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纨绔毒妃君惊鸿顾蕾小说在线(大结局)

2021-09-10 09:01

纨绔毒妃

推荐指数:10分

《纨绔毒妃》主人公叫君惊鸿顾蕾,是懒小静倾心巨作,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她发誓,若非穿越晕得七荤八素她绝不会压到战王,就此摆脱不了纠缠“打今起本王就是你的人了。”某战王豪气云天。“拿钱说话,金库钥匙交出来!”压在他身上,她两眼放光威逼着。某男一笑,“那要看你本事了?”某天,“爷,燕帝说他有钱要用国库做聘礼,所以我要去做王后。”她握着国库钥匙炫耀。某王眸光阴翳,“嗯哼,竟有此事?!传令下去即日出兵灭了燕国!”某女,“……”

《纨绔毒妃》 第4章 免费试读

居然会去招惹君惊鸿。

顾蕾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世界这么大,到哪儿不行呀,我才不会傻的在这儿等死。”

“世界?”对这种新奇的词汇顾文渊不懂其意。

“额……世界就是天下的意思,天下这么大总归有一处藏身一地的是吧?”拂了拂额头,适才想起自己穿越而来,有些词他们是听不懂的。

顾文渊只觉得头疼无奈,摊上这么个妹妹也是无法招架。平素里纨绔调皮也就算了,可千不该万不该招惹夜王,因为没人能够担得起这个罪名。

扇巴掌,踹了他,强吻他还咬了他……

瞧瞧她一个名门闺秀都做的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敢这么得罪夜王的人至今没有一个人能苟活下来的。

长叹一声,甚是无奈,与其坐着等死,不如让她逃走的好,总归还是有一丝生存机会的。

现在他没办法保证能在夜王面前保她周全,即便是父亲也恐难做到。

不若等夜王消了气,在让她回来赔礼道歉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

思及此,他便将束在腰带上的钱袋取了下来递给她,“逃走该算是下下策了,但也不失是一种方法。待避过了这阵子风头在回来便好。”翻身下马,一并将马绳也递给了顾蕾,语重心长道:“长路漫漫道阻且长,你务必小心。”

对于初来异世这个半道上冒出来的‘哥哥’还是很感激的,捏着重重的钱袋,牵着马绳的她激动不已,看着他佯装出一副心情沉重,“保重,咱们后会无期!”

最好永远别见。

“语晗,你一路上可要小……”

“驾,驾!”危急关头逃命要紧,谁还有时间跟这个素不相识的‘哥哥’深情诀别呀,反正以后是没得机会再见面了,说那么多管毛线用。

所以,就在顾文渊站在她旁边叮嘱的时候,顾蕾一个行云流水漂亮的翻身上马,不待他叮嘱完便驾马离去。

“驾,驾……”

伴随着策马的声音,顾蕾电光神速的穿越在林间,白色的马身着黑衣的她极速奔驰仿若黑白无常魅影一般,可见速度之快。

耳际风声鹤唳,疾风拂面,两侧树荫极速倒退的闪影让顾蕾心潮澎湃,这汗血宝马可真是极品中的极品,比当年在马场里见过的那些汗血宝马都要好的多。

这下子就不信逃不出去了。

“她在哪儿,拦住她,快!”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男子的呼喊声,差点没让顾蕾吓破了胆。

“驾,驾,宝贝儿马儿你倒是快点呀!”如临大敌,她神叨叨的念叨着,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出去。

“嘶嘶……”正极速奔跑着,身下的马儿莫名传来一道哀嚎声,速度骤然降了下来,不消片刻便倒在了地上。

顾蕾身影不稳,摔倒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眼尖的发现马屁股上插了几支箭,已是鲜血淋漓。她立马起身不做逗留奔跑了起来,都怪自己刚才高兴太早了。

“嗖,嗖,嗖,嗖……”只见几道黑影闪现,似从天而降一般几个黑衣人手持弯月刀直指顾蕾面门,立在她一米之外拦住了她的去路。

见状,顾蕾身子左拐,一如方才一般,又出现几个黑衣人拦在了她面前,再左拐仍旧一样,片刻间她便被数十人给包围了。

投路无门,顿时像是个泄了气儿的皮球一样驻足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是挺能跑的么?”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蓦然回首,只见着夜王君惊鸿单手负于身后看着她,眸光凛冽阴森。

顾蕾小心脏砰砰直跳,回过头看着尊贵冷峻的君惊鸿背脊一凉,错愕不已,这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

“没,没跑,我没跑,呵呵!”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露出一抹苦笑。

是呢,没跑,没有机会跑的了。

“本王给过你生的机会,只是你不加珍惜罢了,抓起来。”只见着他右手轻轻一挥示意着下属,声音凛冽如千年寒冰一般,蚀骨寒凉,毫无情绪,似看不出来他生气。

但那一双湛蓝色泛着幽光的眸子却将他的本心彰显无遗,他是颇为厌恶这个女子的,似乎连出手杀了她都觉得会脏了自己的手。

该死的女人,不知所谓,那便要付出血的代价!

号令一出,几名影卫上前抓住了顾蕾,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几个人力道实在太大,她奋力的反击倒是有种以卵击石的意思。

“王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刚才说好了,输了跪地磕头的,我都还没有跟你计较呢。这大伙儿可都眼睁睁的看着呢,刚才分明就是你输了,现在反倒翻脸不认账可就没意思了。”挣扎了半响都无济于事的顾蕾已然放弃了治疗,看来只能以智取胜了。

看着君惊鸿理直气壮地据理力争,抬起高傲的头颅,似一切都是夜王的过错一般。

这不说还好,一说此事,君惊鸿整个人脸色都不好了。

眸光微眯,眼底闪过一抹肃杀之气,“是你食言在先,休怪本王无情。杀了你便是轻的。”薄凉的话语,毫无一丝人情味,却也无不透露着恩赐一般。

你妹的,什么叫‘杀了你便是轻的’?

怎么的,还想凌迟不成?

思及此不由得背脊一凉,汗毛倒竖,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有这个实力也完全不是在说笑。

“兵法有云‘兵不厌诈’你难道不懂?”不是说她素有‘战王’之称么,还会不知道这一说?

“诡辩!”于君惊鸿而言,他就是无所不能所向披靡的战神,他的字典里素来只有赢没有输,而平生第一次的比试竟然输给了一个女人,他确有不服,却也佩服。

不得不说是个有意思的女人,只是太不懂得收敛,如若不是那云游道士的信笺之中意有所指,大抵他应该会就地处死她。

而后不由分说,吩咐道:“压下去,重则三十大板!”

一旁的影卫纷纷一愣,异样的眸光看向君惊鸿,一脸的茫然。

适才在天泉池旁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一代夜王乃是北辰天之骄子,受万众顶礼膜拜,身份尊贵无比,怎由得她一个贱民掌掴,殴打?!

别说世间至今没有人敢对夜王如此大不敬了,纵使是有那也只不过是言语过激,可早已命丧九泉之下,一命呜呼。

显然,王爷对她大有不同。

“怎的,是没听见本王的吩咐?还是想想要一并杖责三十?”一众属下们的反应让君惊鸿颇为不悦,只觉得是威信全无,不由得杀气凝重,可也对他们放纵一回。

“喂,夜王,你不能这样对我一个女人……”

“再敢聒噪一句,信不信本王割了你的舌头!”不待顾蕾将一句话说完,君惊鸿厌恶的截断了她的话。

这时,属下们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一张太师椅放置在树荫下,并多此一举的举着一把油纸伞遮阳,君惊鸿提着衣摆双腿交叠的坐下,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被施以杖刑的顾蕾。

一声恐吓之后顾蕾还真的就不说话了,天知道她也真的是害怕的很,毕竟上学的时候学过历史都知道古代是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动辄打骂,重则砍头也不过是毛毛雨的事情。

况且她是重生的,便是老天爷多给了她一次生的机会,别说三十大板了,就是剁了她一只脚也还想苟活下去呢。

紧紧地闭着嘴,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奈何最后还是被摁在了地上,一旁两名影卫手中拿着棍棒严肃的站在一旁。

“哎呀,不是我说呢,你这姑娘也忒胆大了,竟然羞辱我家爷,真是不识好歹的贱东西!”弦竹一手拿着拂尘,翘着兰花指指着被摁的一动不动的顾蕾说着,“来人,给我好好地打,重重的打!”

话音落,一棍子重重的打了下去……

“啊——”

一声惨叫,划破长空,惊起林间飞鸟无数,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顾蕾只觉得屁股疼的火烧火燎似的,下意识的挣扎的,可还是撼动不了分毫,小脸疼的扭曲涨红,火冒三丈的骂道:“你这死太监,鸟儿都被吓走了,诅咒你!阿,嘶……”

疼的倒抽了一口气,继而又道:“靠,轻点,轻点!打的这么重君惊鸿那***给你们赏钱吗?手不疼吗?你们这些傻缺,不知道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么。”

“哎呦,你这个贱骨头,反了天了,居然我诅咒我?你们给我好好的打,重重的打,谁要是敢懈怠一同受罚!”被戳到痛处的弦竹脸色微变,一脸受伤的表情低头看了看自己残缺的某一处,怒火中烧,挥舞着兰花指嗷嗷着。

“啪啪啪……”一下接一下的板子声敲击着,力道颇重。

“啊,哦,嘶,哎哟……好疼啊,救命啊,要死人了呀!”顾蕾被打的嗷嗷直叫,疼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事实再一次证明得罪比自己牛叉的人是会遭报应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