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太子殿下别傲娇了司九斋君凌小说第十一章

2021-09-23 09:00

太子殿下别傲娇了

推荐指数:10分

《太子殿下别傲娇了》是作者凌潇瑶最近写的古言小说,小说中的人物写得花开千朵、各表一枝,对人心的把握很准,强烈推荐。太子殿下别傲娇了精选内容推荐: 前世,司九斋聪明伶俐,长袖善舞,因为爱上了一个男人,卷入了朝堂纷争,她帮助爱人谋夺天下,将前朝太子君凌赶出京城。原以为夺得天下后,可以与他共享繁华,然而,一旦天下安定,她就是一颗弃子,到头来,赔上了司家百余人的性命,也连累了师门。生死存亡之时,只有君凌奋不顾身的救她,与她一同赴黄泉。涅槃重生后,司九斋要报仇雪恨,逆天改命,这辈子,她选择了太子君凌……...

《太子殿下别傲娇了》 第十一章 当逍遥庄庄主 免费试读

  这次的事情,根本达不到必然的地步,他这人用的不合理啊。

  想着,司行年冷漠的说:“为父也没想到,竟然是欧阳行的人。可是问了三遍,都没有错。”

  司九斋开始忖度其中的关节,最后她还是没有想明白。

  她来回踱步,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这是上一世的事情。

  欧阳行的暗中人手,有些时候,会让欧阳倩使用。

  这件事她还是无意间知道的,想着她回头笑着说:“爹爹,这件事我知道了,不用担心,这人关着别杀,过几日有用得上的时候。”

  “斋儿如是说,为父听了就是。”

  司九斋听了笑了笑,她看着父亲:“父亲,后天师父过来,我到时候要过去,刚刚太子也过来了,让我随着他去一趟南亭县,我也要去一趟的。”

  “这…斋儿,必须去吗?”

  司九斋神色突然恍惚了一下,不知为何,她想起来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她还在为慕容川出谋划策,可是…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平静些:“必须要去,现在我们需要一个靠山,没有比太子爷更加合适的了。”

  司行年听了心疼的看着司九斋,最后只是叹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三日后…

  司九斋来到了逍遥庄分坛,刚刚进去就见师父坐在正坐上,听着下面的禀报。

  只是一眼,司九斋眼角就有些湿润了,师父对她,可以说是再生父母。

  犹记得那个时候,她被卖到了杂技班,那个时候,师父路过见她可怜就买下来了。

  而后传授武艺,视为亲生女儿,十岁的头上,一直帮着她寻找家人,最后终于找到了父母。

  她这才回到了家中,她才得到了父母的疼爱。

  可是上一世,自己的任性,让师父整个庄门都丧命了。

  自己可真是太不孝了,想着她快步跑进去,跪下,眼角泪水犹如珍珠断线落了下来。

  “师父…自三年前一别,您可还安好?”

  这一声哽咽,让坐上的庄主一愣,随后笑着问:“你这丫头,今日怎的这般感性?”

  司九斋抬头看着这个男人,他一头银发,模样上没有什么皱纹。

  一身宝蓝色长袍,腰束黑色玉带,腰悬一块和田暖玉。

  他看着就是那般神秘之人,好像是山中云雾根本无法老头。

  可仔细看又觉得他不过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大老爷。

  他就是逍遥庄的庄主,雨云深。

  “师父,就是三年未见,有些思念您。”

  司九斋擦了擦泪水说着,而雨云深笑了笑拉着她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而后说:“今日本座有事要说。”

  他突然凛然道,庭下所有人都是垂手而立,一声不吭的听着。

  “本座,年事已高,一直操劳这庄务,如今爱徒已经成长,那么…”

  他拉长了声音,看了眼众人继续说:“那么,今日,我就要把这逍遥庄交在爱徒司九斋的手上。”

  这一句话,犹如炸雷,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雨云深。

  他们都知道,司九斋是逍遥庄未来的接班人。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这庄主的年纪一直是一个迷。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多大,因为见到他的人都是从第一次见他就这个样子。

  如今说年事已高,真的没有人相信啊。

  司九斋噗通跪下:“师父,万万不可啊。您虽说年纪已经不是少年人,可也不到现在就退隐之时。徒儿还没有到接班之时啊。”

  云雨深摆手:“此事,本座心意已决,徒儿,以后逍遥庄就是你来管理了,要记住,看人不可以感情办事。”

  雨云深说着叹口气:“之前就是担心此事,才迟迟未给你这逍遥庄的位置,如今确实是时候了。”

  其实,司九斋有些懵,她没想到这一切与上一世是不同的。

  可听了这个叮嘱她突然明白,原来师父也不看好这慕容川。

  众人磕头拜见这个新的庄主,所有人见证着雨云深把腰中那块玉佩交给司九斋的手上。

  那块玉佩,是庄主信物之一,后面还有一把玄金宝剑,一个印章。

  司九斋默默的跪着接过了这玉佩,戴好以后看着所有人。

  这一切都做完了,所有人退却了,徒留司九斋师徒二人。

  “徒儿,你与慕容川解除这婚约,为师很是欣慰。”

  司九斋听了再一次哭了,这哭是因为愧疚,所有人都知道慕容川不好,为何就自己不知道呢?

  “傻徒弟,哭什么?你这次从一个小事看出这个人,就是进步啊。以后看人要留三分神才是。”

  司九斋心里苦涩,她知道,上一世是用了所有人的性命才看出来了这个人的本性啊。

  “是,师父,以后徒儿会注意的。”

  “你这次要保君凌,为师觉得不错,皇帝的皇子不少,他是皇帝的九皇子,能够当上太子,也是时运使然。但是,除了时运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他为人处世,确实有独到之处。可是据我所知,皇帝要废黜他的日子也不远了。若是他真的当了皇帝,这天下或许会有改变。”

  雨云深顿了顿:“可最是无情帝王家,你做事终究要留神。”

  “是,谨遵教诲。”

  司九斋认真的听着,雨云深满意的笑了笑。

  于他而言,这个徒弟不光是首席弟子,更是自己最满意的弟子。

  “好了,为师知道,你已经是太子谋臣了,那就快去吧,为师这要离开了,终于可以云游四海了。”

  “师父,以后徒儿去何处寻您啊?”

  司九斋红着眼眶,看着雨云深,他听了看着外面的天空。

  “不用寻为师,若是你有难,为师自会出现。”

  司九斋默默跪下磕头,然后走了,她今日还要赶路,确实耽误不得。

  她出了逍遥庄,看着外面,深吸一口气,她知道,以后的路,自己要半步不能差。

  回到司宅,三个丫鬟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她们也换了衣服,正在等着。

  而她的母亲,也在斋苑居守着,见她回来了,恋恋不舍的问:“女儿,必须去吗…”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