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沈晨曦唐禹洲)

2021-09-11 12:01

《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沈晨曦唐禹洲的书名叫《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它的作者是阿8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似乎忘了,沈晨曦是瞎子,声音具难听。空有美貌,又如何?在床角坐下的沈晨曦听着她的话,嘴角动了动,心底一片凄凉。曾经丰城的白天鹅,如今成了人人可欺的丧家犬。本该成为海外留学高材生,可因为一时的任性,成...

《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 第6章 沈晨曦呕血 免费试读

她似乎忘了,沈晨曦是瞎子,声音具难听。

空有美貌,又如何?

在床角坐下的沈晨曦听着她的话,嘴角动了动,心底一片凄凉。

曾经丰城的白天鹅,如今成了人人可欺的丧家犬。本该成为海外留学高材生,可因为一时的任性,成了一个没有学历、需要靠打工维持生计。

“不行。晨曦,五百万真的不是小数目,你待在这里迟早有一天要出事。离开这个地方,兴许你还有别的机会赚钱,到时再还也是一样的。

盛世是夜场,虽然我们只是迎宾的,但是我就是看不惯那些人欺负你。”

她出了这里,说不定还能跟李澈在一起。他还能照顾她,可唐禹洲能放过她么?而且,以她的学历,也就只有盛世这个地方的薪酬最高。

虽然她有所动摇,但一想到唐禹洲那咬牙愤恨的语气,她就不自觉地想退缩。

她有很严重的失眠症。

初入监狱的那几天,她一直耿耿于怀。因为看不见,成夜成夜靠着冰凉的墙壁出神。

她所在的监房长什么样,她不清楚;有多少人,她依然不知道。但随着往后的日子,她刻骨铭心地记得,那里面有个恶霸一样的狱友。时常在深夜时分,突然将她踹下床,摔得浑身疼。

其他人更是在她吃饭的时候,将她的那一份餐食抢走。有一段时间,她连着好几天不进食导致头晕。在她喝的水里放小石子,以及各种要命的异物。

刚开始,她还能叫嚷着反抗,可渐渐的,那些人告诉她,是唐禹洲授意所为。

沈晨曦筑起的信念,一下子崩塌。原来,他那么恨她。从她在医院哀求解释,他的冰冷厌恶的眼神,到他狠心送她入狱。她都该清醒的。

八年未见,她还一直期待他会念着她,可最终都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一天之间,她没了光明,失去自由。更让她心痛的是,他将她送入监狱的那天,是她的生日!

“晨曦,我思前想后,还是得将你送走。你也别嫌我多管闲事,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然我这觉都睡不好。”

深更半夜,孟萍摸到她的床上,强行将她拉起。

简单收拾几件衣服,两人悄摸摸出了宿舍。

可在出盛世后门的时候,一道强光射来。

沈晨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啊’的一声,她就被人拖回宿舍,丢在了床上。

等她摸索起身,才发现房门已经从外面上了锁。

这个时候,她猛然想起,孟萍没回来!

沈晨曦从迎宾降到陪酒,已经是三天以后。

她被贺兰亲自带去一个包厢,刚进去就被浓重的烟味,呛得只想逃。

“刘总,这是新来的小妹,你可多担待。”

“模样不错,怎么看着眼熟?”

伴随着包厢音乐,沈晨曦莫名心慌。

她不是因为对方说了什么,而是担心接下来要做的事。

“能喝吧?”

一道中年男子的询问,跟着便是酒瓶落桌的清脆声。

沈晨曦紧抿着唇,没敢应话。

本以为会有贺兰帮忙,却听见她似笑的声音响起:“刘总,我这边还有别的事,就先失陪了。”

话落,感觉她已经朝着门口走远。

沈晨曦顾不得其他,沿着茶几要走。

可也才刚挪出一步,被人扣住手腕。

她猛地身子一缩,下意识地想要去躲,却被人揽住肩膀,强行扶她坐在沙发上。

“知道你看不见,我亲自递给你。”

跟着,一杯沉甸甸的酒杯,落在了手心。

“刘,刘总,我不太能喝酒。”

她咬牙,艰难开口。

对方有片刻沉默,忽然再道:“小妹,我记得你们这儿陪酒是有钱的,你这副状态出来打工,难不成不是为了钱?”

“是。”

听到对方的话,沈晨曦忽然嗓音洪亮,方才的退缩烟消云散。

“只要你喝了这杯酒,我就给你一千。”

一杯酒一千,倒也很值。

“好,我喝。”

此刻,她已经顾不得别的,憋着一股劲,将酒杯放在嘴边。当冰凉的液体进入口腔,喉间忽然发痒,像什么东西自腹部冲出,那速度快到她来不及思考,只觉得那股热流伴着酒液又回了酒杯。

同一时间,包厢传来一声惊叫:“怎么了这是......”

后面的话,她听的模糊,还未定神,身形一颤,又一股热流冲出......

*

“唐总,沈晨曦在包厢陪酒出现呕血,吓坏了客人。”

“什么?呕血?”

贺兰的电话打过来时,唐禹洲正靠在车座后排闭目养神。

听见呕血俩字,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猛然坐直,连带着嗓音也有些急促。

当然,这些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已经送去医院,正在抢救。”

贺兰说完最后一句,先一步挂了电话。

彼时,逼仄的车厢,气氛凝滞。

唐禹洲慢悠悠放下手机,似是还未从刚才贺兰的话里反过神来。

沈晨曦呕血,她若是有事,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好半晌,他突然对前面的助理,吩咐:“薛照,去医院。”

“那沈小姐......”

助理及时接话,欲言又止。

“不用管,前面掉头。”

唐禹洲没有犹豫,再一次催促。

同时,翻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不过数秒,那端似乎通了,紧跟着,就听到他嗓音温和:“阿姝,我这边临时有点急事,可能要失约了。改天,我改天过去陪你吃饭。”

他这姿态,与方才听见沈晨曦的事,俨然两副面孔。

前面开车的助理,忍不住朝后视镜瞟了一眼。

他家老板,就算再有急事,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推脱过沈恩姝。所以,这是怎么了?

这样的想法,不单单只是他一个人。

在唐禹洲挂断电话的那端,沈恩姝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家客厅里,沈母看着女儿握着手机出神,忍不住上前询问:“怎么了,阿姝?”

“妈,阿洲说他不过来了。”

话出,她往餐厅的方向瞥了一眼,语气尽是说不出的委屈。

“不是都说在来的路上了么,怎么突然就不来了?”

“说是临时有急事。”

母女俩说话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间闪过些许怀疑。

“让人去查一下。”

沈母果断做主,沈恩姝点头同意。

小说《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 第6章 沈晨曦呕血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