道李玉京即将睡醒。那么现在也就是到了少年要离开的时候了。

要等到李玉京醒了少年才会离开,因为少年不希望让这两个美好的男孩女孩处在一个危险的状态。

对于他来说,杀戮除了为了将自己的仇恨安抚以外,也是为了让这个江湖中的弱小受到保护。

少年走到与他们平齐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谢紫荆轻微的呼吸声似乎是在呼唤他能够长久的在她身边陪伴,但是少年无法陪伴,只是这一小段时间的停留就已经让他感觉到不安。

他现在必须离开了,他还要为晚上的复仇做准备。

“今夜有雷雨。”

少年刚要离开,李玉京已经醒了,并用这句话再次停住了少年的脚步。

“刚才我们见到了执法长老,但是我还没有见过能够杀掉他的人,直到现在,包括你,也不能。”

李玉京一字一句的说道。

谢紫荆此时揉了揉眼睛,好像要从舒适的午睡中被吵醒。

少年没有反应,慢慢的走到了门口,看着温暖的阳光穿过屋檐,看着街上搬货的壮小伙正在用挂布擦汗,他自己却觉得寒冷,寒冷无比,坠入了深渊。

“我知道变色龙是你杀的。”

李玉京跟了过来,平静的说道。

很显然,这一句并没有再次留住少年的步伐,也许是阳光令少年感到不适,即使他很冷,他也要离开这里。

“我看过鬼子六的伤口,跟变色龙的一样。你的剑法绝世罕有,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们呢?”

李玉京这一句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少年已经迈出去的脚又收回了酒店的门槛里,死灰色的双眼盯住了李玉京。

像是琥珀,又像是浅海的珍珠,万花筒一般的眼神仿佛映射着世间所有的美好。

李玉京的眼睛虽然没有谢紫荆的那双眼睛美丽,但是李玉京眼中的光芒却仿佛此时此刻,春尽午后,温暖大地的太阳。

他的眼中竟然有太阳!

却融不开少年眼中的万年寒冰!

少年盯着那一双眼,像是冬日里无处取暖的流浪者看到了冰面上反射出来的阳光。

李玉京看着少年的眼,就像是身无分文的旅人看着冬日里干枯的树干上对他嘲笑的乌鸦。

李玉京知道下一句是关键,如果下一句没有说到点子上,少年就会离开。少年一旦离开,他就再也无法找到他,知道明天在龙凤楼里发现他被执法长老揉碎了的身体。

“我要跟你决斗,就在今夜!”

李玉京说完,少年毫不在意的一只脚已经跨出了门槛。

“因为谢紫荆喜欢你!”

少年又停了,少年不得不停下来辨别这一句的真伪。

“她本来跟我青梅竹马,结果一看到你就对你恋恋不舍!今天晚上就在这小饭馆门口,我要跟你一决高下!”

李玉京为了演的更加逼真,一把拽住了少年后颈的衣领,然后继续说道:“就在第一声雷声的时候,我和谢紫荆在这里等你,我要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的如意郎君,你要是不来我就带着她一起去执法长老那里找你!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我和她的爱情坚如磐石,我一定要杀了你!”

少年转过身,李玉京的手自然搭在了少年的肩膀上。

笑了,少年伸出另一只手,也搭在了李玉京的肩膀上,同时那抹了不少灰尘的脸上晦涩的出现了一个类似于笑容的表情。

他很少笑,这五年里他根本就没有笑过。所以此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笑,但是他想表达的确实是笑,笑李玉京这个办法的幼稚,笑李玉京对他的珍惜!

李玉京看到了少年脸上的表情,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少年笑了!

当少年笑的时候,他脸上的污垢仿佛全部消失,他上扬的嘴角,浅浅下陷的脸颊让李玉京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甚至是少年双眼中的寒冰仿佛也出现了一丝裂纹,冰河始解,万物都在这晦涩的笑容中绽放出了生命的光华!

对于李玉京来说,此时他看到的不是少年的微笑,而是少年对自己的认可。他没有想到少年笑起来竟然是这样的美好,那种光芒绽放的感觉,那每一寸皮肤的褶皱都让他看到了生命之花绽放时的美丽。

当然了,当李玉京惊讶的合不拢的嘴巴里的一滴口水滴到地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是不是有些激烈了,于是便收回了自己的胳膊,尽量让自己在少年的笑容下保持镇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