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晋贤贤阿峰小说 晋贤贤阿峰

2021-09-09 18:00

单亲妈妈之先婚后爱

推荐指数:10分

晋贤贤阿峰是作者月光晒谷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月光晒谷的代表做。那么晋贤贤阿峰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不久,她被带到了这两间里外相通的房子里,看来红姐并没有欺骗她,阿峰的确在忙。阿峰正和一位白净和气、被称为“阿豹”的男人在桌子前嘀咕着什么,看着她进来,厌烦地斜视了一下她,然后两人一起凑到电脑前,听得厌烦地斜瞥了她一眼,然后他们凑到电脑前,好像在核对什么。

《单亲妈妈之先婚后爱》 第3章 风几番,雨凌乱 免费试读

她的伤是来自身体某隐秘的一处,应该已红肿糜烂,害得她腿不敢太过并起,解决生理意识也费劲,走路更是痛。

她又不好意思向红姐说,只能忍着,然后从厨房里弄些苏打来泡水默默清洗,当然每每这时她也总会羞得脸红、恨得流泪,真恨自己怎么就不是男人……

“小姐,我只找到这些中国书,是几本有关裁剪的,主人书房倒是有书架,不过房门锁着,打不开!”

这时红姐走进房间来,佣人装襟前兜着些服装设计和服饰杂志,她一边将这些服饰杂志一股脑的放她桌前,一边眨着和善的眼睛对她笑。

看着眼前这些东西,晋贤贤的那双明眸中不由掠过一丝复杂和失望,但最终却还是轻笑道,“哦,这些就这些吧,没事!”

她待在这里实在太闷了,这些人也不说将她弄到这里来究竟有什么事,每日这样呆下去,心急又恐惧,不找点事来做,她真的怕那些胡思乱想会将自己逼疯,于是她便拜托红姐去给她找几本书,只是没想到找来的竟是这些。

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善于调节自己的人,因为她认为不良情绪永远都是一个人的致命伤,要想健康快乐地活下去,必须懂得疏散排遣自己的心情,而被人类成为精神食粮的书无疑是最好的载体。

其实这些书倒也不错,她清丽的脸上禁不住浮起一抹苦笑,这算不算是她的祖业呢?

她的母亲是一个裁缝师,专门负责商场货源的修补工作,偶尔自己也接些定做的生意。

母亲虽然只有中学文凭,但凭着和向下外公学的这套手艺,在那个繁华都市中,却依然能独立养活她,日子自然过的清苦,但该给她的却一样不缺。

其实她从心眼里一直都不喜欢那些裁裁剪剪,更不喜欢那些布匹衣服,因为这些东西一旦出现她和母亲住的那小居室里,就代表着一点,那台缝纫机又要轧轧的响上半夜或整夜了。

她倒并不是烦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她听了多年,早听习惯了,耳里塞上棉塞,一样能够顺利的睡到天亮。

她只是心疼母亲,因为在那缝纫机彻夜不歇的同时,她的母亲也同样会彻夜不歇,第二天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总是让她的心里一阵阵的酸,所以每当那个时候,她总是早早的做完功课,然后帮着母亲弄些针头线脑的,所以她是懂这些的,但同样对这些东西也怀着一种别样的复杂感情。

看吧,还指望什么呢?有的看就不错了,她现在是阶下囚呀,她再次自嘲的一笑,然后翻开其中的一本,还真的就看下去了……

就在晋贤贤专注地看书的时候,楼下响起了一阵汽车的声音,两辆黑色的汽车簇拥着一辆银白色的阿斯顿马丁V12披着皎皎的夜色,缓缓的驶入别墅,然后车门打开,一名男子优雅的走了下来。

男子一身黑衣,长身玉立、风姿挺秀,只不过脸上却带着一个银白色的面具,映着月色灯光,散发着神秘而精致的幽冷之光。

“轩哥,回来了,辛苦了!”

这时几名男子快速的从别墅里出来,迎上他,领头的那名五官英武的男子更是殷勤的致以问候。

“阿峰,没事……”带面具的男子淡然一声,然后率先向别墅,众人就跟在后面。

“轩哥,航道的事还顺利吗?”阿峰紧走两步又问道。

“嗯,还行……”男子轻应着,到了厅门口却忽然站定,看向阿峰,“小山哪里的事办得怎么样?”

阿峰微微一愣,随后恭敬地回道,“轩哥放心,小山一直都在紧盯着何家……”说到这里,语气忽然一顿,英武的脸上凝气一丝惊异,“只是……轩哥,这何家似乎并不在意丢了女儿。”

“哦……”男子面具下的一双墨色瞳仁微微一闪,沉默了几秒,“是吗?小山不会又怠工了吧?”

语气依然淡然,但跟随着他身边的一众男子却似乎赶到了万钧的压力袭顶,一个个的都低了头。

“轩哥,怎么会呢?除非他想再次断一回腿。”阿峰赶紧道,语气里隐隐透出了一丝紧张。

“呵……”面具男不置可否的一笑,转身进门。

进到一间布置的清雅华丽的房间里,立刻有人接过他脱下的外套,另外又女佣送上热毛巾和红酒。

男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一边优雅的拼着红酒,一边将目光投向屋角不断变化的监控电脑。

当上面闪过一个粉色身影埋头看书的画面时,男子目光忽然微微一凝,然后端起手中的杯子,将杯中潋滟的红色饮尽。

站在一边的阿峰见了这一幕,目光一动,立刻转身悄悄出去找到那正在煮咖啡的红姐,对她耳语两句。

红姐听完没开口,但脸上却现出一抹为难的神色来。

“犹豫什么,这是她应得的!”阿峰见了立刻厉声道。

“这……好吧!”红姐看他一眼,无奈的点点头……

夜色如水,点点繁星。

盯着眼前那些各式各样的图样和造型,晋贤贤一脸的兴致盎然,明眸中也闪动着奕亮的光辉。

她现在有些后悔,她觉得自己大学报志愿的时候真的应该报艺术或服装裁剪之类的,而不应该是学建筑,毕竟她有实践基础,在母亲身边耳熏目染的那些对于入驻这行是有益处的。

到时学成了,能找个好工作就找,不能找个好工作干脆就像母亲一样,自己做个裁缝师,到时肯定饿不着。

其实在选填志愿的时候,她真的那一丝丝的想法,但是不知为什么一向脾气柔顺的母亲却一定要她报建筑系,还说要她将来成为世界第一流的建筑师,到时可以去最好的房地产公司工作。

她很诧异母亲的雄心壮志,还有那少有的固执,最后到底还是按照母亲的想法报了建筑专业。

她一向是个踏实且用功的孩子,在那高额学费的督促下,大学这四年更是勤奋努力,课业可以说学的相当不错,不仅连年荣获奖学金,在临近毕业时更是被某家型单位看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