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苏墨染傅景深为主角的小说 苏墨染傅景深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2021-09-11 12:01

《罪妻难追傅少别作死》 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墨染傅景深的小说叫《罪妻难追傅少别作死》,本小说的作者是夜白不才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够了。”正当苏墨染欲要将身上穿着的打底衫给脱掉时,傅景深却忽然厉声呵斥制止。一直低着头的苏墨染,手僵了僵,泪珠无声低落在手臂上,将衣服晕染出痕迹。“苏墨染,你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为了九千万,...

《罪妻难追傅少别作死》 第9章 深刻折磨 免费试读

“够了。”

正当苏墨染欲要将身上穿着的打底衫给脱掉时,傅景深却忽然厉声呵斥制止。

一直低着头的苏墨染,手僵了僵,泪珠无声低落在手臂上,将衣服晕染出痕迹。

“苏墨染,你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为了九千万,竟然没脸没皮,是不是下一次有人给你一个亿,你就可以任他欺辱?”傅景深从沙发上起身,冷着脸站定在苏墨染的跟前,一把伸手将苏墨染的头发给拽住,迫使她不得不抬头。

苏墨染吃痛,不得不抬头,目光与傅景深对视。

她墨黑的眼眸,满是眼泪。

傅景深忽地心一悸,眼前的苏墨染与记忆中的人相重叠,他怔愣。

可不该是这样的眼神,小婉从来都不会用这种满是眼泪的目光盯着自己。

立马松开了苏墨染的头发,傅景深将身子偏向了一边,他淡漠开口,“出去。”

苏墨染一听,如释重负,忍着头皮的疼痛,欲要提步朝门口走去。

傅景深却厉声道,“站住,我叫她出去!”

谢敏儿还一脸得意,可谁知道竟然是将她给赶出去,她先是错愕和愤懑,但面上还是要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砰地一声,谢敏儿不甘地离开。

屋子里只剩下苏墨染和傅景深二人。

苏墨染却是比刚开始还要紧张,她不明白傅景深现在究竟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愿意帮她还是不愿。

“苏墨染,我可以借你九千万,我也知道你借九千万到底是为了什么。苏氏集团的危机,我可以帮忙。”傅景深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一听,苏墨染自然是欣喜万分,但是想到傅景深方才说的话,她便小心翼翼地出声问道,“我需要做什么?”

她不相信傅景深会这么轻易答应帮她,而且还说要帮苏氏度过危机。

可她能付出什么呢?她什么都没有。

傅景深勾唇一笑,他从沙发旁放着的矮桌子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到苏墨染的跟前。

“这是我之前准备好的合同,你签了之后并且按照合同上面的去做,那么我就可以帮你。”

苏墨染接过足足有五页纸的文件。

一字一句地认真读过去,苏墨染却是满满的疑惑和不解。

要穿白色的裙子,要扎低马尾,不许画浓妆,每天素颜......

似乎看出了苏墨染的疑惑,傅景深面色如常开口,“按照合同上面的做,扮演好你傅太太的角色,那么九千万便会如期到你的账上,苏家的危机就解决了。”

“好。”苏墨染几乎没有思考,直接点头答应。

如今只要傅景深答应帮助苏家,她根本就不在意合同内容究竟是什么。

傅景深递过一支笔给苏墨染,盯着苏墨染签上名字后,他突然想到之前在酒宴上,苏墨染说喜欢他的事情,他不由开口问道,“你说你喜欢我是吗?”

突然被问及,苏墨染愣神,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的确喜欢傅景深,不仅仅是喜欢,而是深爱。原本是一件被她藏在心底的事情,可如今傅景深已经知道了。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可以随意践踏她的心意了。

也是,她哪里还有自尊可言,就连所谓的喜欢,也变得讽刺起来了。

见苏墨染不说话,傅景深便默认了,他眼神变得冷了几分,“那么请你收起自己不该有的心思,我不可能喜欢你。”

苏墨染突然记起小婉这个名字。

“我是不是和小婉长得很像?”

“闭嘴!”傅景深呵斥道。

他双眼充满着猩红。

苏墨染吓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可偏偏这个动作,却再次刺激到了傅景深,他脸直接黑沉得可怖。

一个用力,直接一把拽住了苏墨染的手腕,又一个甩手,苏墨染已经被摔向了沙发。

咚的一声,苏墨染的背砸在了沙发的硬处,苏墨染痛得鼻头发酸。

还没等她开口,傅景深又压在了她的身上。

“苏墨染,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要在我面前提小婉,你不配!”

呵,她不配。那个叫做小婉的女人,是她苏墨染连提都不能提的,是傅景深的禁忌。

她不明白傅景深究竟有多爱那个女人,既然爱得那么深,又为什么要答应娶她呢?把她当成替身吗?可她连替身都不如。

“可我是你的妻子啊。”

嘶。

下一瞬,苏墨染便直接倒吸冷气。

傅景深狠狠地咬了她一口,苏墨染已经感觉到有血腥味在鼻端飘过。

“苏墨染,我看你是真的不长记性。你只是个替代品而已!”傅景深说完,却眉头紧蹙。

翻身从苏墨染的身上下来,傅景深伸手扶着头。

头痛症又犯了。

傅景深只觉烦闷,这个该死的头痛症已经陪了他多年,自从小婉失踪之后,他大病一场,头痛症便有了。

苏墨染见状,连忙走到傅景深的跟前,轻声问道,“你怎么了?景深,是不是头痛病又犯了?”

傅景深本就头痛难耐,听见苏墨染的声音,他只觉心更烦,欲要将苏墨染推开,可瞥见苏墨染的眼睛,他脑袋里浮现出一堆陌生的快速飞过的画面。

足足五分钟,头痛才稍稍好转。

满额头的冷汗,都是疼出来的。

苏墨染下意识地伸手给傅景深擦汗,却被他伸手拍下去了。

“别碰我!”

苏墨染被赶出了房间。

陆特助第一时间进了房间。

傅景深半躺在沙发上。

“总裁,你的药。”陆特助在听完苏墨染提及总裁头痛的事情,便立马去车里面拿了药。

傅景深虚弱出声,“陆尧,你说为什么每次我头痛的时候,只要靠近苏墨染,就会好转。”

小说《罪妻难追傅少别作死》 第9章 深刻折磨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