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抖音小说)高方平李清照第2章

2021-09-18 15:00

大宋纨绔

推荐指数:10分

高方平李清照是作者灰头小宝2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架空小说。你不能记恨于我?”

《大宋纨绔》 第2章 衙内英明 免费试读

退回了有禁军把守的高门大宅中,总算是安全了。

高方平注视着那个流氓头子问道,“你叫什么?“

“我的衙内爷!小的富安啊!您最忠实的跟班!”

他很夸张的做号啕大哭状态,寻思衙内真的被石头砸傻了,这么卖力表功,居然把我的名字都忘记了?

又见衙内始终不怀好意的看着,富安有点没来由的心虚,便赶紧岔开道,“对了衙内,您受伤真的不关卑职的事,是小朵那个死丫头造成的。应该加以惩戒,以儆效尤?”

“比如说怎么惩戒?”高方平眯起眼睛道。

富安感觉不妙了,发现此君眼神比以前凌厉太多了,于是刻意说的轻些,“吊起来打,否则她不乖的。”

“如果把你吊起来打,你会不会馊主意少些?”高方平道。

“额这……”

富安再也不敢忽悠衙内了。

高方平也没有处罚这厮,迟疑片刻道:“富安你去见我老爹,让他找教头徐宁来林家见我,记住不要陆谦要徐宁。办好之后找账房领赏一贯。”

富安不敢二话,果断去了。

“赶紧的我们走。多带些手雷冲锋枪,以防不测。”

高方平背着手往后门方向去。

狗腿们真听不懂衙内说什么胡话,不过听说此君昨晚被一片瓦砸中脑袋,今个说些胡话也正常。他就是脑袋不受伤的时候,也不见得会说正常话。

其实民怨这么大,暂时不该出门晃荡了。不过如果还没把林家小娘子害死的话,那就赶紧缓和一下,不要弄的太紧张。真是死了,和林冲结仇就深了,这个黑锅未免背的太大。

林冲的娘子到底是怎么死的细节想不起来,只能先去一趟……

似乎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出来后就连走路也没个正经,跟着一群狗腿子,有的提着鸟笼,有的抬着茶壶,还有个拿着扇子。

高方平则穿着花衣服,帽子上朵不知什么花,状态倒是蛮爽的,就是感觉有点猥琐……

高俅在白虎节堂升帐议事,外间忽然传来声音:“老爷,富安来见您……”

“他算什么东西,也敢来节堂骚扰老夫公务,杖责五下赶走!”高俅喝道。

“他说是衙内吩咐的。”外间的人道。

听到衙内,高俅无奈的闭着眼睛。

身边的将军幕僚携当即样子起身,这已经是惯例。往常听那个纨绔子弟哭着喊着进来找爹,就说公务明提前结束了。

人走空后,高俅取下官帽放在一边道:“让他进来。”

富安进来后,高俅显露着关切之情问,“他说什么了?”

富安急忙跪在地上道:“衙内今日很怪,请您遣教头徐宁去林冲家中见衙内。其余的小人不知。”

高俅皱了一下眉头:“刚能动又去了,男人好色本无过……但已经弄这么大了,他避过风头不行吗?”

富安低着头不敢啃声,很担心老爷一不高兴,教唆衙内的黑锅扔过来就完蛋了。

高俅又扭头对心腹问道:“有徐宁这号人物?”

“回殿帅,闻说此人善使一柄钩镰枪,甚是勇猛,乃殿前班直金枪教头。却不会做人,升迁无望,平时不引人注意。”心腹道。

高俅捻着胡须想了想,有本事的人通常人情方面欠缺些,类似富安这样的弱智本事就差些。现在林冲的事影响较大,难保不激怒一些游侠类亡命徒,这个时候平时讨巧的废材不中用了,于是儿子开口点名要金枪班的高手徐宁。

不要陆谦要徐宁很正确,陆谦人品存在问题,功利心太重,攻击性太强,这种人用好了的确能做些事,但害处也很显然。

想到这些,高俅不禁自言自语的微笑道,“果真是降下祥瑞,咱家活宝竟是忽然开窍了?”

……

汴京又大又繁华,大街小巷横七竖八,四处是吆喝叫卖之声,人流络绎。

正巧路遇一美貌小娘子,在售卖炒香了的豆子。高方平便停下脚步先观察。

众狗腿子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高方平摆出纨绔造型一伸手,左边的狗腿递来了扇子。

展开扇子摇晃了一下,又折起敲敲一个不知姓名的狗腿的脑壳:“去给我买袋豆子吃。”

那个狗腿走了过去,顿时把人家吓得颤抖了起来,小娘子神色慌张的想要弃摊逃走,却又不甘心,家中病重的郎君,还指望着卖了豆子去抓药呢。

“小娘子,我家衙内看中了你,这是你的造化,跟着我家衙内,伺候得高兴了,一身荣华富贵不在话下,赶紧的,收摊子跟着老子们走。”

狗腿子嘿嘿笑着。

小娘子眼泪夺匡而出,情急中也说不出话,跪在了地上。

“怎么着,不识抬举……哇!”

却是被高方平过来一巴掌抽脑壳上:“让你买豆子,又不是买人,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妈的罗里吧嗦的,快滚!”

这家伙灰溜溜的捂着脑袋退后,寻思衙内爷不是最爱这么干了吗?

鉴于高衙内以往口碑太坏,小娘子继续低着头颤抖。

高方平从摊子上拿了一包豆子问:“多少钱?”

“回禀衙内,一文钱。”小娘子唯唯诺诺的答道。

这么一袋炒香的豆子竟是只一文钱?人家武大郎的炊饼都两文一个呢。

却是没人知道,花花太岁仰头发呆之际,思考的是往后的发财之道。

少顷,高方平问手下要了两文钱放下,拿着豆子就走。

“衙内给多了,民女不敢收衙内的赏赐。”小娘子道。

“那不是赏赐,是我手下得罪你的赔偿,安心收下吧。”高方平吃着豆子走了。

小娘子愣了一愣,怀着疑惑的心思,拾起了两文钱。

不起眼的角落,一双美目光注视着这一幕……

高方平随手把扇子放在后领中。

真的像是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啊,不经意间的造型纨绔的一塌糊涂。

“白痴……”

不知什么地方,隐隐约约的有声音传来。高方平急忙回身去寻找,却是什么也看不到?

不妙的预感袭来,高方平连跳代跑的道:“赶紧赶紧,阵型,那么散乱成何体统,不懂把本衙内护卫在中心吗?前军,左右,中场,后卫,咦……果然是球星之后。”

“衙内爷英明!”

众狗腿虽然不知道白痴衙内说的什么,却也摆好了欺负老百姓惯有的无敌阵型,把大少爷护在核心奔跑。

在大街小巷中跑来跑去,吓坏了许多小萝莉,之后到达了林娘子的本家……

林娘子的爹爹也是教头。林冲被开封府下狱后,林娘子失去依靠,暂时住在娘家。

小院外围,老远看到有禁军在警戒,且堂屋内隐约传来妇人的哭泣声。

“不好,怕是出事了。”

高方平催促着,加快脚步过去。寻思,此时堂屋内应该是那个阴险的陆谦。

一个禁军客气的阻拦道:“请衙内请留步,此时内中脏乱吵闹,未免脏了您的眼,等清理干净……”

“轮不到你教我做事,把守外围,没有本衙内的命令一步不许动,明白我的意思吗?”高方平打断。

“遵命!”

小军头吃了一惊。衙内的意思似乎和里面的陆谦有点不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