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庶女狂妃:废材四小姐(结局) 沐汐娆华倾尘全文

2021-09-17 18:00

庶女狂妃:废材四小姐

推荐指数:10分

《庶女狂妃:废材四小姐》中主要人物有沐汐娆华倾尘,是作者悦影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她,将军府的废材四小姐,懦弱寡言,溺水而亡。再次睁眼,风华潋滟,一身异能,岂是池中之物?他,本是天赋卓绝的皇子,却在一场意外后残疾痴傻,遭人任意欺压***。唯独她慧眼识珠,毅然决定嫁给他,爱他、护他。是个傻子又如何?他有情有义!她定助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彻底逆了这天下!

《庶女狂妃:废材四小姐》 第2章 免费试读

许是那柳枝是听进去了沐雨薇的劝告,便没在多加阻拦她们母女二人。沐汐娆这才跟着李雪莲回到自己那又破又旧的冷院,当看到那荒凉的小院时,沐汐娆顿时就傻了眼,几间破旧的泥土屋在树丛中显得凄凉冷淡,狭小的小院中更是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格外凄凉。

这一刻,沐汐娆真有种想死的冲动。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待喜欢,但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女儿,也不至于过得如此凄苦。可见以前的那个沐汐娆过的日子有多艰难。

不过,沐汐娆妖冶一笑,自己可是来自现代的女警,这点困难算什么,谁敢对自己不利就杀她个片甲不留!

坐在那张年代有些久远的梳妆台,台上的铜镜也有些掉色。望着有些模糊的镜子,沐汐娆看到镜中的自己却是傻了眼,自己穿越到了一个不受人喜爱的庶女身上也就罢了,却为何还得是穿越到一个丑女身上,不论古代还是现代,都是看颜值的社会。要知道一张丑脸对于女人来说,那就是最大的歧视和侮辱。

澡房里,满屋的烟雾弥漫,热腾腾的水汽凝结成一层薄薄的水雾。

李雪莲将烧好的热水倒入在了浴桶里,伸手试了试温度后才对着怔怔盯着镜子里的汐娆唤了一声:“汐娆,热水都放好了,先洗个澡去去身上的晦气。”

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自己右眼角那块如同蚕豆般大小的红色胎记,汐娆依旧思绪万千。若不是这脸上天生就有这块难看的胎记,从小与汐娆定下娃娃亲的凌王爷也不会当众退了亲事,自己那爹爹也不会嫌弃自己,将自己同娘亲住进了最偏僻的院子,不闻不问几十年。

“汐娆……”李雪莲见汐娆没有回话也未起身,便又是对着怔怔发呆的沐汐娆唤了一声。

“来了,娘,你先去休息一会,这两日看你累的。这里我自己就可以了,不用操心了。”汐娆将李雪莲送出了房,自己才退了衣物进了浴桶里。

“脸上长了胎记怎么连身上也有?可是脑子里却记得明明是没有的,这还真是怪了?”泡在浴桶里,汐娆才意外发现自己右肩上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黑色的蝴蝶形状的胎记。伸出一只手来,沐汐娆刚触摸上那块蝴蝶胎记,一道炫色的光亮就腾空而出,她整个人就被这道亮光给带了进去。

这……这是什么地方?汐娆再次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世界,里面阳光暖暖沁人,柔媚温煦。阳光下流淌着一条清澈见底的泉水,四周长满了一些不知名的树木,散发着淡淡的一股药香。虽然地方不是很大,倒是个世外桃源。

好奇的走在这个莫名的地方,汐娆一路打量着那些散发出药香的树木,心里猛起一阵激动,难道这就是所说的意外空间?看来老天对自己也不薄,虽然在现代光荣牺牲魂穿了古代,爹不疼姐不爱的废物丑女。却也给了她特殊的技能。

暖暖的阳光,温馨的让人顿时有些困意,汐娆靠在一颗大树下,晒着懒洋洋的太阳竟沉沉睡去。

沐汐娆在空间里睡的正香,却突然听见了李雪莲的声音传了进来:“娆儿,你爹回来了,让你赶去正堂大厅,凌王爷也跟着一道来的,听说是上府提亲来了。娆儿,你打扮打扮就快过去啊。”

凌王爷上府提亲?沐汐娆勾唇冷笑,自己都被这男人给逼死了一次,如今这个时候来提亲,还真是有些来者不善的意味。

这所谓提亲,想来也不是为自己而来。

“知道了,马上就出来。”汐娆淡淡的回了一声,才起身穿戴好了衣物踏出了这个残破的小院。

—————————————分割线—————————————

华丽精致的正厅里朱漆光润,刚走到门口处就隐约的闻到一股清香的檀香,汐娆抬头望去,只见几名衣着光鲜华丽的女子坐在一团低首交耳,上座的男子约摸四十左右,身穿黑色锦衣长袍,刚硬的轮廓,皮肤也微微有些偏黑,想来应该是风吹日晒所致,整个脸自然的流露出一丝霸气。

或许正是因为沐鸣远身为将军,长年在外的原因,整个人虽是不言不语的坐在那,也给人一种凌人的彪悍。

汐娆微微提了提自己的裙摆,一脚踏进正厅,抬眸就瞧见了那个跟自己有着血缘关系却生疏的如同陌路人的爹爹,在接触到他那凌厉的眼神时,前世身为女警的沐汐娆还是免不了的有些心颤。

微蹙了娥眉,汐娆淡定的上前。原本在一起低头闲谈的女子也都抬起头来,唇角处微微荡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在汐娆路过三小姐沐雨薇的面前时,原本藏在衣裙下的一只脚不动声色的向前伸了出来。

汐娆昂首挺胸,似乎便未注意到那些小动作。突然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重重的朝着前面栽去。

几名年轻的女子一脸讥讽,沐雨薇等着她当众出丑,却只见她踉跄着几步后,便是站稳了身子,依旧挺直了背脊,神色淡定走到了沐鸣远的面前。

沐鸣远一脸的不悦,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女儿竟然在凌王爷面前丢人现眼,沐鸣远真想一脚将她踹开。

“女儿见过爹爹。”汐娆面色无澜,双手叠在右下方,微微一弯腰,对着那高高在上的男人盈盈一拜。

“汐娆啊,怎么这么&nbp;不懂规矩,还不快快见过凌王爷。”沐鸣远阴冷着一张脸,竭力的隐忍着心中的怒火。

汐娆淡淡的抬头,却发现那当众退婚的王爷竟然还悠然的坐在一旁。那眼角里还噙着一抹笑意,似讥诮的嘲讽。

汐娆脸色微微有些变色,害死汐娆的凶手竟然如此悠哉,尤其是眼底的那抹笑,刺眼的令人反感。

见着汐娆如同木头一样的伫在中间,沐鸣远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压低了音色不悦道:“汐娆,还不给王爷行礼!”

“沐将军别气,这四小姐才清醒过来脑子还有些不好使,哎,也都怪本王那日说话太重。”墨涵凌唇角荡着笑,虽是淡淡的,却也是风华绝立,似天边的日出,给人一种明媚的感觉。

沐汐娆直直的盯着他,却觉着他的笑里蕴含着浓浓的嘲讽,随即却是面色清淡的笑了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