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小说完整版 洛芷嫣秦熠

2021-09-09 21:00

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是来自可乐酱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洛芷嫣秦熠,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医武双绝,洛芷嫣强势穿越。一睁眼——我去!居然在婚轿上,还被拒之门外?更过分的是,还要跟公鸡拜堂。婆母、小姑子、小叔子轮番挑衅,洛芷嫣袖子一撸,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谁先认怂,谁是棒槌。打架,是她的强项。等等,相公又晕倒了?洛芷嫣火速休战——救人要紧。心肺复苏加人工呼吸。世子爷:你确定不是在占我便宜?

《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 第006章:饵已经下了 免费试读

东跨院,书房。

昏迷不醒的某人,一进门便睁开了眼。

他从袖中掏出素帕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折好又放回袖中。抬眼瞥了笑的像个狐狸似的灰袍男子,不耐烦道:“交代你的事儿,都查清楚了?”

“我办事,你放心。”

陆子吟将一封信拍在桌子上,“刚从京都回来的消息,还热乎着呢。”

说完,自顾自的坐下,倒了杯水来喝。

他见秦熠一目十行的看信,啧啧道:“皇上那老东西可真有心机的。先来美人计,再玩反间计,看来是防着你们出招,准备先下手为强了。”

秦熠一点点攥紧信纸,眼底露出一丝冷意,嗤道:“将士还在疆场为他浴血奋战,他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就要置侯府于死地。”

“死地倒不至于,我猜,他可能是想要个人质。”陆子吟修长手指捻着骨瓷杯,挑眉道,“毕竟,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若是人质在手,侯爷势必要投鼠忌器。届时,侯爷可真成了皇帝老儿手里的一杆枪,指哪儿打哪儿了。”

“他想的美!”

秦熠狠狠将信纸捏在手心,嘴角勾起,“既然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

洛芷嫣是被一阵咳嗽声给惊醒的。

她瞬间睁开眼坐了起来,一副防御的架势。乌发垂在身后,衣领微微敞开,胸前白色的一团若隐若现。

配上少女微红的双颊,明亮的大眼睛。

画面简直活色生香。

秦熠视线略过沟壑深处,又若无其事的移开,脸上只露出歉疚的神色,用拳头抵着唇,轻咳着道:“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看清床前的人,洛芷嫣松了口气:“没事,本来也该起了。”

“你怎么样?那天你都吐血了,好点没有?”

她说着,掀开被子就下了地,抬脚朝秦熠走去。

那轻薄的亵衣随风而动,时不时的露出腰间白腻的肌肤和雪白的腕子。

再往下,那玲珑如雪的脚丫亦让人心跳加速。

在洛芷嫣靠近的那一刻,秦熠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侧过身,又咳嗽的厉害了几分:“我,我还好,郡主来了几天了,还没参观过侯府吧。今日索性无事,不如我带你在府里四处转转。”

“好啊。太好了。”

洛芷嫣还没逛过古代园林呢。

能参观一下侯府,再好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那我就不打扰郡主洗漱了,晚会儿,我们在闲云亭见。”不等洛芷嫣说什么,秦熠已经转身走了。

“喂……”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洛芷嫣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只是想跟他把把脉,他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洛芷嫣坐回床上,重新给自己换了药,虽然在肩上不太好操作,但她处理起来还是很快。这侯府的药果然不错,伤口已经结痂了。

再养个十天半月,应该就好全了。

她拉开抽屉,看了看里面的飞鹰爪和弯刀,又重新锁好。也许,离开侯府的时候,这些东西用的上。

收拾妥当之后,洛芷嫣去了闲云亭。

秦熠带着她参观了整个侯府,这侯府很大,三进院,每个院落都有照壁、耳房、厢房,到处都是假山流水,亭台楼阁。

不过,最气派的还是演武场和兵器库。

演武场上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且都擦的锃亮,看起来很有气势。

看洛芷嫣感兴趣,秦熠还让卫茅各个兵器都展示了一番。

洛芷嫣提了提刀,沉的很。

想试试弯弓,发现弓弦拉起来很费劲儿,一看就是男式弓,女子力气小,很难拉动。

玩了没两下,洛芷嫣就有些意兴阑珊。

秦熠见状,又贴心的请洛芷嫣到兵器库,说要送她一件趁手的兵器。

兵器库有重兵把守。

他们一见秦熠,立刻齐刷刷的行礼:“见过世子。”

声如洪钟,气势十足,洛芷嫣吓了一跳。

秦熠闷声笑道:“吓到郡主了吧。”

洛芷嫣有些尴尬,秦熠让卫茅开了锁,推门道:“郡主请。”

洛芷嫣走了进去,发现这兵器库很大,里面摆放着许多的大箱子和各式各样的兵器。也许这些利器都见过血,屋里一股混合着生铁的腥味。

她东挑西看,还打开了两个箱子。

里面都是一些箭簇。

秦熠与卫茅走在后面,见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却互相对了一个眼色。

这姑娘,表现的不谙世事,怕此刻正处处留心,小心计算呢。

出了兵器库,秦熠又带洛芷嫣去了父亲的议事厅和书房。

这两处也是侯府重地。

重要程度比演武场和兵器库更甚。

除了有人把手,还有许多暗哨巡逻。秦熠对洛芷嫣道:“平日里,连我也不能随便出入。父亲有明文规定,擅闯者,格杀勿论。郡主,这两个地方,切不可进去。”

洛芷嫣点了点头:“有军事机密嘛,我懂。”

逛了一圈,洛芷嫣累的脚疼。

便扶着春桃先告辞了。

望着少女窈窕的背影,秦熠眼神眯了眯:希望你真的懂。

卫茅在后面忍不住道:“世子爷,你说她会不会上钩啊?”

“去,派人跟着她,有什么动静随时来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