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我是宠夫狂魔》全集免费(苏黛雪蒋霆舟)

2021-09-24 12:01

《我是宠夫狂魔》 小说介绍

《我是宠夫狂魔》是由作者程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我是宠夫狂魔》精彩章节节选:“小侯爷,我们都是糙老爷们,做吃的根本不在行,做的糕点馒头压根没人买,徐达的铺子上个月还亏了。我那打铁铺倒是好点,上个月赚了二两银子。”怕小侯爷骂,他都不敢说是靠哥仨袒胸露乳拉来的生意。现实与计划出入...

《我是宠夫狂魔》 第十六章 许了人家没有? 免费试读

“小侯爷,我们都是糙老爷们,做吃的根本不在行,做的糕点馒头压根没人买,徐达的铺子上个月还亏了。我那打铁铺倒是好点,上个月赚了二两银子。”怕小侯爷骂,他都不敢说是靠哥仨袒胸露乳拉来的生意。

现实与计划出入太远,许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这个月肯定不错。”牛大突然想到什么,憨笑道:“苏禾那一单,我就可以赚四十九两。”

提到苏禾,许戈眼神骇人,“我让你查的有结果没?”

不提还好,提起来牛大肺都炸了,骂道:“小侯爷,属下查到了,那个贱人天天跟胡狄搞一起。”

胡狄,首富的儿子?

“她都做了什么?”许戈深呼吸。

“她把胡夫人怀了十几年的鬼胎取了出来,昨天胡狄又带她去给县令夫人的狗剖腹取子。小侯爷,这贱人整日勾三搭四败坏你的声名,要不要属下把她……”他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许戈想抹他的脖子。

“她做这些事赚了多少钱?”无利不起早,现在的苏禾算盘打得精,不会平白让被牛大讹走五十两。她昨晚说过,那是吃饭用的家伙。

提到钱,牛大再次低头,支吾不语。

“说。”许戈脸色阴沉。

“七……七百两。”

许戈差点没气晕过去。他几十号兄弟,干死干活一个月才赚六两,她两三天赚了七百两,怪不得昨天就赏了他五两银子。

不生气不生气,他也才赚了十六文钱,还是在她帮忙下才赚的。

“派人跟着她。”

牛大不禁欣喜,“咱们什么时候动手?”他早就想一拳锤死她了。

许戈剜了他一眼,“她要是少了根头发,我唯是你问。”

牛大:“……”为什么啊?

出了门,苏禾直奔徐府,她给福禄宝盛了半碗。福禄宝嗅了几下,香气扑鼻的,饥肠辘辘的它张嘴开吃,越吃越香。

徐夫人惊喜,“苏神医,这是什么东西呀?”

“这是狗粮,专门给狗吃的。”苏禾大概讲了下,然后提醒道:“夫人,福禄宝其实跟人一样,太胖容易生病,你如果想它陪你久一点,该减减身上的肉了。”

从没有人跟她说过,狗太胖会死。

徐夫人后怕不已,“谢苏神医提醒,那我以后就让它吃狗粮吧。只是这狗粮我也没见过,不知要到哪里去买?”

“我就是做这个的,以后夫人需求尽管开口。”

徐夫人这才放心,高兴地收下半袋狗粮。

真金白银买的材料,苏禾自然不能白送,她转身去找胡狄,将另外半袋狗粮给了他。

胡家也有狗,养的是细犬,胡老爷的心头肉。

他命人取来狗盆,细犬阿宝甭提吃得多香,咔咔咔一下子干完半盆。

后院还有两条看家的土狗,一并拿去试吃,抢得差点没打起来。

生意人,不点自通。

胡狄飞快在脑袋过了下,然后问道:“一斤成本多少?”

黄豆小麦各三斤,牛肉猪肉鸡肉各一斤加上其他辅料及人工,算共二百二十文,做出七斤狗粮。

胡狄轻声低估,“三十二文一斤,比猪肉还贵。”

“第一次做,怕福禄宝嘴刁,料子放得太足,配方可以再改善一下,成本可以控制在二十五文以下。黄豆小麦耐饥,像福禄宝这种幼形犬,一斤狗粮可以吃两天。”狗粮到哪都比口粮贵,沙县不差有钱人,铲屎官大有人在。

关键是,这行还没有人做,她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张配方你打算卖多少钱?”胡狄对狗粮很感兴趣,二十五的成本,做出来卖八十到一百问题不大。在沙县或许赚不了大钱,但是闵朝各地都有胡家的产业,尤其是京城那些贵妇,谁家不养几只猫狗打发时间。

苏禾如实道:“这张配方,我不打算卖。”既然打算留在沙县,她的目光就不能太短浅。

胡狄不解,“那你是何意?”

“我想跟你合作,如果这生意在沙县能起来,那就可以通过你胡家的势,推向整个闵朝或他国都不成问题。这仅仅是狗粮而已,好像吸猫的有钱人也不少。”

胡狄诧异,不过是十五六岁的丫头片子,她哪来这种疯狂的想法,竟然敢打胡家的主意。

“苏姑娘,你这异于常人的赚钱之道,确实让胡某佩服不已。这狗粮猫粮价格不菲,可有钱人毕竟是少数,他们也不是傻子,未必能赚多少,也就图个乐而已。再说,胡家也没有跟他人合作的先例,这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了。”

说到后来,胡狄脸上有些挂不住。他看好她不假,给点小恩小惠无伤大雅,但想跟他抢饭吃,这就过分了。

苏禾知道他不痛快,却并没有给他台阶下,而是呷了口茶徐徐道:“据我所知,你们主要做丝绸布匹,金石玉器,粮食以及酒楼客栈,这些可都是烧钱的大生意,而且已经人满为患,尤其各地还有保护势力,想来你们经营也不容易,否则也不会被舒意楼打压得喘不过气。”

胡狄自问高人一等,如今却被苏禾拂了脸面,脸上更不是痛快,“困境只是暂时而已,我胡某还没把舒意楼放在眼里。”

苏禾不戳他脸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相信胡少爷深谙此理,否则也不会出一百两买我的汤方。与其跟舒意楼斗,倒不如独辟蹊径,悄悄把钱给赚了。再说,做狗粮初期投入本钱不高,即使垮了对胡家而言也是九牛一毛,可万一成了,哪怕是个噱头,胡家也引来不少目光,或许能就此打开另一扇窗呢?”

胡狄不是没想过,可当从苏禾嘴里说出来时,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

这个丫头,不仅奇思妙想,更有独特的经商头脑。假以时日,不得了。

“不知苏姑娘许了人家没有?”胡狄突然心猿意马。

苏禾傻眼,讲狗粮呢,扯她个人问题干嘛。

等等,他那是什么眼神,把她待价而沽,娶回家当妾室?

小说《我是宠夫狂魔》 第十六章 许了人家没有?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