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白栀萧宴小说 白栀萧宴

2021-09-23 18:00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

推荐指数:10分

白栀萧宴是著名作者青神羽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顶级豪门白家丢失十八年的女儿终于找到了,却是个又笨又丑,没见过世面的村姑!却没人知道,村姑的面具下隐藏着来自古代妖妃的灵魂。而那个游走于黑白两色的矜贵宴少果断退婚后,却发现——和全球十佳影帝喝咖啡,顺便和智能AI下盲棋的是她,让国际第一怪盗金盆洗手,还追着拜把子的是她,被顶级医学研究所计划了九十九次绑架,只求莅临指导实验的是她,而自己意外邂逅,就被迷得无法自拔的梦中情人……还是她?!眼看就要踏上‘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不归路,宴少痛定思痛,找到身为国际刑警的大舅哥掏出榴莲乖巧跪好:我有罪,帮忙判我个有妻徒刑呗!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 第6章 娶她就等于半截儿身子入土! 免费试读

寒色高级娱乐会所。

0号VIP贵宾室中,一个英俊的男人长腿交叠陷在黑色的真皮沙发里。

他五官立体深邃,轻闭的双眼长睫宛如鸦羽,身上的黑色真丝衬衫很随意地敞开了两粒扣子,露出一点白皙却又极有纹理感的胸膛,在璀璨水晶吊灯折射出的柔和暖光之下,看起来就好像永夜里诞生的君王。

矜贵、且慵懒。

此刻,他正一条胳膊很随意的搭在沙发背上,另一手捏了只高脚杯轻轻摇晃,惬意沉醉于酒液的芬芳。

而几步外的桌前,一个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正不住地磕头求饶。

“二爷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

“哦?”

双眼睁开的一霎,黑曜石般晶亮的眸子里便泄出寒光。

可偏偏,英俊男人的唇角却勾起一丝弧度,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刀疤脸,声音悠扬好听却又带着丝轻佻,“我怎么信你呢?”

“二爷!我可以抵押的!”

刀疤脸像是捕捉到一丝生机似的,欣喜若狂的跪着往前挪,“要是我敢再犯,全家都任凭您处置!”

“好啊。”

英俊男人笑了起来,下巴一抬,就让角落里的人给他松了绑。

刀疤脸喜不自禁,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就要往外退,“谢谢二爷!二爷我以后一定——”

‘砰’。

黑洞洞的枪口飘出几丝白烟,刀疤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绽开的血窟窿。

“连至亲都能毫不犹豫的抵出来,你的鬼话又有谁会信呢?”

把手枪随手一丢,英俊男人冷笑着将玻璃杯凑到薄唇前浅啜了一口,又一秒恢复了冷贵优雅,陶醉的点点头,“顶级罗曼尼,不错。”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拜托,顶级罗曼尼一年最多只产2000瓶,我费了好大劲儿也就才搞到这么一瓶,哪会差的了?”

不远处,倚窗的帅气青年很随意的看着尸体被拖出去,又无奈叹了口气,“也就你萧家宴二爷,从来不知道‘难’字儿怎么写。”

“说的你陆一寒多缺钱一样。”

萧宴微微勾起唇角看着他,“你给陆氏拉来的大生意,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

这时,桌上的手机响起,来电人显示为:落落。

“喂?”

修长的手指刚摁下接听,里面就传来女孩焦急的声音,“哥!我刚才发给你的照片你看了吗!”

“什么照片?”

萧宴眉尾轻抬,很随意的开了免提,“我刚才在处理事情。”

陆一寒就笑出了声,“落落,该不会又是你的十八连自拍不知道选哪一张发朋友圈吧?”

“哎呀!不是啦!”

萧落落的声音陡然拔高,“是白家那个刚找回来的女儿!我托雅宁***了一张,哥你还是赶紧看看吧!”

“白家?找回来的女儿?”

陆一寒惊愕不已,“难道是十八年前……?”

“嗯,今早我回国,刚巧在机场看到了。”

萧宴淡定的点点头,打开了微信,“只不过车停的远没看清楚样子,但目测起来似乎还挺——”

话没说完,他神情鲜有的变了变,然后捂住了眼睛。

“怎么了?”

陆一寒也凑了上去,一看之下忍不住惊呼,“***,这也太丑了吧!”

照片上的女孩穿着白色连衣裙,却皮肤黝黑还满脸的雀斑,矮塌的鼻梁简直像极了蒜头,而两片耷拉嘴角的肥厚嘴唇更是能直接炒满一盘子菜!

“哥,你看见了吧!”

萧落落也在电话里说道,“她简直丑哭我了!你要是娶了她,就相当于半截儿身子进土了!”

萧宴直接往后一仰,不想再多看一眼。

虽然他从没打算承认这种父辈口头协定的婚事,但……远看着感觉还挺清秀的啊!

而陆一寒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幸灾乐祸道,“二爷这就躺下了?那您棺材是要滑盖儿的,还是触屏的,还是声控加跑马灯的?”

萧宴目光幽幽,“嗯?”

“错了错了。”

陆一寒只觉得背后发毛,又禁不住纳闷儿,“照理说,按白家的颜值基因,她随便长也不至于这个样儿啊?”

萧落落又道,“一寒哥你不知道,听雅宁说,白伯伯是从一个小山村里把她找回来的,那种地方怎么可能让人好看嘛,而且据说她好像已经结过婚了!”

“哈?”

陆一寒简直瞳孔地震,“就……这,还……?”

虽然没说出来,但意思却很明显。

而萧落落的声音又传来,“哥,爷爷可是最重承诺的了,趁着白伯伯暂时还没有公布这个女儿的消息,我看你还是赶紧找个人提前结婚吧,这样婚约就没法继续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啊!”

陆一寒顿时眼睛一亮,但又不禁沉吟,“可总不能像周家那个周柏一样,为了躲避家里安排的联姻,直接去大街上拉个妹子就去民政局吧?”

为这事儿,周柏还差点儿被他爹打断腿呢!

但以二爷那宁缺毋滥的性格,这办法肯定行不通的,不然的话哪至于到现在还孤家寡人一个?

果不其然,萧宴微微敛了眉,“净出馊主意。”

“这哪里是馊主意啊哥,我这是在拯救你!”

萧落落又急忙说道,“不如你就和雅宁去领结婚证吧,反正都是白家的女儿,对咱们家来说也不算失约,白伯伯应该也不会说什么的!”

“啧啧啧。”

陆一寒挑眉看着萧宴说道,“落落啊,敢情你这是来帮你的小姐妹说媒了?”

“那又怎么样嘛!”

萧落落在电话里倒承认的很爽快,“雅宁多好啊,不仅温柔漂亮,而且还一心喜欢着我哥,她要是嫁过来,我们就能永远做好姐妹了!”

“那我可以跟老爷子说说认她做干孙女,这样你们也能永远做好姐妹。”

萧宴眸色一暗,别着视线把手机退出了微信。

萧落落顿时急了,“哎呀,那怎么一样呢!哥我跟你说——”

“我还有事。”

萧宴手疾眼快挂断了电话,又不紧不慢地仰回沙发里,薄唇勾起来一丝弧度,“一寒,给你个活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