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萧澈夏倾月是什么书 萧澈夏倾月免费章节

2021-09-10 12:00

万古邪神之路

推荐指数:10分

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说《万古邪神之路》主要是描写萧澈夏倾月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火星引力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关注。掌天毒之珠,承邪神之血,修逆天之力…

《万古邪神之路》 第2章大婚之夜 免费试读

一股清香扑在他的鼻间,萧澈心里一颤,好润。

萧泠汐的手一僵,莫名的酥麻传遍全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啊!”

萧泠汐像是受惊的小兔子,往后跳开了一步,眸光恍惚迷乱,“你……你偷亲我!”

“嘭!”

可还未等萧澈回话,房门被人猛地踹开!

萧澈愣了一下,忙转头看去,只见两个青年男子跨步走了进来。

“萧澈弟弟,你没有大碍吧?”领头男子眼神扫过两人,接着一脸关切的询问道。

而他身后的消瘦男子,看着脸红的萧泠汐,目光有些好奇。

看到这两人,萧澈微笑起来。

“原来是玉龙哥和萧阳哥,我身体好多了。”

萧玉龙,萧门门主萧云海独子,今年二十岁玄力便达到入玄境三级,被萧门寄予厚望。

至于他身后的萧阳,是二长老的最小的孙子,现年十九岁,初玄境九级,从小就跟在萧玉龙身后,对他马首是瞻。

“哈哈,好了就好,为兄可是担心坏了。”萧玉龙爽朗一笑,走近了说道。

“你今天要迎娶的,可是我们流云城第一明珠,你能娶到如此佳人,我这个当哥哥的真是欣慰和羡慕。”

萧澈也笑了起来,正要说话,门口却出现了管家的身影,“少爷,我们该走了,不然错过了吉时,老爷恐怕……”

“啊,是我们叨扰了,萧澈弟弟你快去吧。”萧玉龙赶紧笑着说道。

萧澈点头,跟着萧泠汐和管家走了出去。

当屋子空了下来后,萧玉龙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挥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萧阳脸上!

萧阳捂着脸颊,支吾道:“我……我明明将弑心散投了进去,之前他昏倒的消息也是真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哼!”萧玉龙眉头死死皱起,面孔扭曲。

“老大,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萧阳瞥了一眼萧玉龙,小心翼翼道:“你想想,夏倾月肯定不会让萧澈动她一根手指头。而以后她嫁入我们萧门,以老大的相貌天赋,再加上和萧澈的对比,还怕折服不了一个夏倾月?到时候……”

听着萧阳的话,萧玉龙阴沉的脸色一点点舒展,低声道:“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看来没毒死他,还是一件好事!”

话音落下,门外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大红色的旗帜飘扬在半空。

流云城的街道上人声鼎沸,当萧澈一身红衣端坐马上,各种窃窃私语便传入他的耳中。

“唉,你说夏倾月怎么就嫁给这么一个人,老天真是瞎眼啊!”

“据说当年夏倾月出生的时候差点夭折,幸亏萧澈父亲萧鹰消耗大量玄力相救。所以夏倾月的父亲夏弘义便承诺夏倾月十六岁时嫁给萧鹰儿子当媳妇。虽然后来萧鹰遇刺身亡,不过好在夏弘义重情重义,否则,这货怎么可能娶得到夏倾月!”

马背上的萧澈听着众人议论,神色没有一丝波澜,始终带着几分云淡风轻的笑容。

队伍走的不急不缓,十几里路用了一个半时辰左右。

刚进夏家大门,萧澈就见到了夏弘义,他恭敬行礼道:“夏叔叔。”

“呵呵,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我叔叔吗?”夏弘义温和的笑道。

萧澈目光一敛,再次恭敬道:“岳父大人。”

“呵呵,好!”夏弘义微笑着道,“澈儿,从今天开始,我就把倾月交给你了,记得好好待她,莫要理会那些流言蜚语,就随它去吧。”

萧澈目光微动,缓慢而坚决地点头,“岳父大人,你放心,潜龙在渊,必有飞天之时。到时,我会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乖乖闭嘴。”

夏弘义顿时怔住……他所熟知的萧澈一直都是文文弱弱,脾气温和之余,还经常会不经意的露出自卑之态。

但如今却对着他说出如此的豪言壮语,而且眼神更是深邃的让他有一种无法看清的感觉……

“好!”夏弘义满意地点头,拍了拍萧澈的肩膀,“我相信你绝不会就此平凡,好了,倾月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去吧。”

萧澈点了点头,便带着抬花轿的众人转身,朝着厢房而去。

刚到院落中,只见在两个伴娘的搀扶下,夏倾月也从屋内走了出来。

她头戴凤冠,脸前是垂下的细密珠帘,让人无法看清她此时的容貌和神情。

正迈步缓缓向花轿旁的萧澈而来,每走一步都好似仙子点云,美不胜收。

按照习俗,需要新郎将新娘搀入花轿,萧澈迎了上去,向夏倾月伸出了手……

夏倾月微抬头,脸上的珠帘向两侧滑去,柔夷也搭上了萧澈的手上。

两人眼神交汇,萧澈愣了一下。

瞳孔倒映出了一张美到让人窒息的容颜,她的肌肤如脂如玉,那芳唇更是如世间最娇嫩的花瓣,让人心神沉沦,难以自拔。

“果然……名不虚传……”萧澈喃喃自语。

可就在下一瞬,一股刺骨的冰冷猛地从手上爆发,让他整个胳膊都在刺痛中变得僵硬。

夏倾月接着轻缓优雅的进入花轿之中,手上的冰冷感也随之消失,萧澈垂下手臂,表情淡然,不发一言。

除了冰冷感袭来的那一刹皱了下眉,再无其他表情,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萧澈上马,迎亲队伍顿时浩浩荡荡的折返,回到了萧家门口,只见无数人站在这里看热闹,将道路拥堵的水泄不通。

萧澈不闻不顾,搀扶着夏倾月进了萧门,直接到了大厅。

喧嚣的声音渐渐安静,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司仪双手微抬,“典礼开始!”

他顿了顿,高了八度的声音再响起。

“一拜天地!”

萧澈的心神迅速回转,他侧目瞥了身侧的夏倾月一眼,和她的身体同时曲下,共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两人的身体转过,对着萧烈和夏弘义的方向恭敬一拜。

萧烈含笑点头,慈爱的看着萧澈和孙媳妇,夏弘义同样微笑满面。

“夫妻交拜!”

萧澈的身体转向了夏倾月,几乎同一时间,夏倾月的身体也已转向了他……

动作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让众多在场的萧门年轻一辈暗中咬牙。

在他们想来,夏倾月绝对不可能愿意,嫁给萧澈这个十足十的残废,但让他们无比失望的是,直到这一刻,夏倾月表现的都很平静,没有一个人从她身上捕捉到抵触的痕迹。

等到繁琐的礼节完毕后,夏倾月回到婚房,萧澈则需要留在主室,向贺礼的来宾敬酒。

从午后到深夜,整个过程中,有的人叹息,有的人妒忌不忿,也有些人,则把不屑的表情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萧澈是个记仇的人,他将这一幅幅面孔记在心里,隐藏在黑暗中眸光透出如刀锋般的冰冷,他们,会后悔的!

当回到自己小院时,圆月已高挂夜空。

房子的窗户半开,烛火摇曳,满室朦胧梦幻之色。

夏倾月安静的坐着,暖黄的烛光笼罩着她半边的身子,那凹凸有致的曲线,让萧澈恨不得赶紧推开门,将她揽入怀中。

这时,那双眼眸透过窗向他看来,仿佛是一个具有无尽引力的深渊,吸引着萧澈的意识和思想。

他等不及了,挥袖露出双手,将门缓缓推开走了进去。

“老婆……我来了!”

萧澈坐到床边,看着她白皙的脖颈,心里泛起一丝燥热,大手缓缓拦住了如杨柳般的腰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