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重生太子妃沈昭昭》小说大结局 沈昭昭萧熠小说全文

2021-09-17 15:01

《重生太子妃沈昭昭》 小说介绍

主角叫沈昭昭萧熠的小说叫做《重生太子妃沈昭昭》,是作者凸凸酱写的一本古代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萧熠的嗓音本就偏冷,如今又带了怒意,愈显阴森恐怖。声音入耳,刘嬷嬷瞬间感觉像阴冷的毒蛇慢慢爬过上脊背。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太子正站在不远处,眼中杀气锐利如刀。刘嬷嬷两腿发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头...

《重生太子妃沈昭昭》 第四章 太子驾到 免费试读

萧熠的嗓音本就偏冷,如今又带了怒意,愈显阴森恐怖。

声音入耳,刘嬷嬷瞬间感觉像阴冷的毒蛇慢慢爬过上脊背。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太子正站在不远处,眼中杀气锐利如刀。

刘嬷嬷两腿发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头上冷汗直流,“太,太子殿下……”

在场众人也吓的不清,急忙跟着跪下向萧熠请安。

跟在萧熠身后的程簧一边收回臂上的袖箭,一边暗自腹诽,他堂堂太子贴身侍卫,整日不是偷听墙根就是看妇人评理,真真毫无尊严可言。

萧熠缓缓走到刘嬷嬷身边,刘嬷嬷早已汗如雨下,低头讷声解释:“殿下息怒,老奴也是依规矩……”

“孤没问你,管好你的舌头。”萧熠乜了她一眼,冷声打断她。

刘嬷嬷立刻住了嘴,跪在萧熠脚边噤若寒蝉。

张静婉也被萧熠阴鸷的气场所震慑,却极力想保持身为淑女的仪态,僵硬着身子向萧熠屈膝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萧熠眼尾微挑,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身后的程簧陡然觉得脊背发凉,急忙厉声斥责张静婉:“见了太子殿下为何不跪!”

张静婉本就心惊,被程簧一吼身体不受控的颤抖起来。

身为京中士族贵女,她自然不想在沈昭昭和一众仆从面前失了脸面,故而见了萧熠只行大礼,却不曾下跪。

没想到萧熠竟这般不给她留脸,此时再跪反而更加丢人。

张静婉顿时红了眼眶,泪眼婆娑的看向萧熠,却换来萧熠杀气腾腾的一瞥。

张静婉顿觉心跳漏了半拍,吓得再顾不上脸面,急忙跪了下来。

沈昭昭扫了一眼身边跪了一地的仆从,轻叹口气,也顺势要跪,却被萧熠一把拖住手臂:“说了多次,不必同我拘礼。”

在场众人终于实实在在感受了传闻中太子对这野千金的在意与纵容,皆眼观鼻鼻观心,这往后该怎么做,心中都暗暗有了计较。

只有脸面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张静婉气的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萧熠扫了眼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的众人,也不叫起,不紧不慢从腰间荷包取出一只金镯,递到沈昭昭面前,淡淡开口:“在找它?”

镌刻着精致纹饰的小巧金镯安静的躺在萧熠手心,正是沈昭昭遗失的那只。

沈昭昭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这金镯是昨晚她故意落在河边的。

以她对萧熠的了解,这个傻男人一定会在她走后去河边细查,捡到镯子便是意料之中的事。

沈昭昭朝萧熠莞尔一笑,伸出手,“谢谢你帮我找到这镯子。”

萧熠眸光闪烁,怔愣了一瞬,将镯子轻轻交到沈昭昭手中。

沈昭昭接过金镯,手指收拢时,指尖不经意的划过萧熠微凉的掌心,在他古水无波的心中荡起一阵涟漪。

萧熠下意识的攥紧微微发麻的手掌,背到身后,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向别处。

余光刚好落在刘嬷嬷手中的书信上。

方才平静的气息陡然变得暴虐,目光阴鸷的看向沈昭昭:“这信是你写的?”

不待沈昭昭开口,一直找机会解释的刘嬷嬷迫不及待的将信举过头顶,辩解道:“太子殿下明鉴,这信是老奴从小姐房里找到的,是小姐与外男私相授受的证据,请太子殿下过目。”

萧熠周身泛起嗜血的杀气,目光锐利如刀刃,似乎随时要将沈昭昭凌迟。

前世沈昭昭对这双嗜血的瞳仁充满畏惧,如今却能明白这双眼令人胆寒的眸下埋藏的无法言说的深情。

对上萧熠暴怒的眸子,沈昭昭丝毫没有惊惧,反而目光柔和的安抚萧熠肆虐的情绪。

在萧熠的注视下,居高临下对刘嬷嬷道:“我以为嬷嬷是祖母身边的老人,自然懂规矩,辨是非,没想到嬷嬷竟是这般人云亦云,这信嬷嬷连看也未看一眼便急着定我的罪。

知道的是嬷嬷办事不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嬷嬷受了什么人的指派,故意与我为难!嬷嬷如此行事恐要带累了祖母的名声。”

刘嬷嬷心惊:“小姐何出此言,老奴万万不敢。”

沈昭昭乜她一眼,“既如此,嬷嬷何不当众将信读一读,也好还我清白。”

刘嬷嬷不明所以,抬眼去看沈昭昭,余光瞥见太子杀气腾腾的眼神顿觉毛骨悚然。

刘嬷嬷只得颤颤巍巍的展开书信,神色纠结,举着信半晌也未读出一个字。

萧熠冷冷道:“读。”

刘嬷嬷打了个哆嗦,吞吞吐吐读道:“书寄赵公子足下:公子虽与张家姐姐两情相悦,有约定终身之意……”

“胡说!我怎会与那蠢才两情相悦!明明是沈昭昭与他有私情,这信一定是假的,是有人伪造的……”张静婉闻言顿时激动起来,一丝淑女风范也无的大声辩驳。

沈昭昭与赵崇焕往来的书信一直都由她传递,信上的内容她一清二楚,尽是两人你侬我侬,情比金坚,何来赵崇焕与自己有牵扯之说。

张静婉顿觉大事不妙,昨夜沈昭昭去而复返已经令她心惊不已,故而今日她一直想找机会将沈昭昭藏在箱底的书信公之于众,好坐实沈昭昭妇德又有亏的传闻。

还不待她出手便赶上沈昭昭自报失了金镯。

她当时还觉得是老天助她,刚好顺水推舟,现在看恐怕是中了圈套。

是谁要害她?

太子?刘嬷嬷?还是……还是沈昭昭?

她惊惶的抬起头,死死盯住沈昭昭。

只见她从容淡定的站在萧熠身旁,目光戏谑的看着她。

她又气又恨,更多的却是不敢置信。

沈昭昭一个愚笨简单到有些粗鄙的乡野女子,怎会一夜有了这般算计?

但此时想这些为时已晚,在场众人无人理会她的申辩。

只听萧熠冷声道:“继续。”

刘嬷嬷擦了擦额头冷汗,接着念道:“然,然此事于礼不合,亦于姐姐闺誉有失,身为闺中密友,我亦不能置之不理,望公子三思而后行,不要再预谋与姐姐远走高飞之事,若公子当真长情,可努力精进,他日高中,便可破门第之差,与姐姐长相厮守,此乃正途。再寄公子,既与姐姐约定终身便不该三心二意,我无心公子,望勿再扰。

谨此奉闻。沈氏昭昭书。”

小说《重生太子妃沈昭昭》 第四章 太子驾到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