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绝色狂妃不好惹苏槿御子辰小说在线(大结局)

2021-09-23 06:01

绝色狂妃不好惹

推荐指数:10分

绝色狂妃不好惹主人公叫苏槿御子辰,是作者玛卡巴卡会魔法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古言小说,已上架微阅云。全文讲述了"这年头,多看一眼羊脂玉也能穿越?苏槿郁闷,但不妨碍她收拾便宜庶妹,智斗渣爹,整治受宠姨娘!她一个学法的嫡女,还能被欺负了不成?尤其是那个被她开局捡过一回的辰王夫君貌似还挺靠谱的!御子辰:你拿我玉干嘛?藏玉的苏槿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先合作,互惠互利,安顿好包子弟弟,等她研究好穿越大法,自然就还了。苏槿:王爷,你先找找,莫急!苏槿:王爷,你再等等,明天就给!御子辰:不用等了,这玉佩也不要了,你留着吧。苏槿:哎哎哎你干嘛扯我衣服??御子辰:以人抵玉。苏槿:不行啊,我卖艺不卖身!

《绝色狂妃不好惹》 第十章 苏奕泽 免费试读

  南家是京都首富,京中生意基本都有涉猎,现在听紫娟的意思,怕是那南家和御子辰关系匪浅。

  联想到吴管家的异样,苏槿唇角微勾。

  其实御子辰所说还当真不错,反正她也拿婚约没办法,倒不如好好占辰王府一把便宜。

  就当是那厮偿还的救命之恩了!

  “小姐,您不日就要嫁到王府,现在是在学理账吗?”紫娟突然开口。

  苏槿温和点了点头,“这些东西,日后是要一同带到王府的,索性理一理。”

  “不瞒王妃,奴婢其实也会些账目,若是王妃不嫌弃,不如让奴婢为王妃分忧。”紫娟自告奋勇。

  “哦?”苏槿好似极为感兴趣询问:“你擅长那些账目,我划一块交由你管。”

  话语间全是信任与豪迈。

  可都不是她想要的,紫娟连连摆手,“奴婢不过学了些院中事宜罢了,铺子我却是不行。”

  苏槿抬头,眼中全是笑意。

  这才第一天呢,就想开始找玉佩了么?

  可惜!

  “既然这样,那你就管这院子里先练练手,日后我再划些铺子交给你管,若是你不嫌烦,也可带带丹橘和绿竹。”苏槿笑的越发和善。

  以至于,等梅夫人昏迷的消息传遍整个相府的时候,她都还没反应过来。

  这么简单就能盘点苏槿的私库了?

  是不是太容易了点?

  莫非苏槿当真没有拿王爷的玉佩,所以才坦然至此?

  紫娟脑子一时间***,苏槿见她神情恍惚,摸了摸她颈脖间挂着的玉,笑的越发灿烂,格外善解人意的叮嘱紫娟,“你就留在院子里,熟悉熟悉物什。”

  这是说,她可以搜查这院子了吧。

  “丹橘,绿竹两人跟我去梅姨娘那瞧瞧,到底是长辈,我还是去瞧瞧吧。”

  说完,苏槿就带着两人离开,只剩下紫娟一人在院子里折腾。

  她就算把这院子翻个底朝天,也绝对找不到那块玉佩!

  “小姐,紫娟她……”

  瞧出有些不对,绿竹忧心忡忡。

  丹橘没心,“紫娟怎么了么?”

  看了丹橘一眼,苏槿截过话头,意味深长,“绿竹你要相信紫娟,她能料理好院子里的内务。”

  绿竹一怔,丹橘却点了点头,“就是,紫娟可是很厉害的,绿竹你就别瞎操心了!”

  瞎操心的绿竹看了眼笑而不语的苏槿,又看了看单纯至极的丹橘,默默点了点头。

  言语间,三人已经到了梅夫人院子所在。

  “大姐姐安好。”

  一个清秀美人转身,看见苏槿,惶恐看了她几眼,怯怯行了个礼。

  在脑中搜罗了下记忆,苏槿含笑迎上,搀扶她起身。

  “三妹妹也来看望梅姨娘?”

  这女子叫苏莞,乃是府里不得宠的蓉夫人所出,平日里与蓉夫人一样呆在院子里,并不出来走动,因此性格极为怯懦。

  但却是这府上难得没对苏槿姐弟两人报以冷眼的人。

  “娘亲叫我来瞧瞧,这正打算回去。”

  苏莞柔弱笑着,解释完便再没有话。

  “三姐姐?”

  身后一道故作老成的稚嫩少年音响起,苏槿听出是谁的瞬间,也瞧见面前女子微微亮起的眼。

  “四弟。”

  苏莞轻声唤了一句,比起方才给她行礼的僵硬,这回脸上多了几分货真价实的喜色出来。

  苏槿看着,若有所思。

  看来这苏莞是真心疼爱苏奕寒的。

  “咦,姐姐也在!”

  半大的少年走近,发觉苏槿的身影,激动喊了一句,脚下步子却缓慢起来。

  “既然姐姐和三姐姐再说话,我就先进去了。”苏奕寒圆润的小脸鼓了鼓,看了眼苏槿就迈开步子走了。

  小家伙这是生气了?

  苏槿脑中莫名跳出这个想法,可就是一顿饭没陪他吃,还是有原因的,应该不至于闹别扭吧?

  她心里有些打鼓,却听见她对面娇弱的三妹直接问出了口,“四弟弟为何生气?”

  “才没有!”

  少年恼羞成怒的矢口否认,脚下步子走的飞快,逃也似的离开了。

  知道这小家伙在闹别扭,苏槿好笑又好气,拍了拍苏莞的手,待她比一开始更为亲昵。

  “三妹妹快些回吧,不然蓉姨娘该担心了,我去瞧瞧梅姨娘。”

  苏莞应声离开。

  两人错身而过,苏槿正色,抬步去看梅夫人,刚到门口就听见苏兰不悦的呵斥。

  “大姐姐居然也敢来!”

  果然是她们!

  苏槿故意反问,“二妹妹这话怎么说?为何姐姐不敢来?”

  “要不是你,娘亲怎么会这样!”苏兰愤慨。

  苏奕寒转过脸来,明亮的眼睛闪过什么。

  一点都不像是个十岁的孩子。

  苏槿心酸了一把,正要设计苏兰不打自招,另一道较陌生的男声已经先一步怒斥起苏兰。

  “兰儿休要胡说,这话若是传进爹爹口中,指不定要怎么误会槿妹妹。”

  “哥!”苏兰不满娇嗔。

  跟着她转过视线,苏槿看着面前这个约莫十七八岁少年郎,没做什么表示。

  头束宝冠,身着蓝衣,俊朗的面容透着刚毅,乍一眼看上去就是正直的人。

  可当真如此?

  苏槿心下冷笑不止,依着原主记忆,这个大公子苏奕泽绝对是相府里城府极深的几人之一。

  “四弟也在啊。”苏奕泽含笑招呼。

  苏奕寒却少有的面无表情,“我答应了三姐姐要去她那里转转,这就告辞了。”

  丢下这话,苏奕寒便转身离开。

  苏槿看的叹息,其实也不怪乎小团子这么不待见这位大哥,当初小团子本该是相府二公子,就因为苏奕泽看似和气的一句。

  “四弟弟长的好生秀气,像个女儿家。”

  就被府中上下一直喊了四公子。

  明明是相府嫡子,却跟着姑娘们一起排名,这些年府中上下没少议论,苏奕寒面上不说,但一直都不大高兴。

  “你四弟年幼,奕泽你身为大哥,可千万莫要跟他计较。”榻上面色惨白的梅夫人开口。

  苏奕泽立时接道:“娘亲放心,四弟自小没有母亲看护,难免教养差些,儿子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计较。”

  苏兰顿时笑开。

  苏槿冷下面容,当着她的面说她的弟弟没有教养?

  “说起这事也怪我,明知道母亲这个正儿八经当家主母不在,也没有劝父亲再娶续弦,反倒叫府中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阿猫阿狗横行无忌,乱了府中规矩,脏了阿寒这个嫡子的眼!”

  “放肆!”苏兰面色一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