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秦展风夏惜月完整版 秦展风夏惜月小说全文

2021-09-23 21:01

苍狼王尊

推荐指数:10分

秦展风夏惜月是著名作者吃草的山羊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的那男主秦展风夏惜月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秦展风夏惜月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提供苍狼王尊秦展风夏惜月小说全文阅读。苍狼王尊小说讲述了夏惜月用劲的打过秦展风一巴掌。秦展风猛怔,他双手握紧,放眼望去痛楚,这一瞬间,他恨不能为自己几拳。“秦展风,你为什么那样说我!”“便是由于我心地善良,因此咎由自取被你侵害吗?”

《苍狼王尊》 第5章 委屈 免费试读

秦展风转过身,将自己的脸完完全全的露在夏惜月面前。

他预想过无数次和夏惜月重逢的画面,可从来没想过两人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有点激动,身体也有些微不可觉的颤抖。

“夏惜月,你不认识我了吗?”

夏惜月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半晌之后,大脑猛一作响,似有万千闪电劈头而来。

“是你!”

“秦展风!”

夏惜月咬着牙把他的名字喊了出来。

那个,深受自己一饭之恩的男人。

那个,作践了自己,夺去自己清白的男人。

那个,改变了她一生,给她带来了六年耻辱的男人!

夏惜月的大脑一片空白,脸色由红转青,再慢慢变黑,最后脸色一片惨白。

随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凝固成了冰峰。

而站在她对面的秦展风,也是面色紧张,内心无比混乱。

当初,就是这个女人在自己命悬一线时,给了自己一晚热饭,将他从死亡边缘上拉了回来。

当初,就是这个女人的一饭之恩,被他家族迫害,让自己夺去了她的清白。

六年前的相遇,虽然不太美好,但是却让秦展风认定了这个女人。

六年来,他每日每日都在想她,他想着终有一日会回来迎娶她,给她一生的幸福。

可当他们两人再次相见时,发生的种种,将他过去美好的想象一一打碎。

“过去,是我对不起你,既然你选择留下真真,你为什么不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

这话刚一出口,秦展风就后悔了。

因为,他明显看见夏惜月全身猛怔,情绪逐渐开始崩溃。

她揪着自己被中年男人拉扯凌乱的衣服,猛烈的呼吸着,泪水从眼眶里不断的滑落出来。

她哭了,哭的痛不欲生。

啪——

夏惜月用力的打了秦展风一耳光。

秦展风猛怔,他双拳紧握,满眼痛苦,这一瞬间,他恨不得给自己两拳。

“秦展风,你凭什么这样说我!”

“就是因为我善良,所以活该被你侵犯吗?”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的一生彻底毁了,我的家人嫌弃我,将我们赶出了夏家。”

“这六年来,我过得什么生活你不知道,生下真真之后,我们是怎样活过来的,你更不知道。”

“就连我死过无数次,你都不知道!”

“就在今天,你回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质问?”

“我问你,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夏惜月举起右手,指着上面的刀痕,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这六年来,她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遭受过太多太多的辱骂,一次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都被母亲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而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造成了自己悲苦的一生,他回来之后,没有歉意,没有悔恨,面对自己时,说出口的竟然是质问。

看着夏惜月手腕上的刀痕,秦展风目眦尽裂,心痛无比,他握紧拳头,竟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他双眼发红,鼻头发酸,嘴里泛起万千苦涩。

“惜月......我......”

满腹话语,竟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她说的很对,她所有的痛苦都是自己给她的,他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她?

秦展风想将夏惜月拥入怀中,可刚一伸手,就被夏惜月狠狠打掉了。

“畜生,不要碰我。”

“秦展风,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一个***的女人对吧。”

“哼,你刚刚那副模样,一定以为我丢下真真来和男人鬼混对吧。”

秦展风面露痛苦之色:“惜月,我不是......”

“可我有什么办法......”

“王家大太太看中了真真的心脏,要把她的心脏换给她的孙子,我没权没势,根本阻止不了王家大太太,我没有能力保护真真,只能来找周龙了。”

“周龙是王太太的亲弟弟,他说只要我陪他一晚,他就可以劝王家大太太饶过真真,你说,我能怎么办?”

轰——

秦展风的头皮猛然一炸。

果然。

是他误会了夏惜月。

夏惜月做出这一切,是为了保护她真真,可是自己却还在埋怨她。

她骂的对。

自己就是一个畜生!

但同时,他的胸腔里也冒起腾腾火焰。

王家大太太她是谁!

她居然敢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敢要他秦展风女儿的心脏,简直不要命了。

“惜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秦展风不顾夏惜月的反抗,用力将她揽进了怀里,死死的抱住她,这一刻,他的心彻底融化了。

秦展风!你真是混蛋!

夏惜月因为你,受尽了委屈,你却还在怀疑她!

“惜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混蛋,是我畜生,我不该说那些话。”

“当初的一切,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但请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这一次回来,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了。”

夏惜月终究没有挣开秦展风。

她无力的垂下手臂,将脑袋埋在了他的怀里,无助的失声痛哭,好似要把这六年来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一般。

一家三口回到了出租屋里。

看着破旧的一室一厅,想到胖房东刚才的嘴脸,秦展风握紧了拳头。

夏惜月拿出三张塑料椅子,顺手递给了秦展风一张:“坐吧。”

“当初我被......那件事发生后,成为了家族的奇耻大辱,我们一家人都被爷爷赶了出来,我们身上没有多少钱,只能住在这里了。”

“你爸妈呢?”

秦展风话音刚落,大门被人用钥匙从外打开了。

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佝偻着腰身,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

当她看见秦展风时,面色瞬间大变,她大步走过去将惜月和真真护在身后,然后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这个畜生来这里干嘛!”

“滚!”

“你还嫌害我们惜月不够吗!你赶快滚出去!”

这位中年妇女就是夏惜月的母亲张艳红,六年前那件事发生之后,夏家就根据夏惜月的描述,制作了画像,想将这人逮捕归案,虽然最后不了了之,可秦展风的模样却深深的印入了张艳红的脑海。

哪怕过了六年,她还是一眼就把秦展风认了出来。

秦展风起身,面色沉重的看向张艳红,然后走到她的面前跪下,满脸愧疚的说道。

“伯母,对不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