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江晚宁谢辰瑾结局是什么 江晚宁谢辰瑾全文

2021-09-09 09:00

嫡女傻妃惹不得

推荐指数:10分

江晚宁谢辰瑾是作者甜蜜老猫咪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咱们接着往下看二十一世纪医学博士江晚宁因故身亡,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相府痴傻嫡女,还被伪善的后娘妹妹打晕替嫁,就在江晚宁绝望之际,发现自己竟然能靠意念将上辈子所用过的医药用品实体化,而她的准丈夫,那位传说中病入膏肓的王爷似乎并没有生病……

《嫡女傻妃惹不得》 第7章 给你家王爷换发型 免费试读

下一秒,正在挥剑的刺客整个人僵在半空,他手里的剑也没再继续向前,而是停在了距离谢辰瑾脖间动脉半寸的地方。

“砰!”刺客惊恐地瞪大了双眼,紧接着整个人以飞扑的姿势重重摔倒在地。

完美!

角落里的江晚宁稍稍安心,麻利的将另一只麻醉针掏了出来瞄准另一位刺客。

方才她用意念拿出了压脉带做成简易弹弓,又拿出几支高纯度的麻醉剂来,这种现代医学产物可比失魂汤要有效得多,一针下去足以保证刺客能睡到后天早上。

倒不是她想救谢辰瑾,而是谢辰瑾一旦被杀死这些刺客不可能放过自己。

虽然这场婚事不是她自愿的,这位相公也不是她自己选的,但她不想好不容易穿越重活后在自己的新婚之夜被人先奸后杀,死的凄惨。

手里的微型针筒次第打出,接连几声人肉砸地的声音后,几名刺客皆以各种奇葩姿势躺倒在地。

喘匀气的谢辰瑾微眯着眼看向一直缩在昏暗角落里的女人,房间里没有其他人,这些刺客突然倒地绝对和这个女人有关!

可是她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隔空打晕这些刺客?!

“你……”

“王爷,他们都怎么了,都被你打死了吗,王爷好厉害啊!”江晚宁笑嘻嘻地从角落里蹦出来,双手夸张地鼓着掌,看向谢辰瑾的眼神也带着浓浓的崇拜。

谢辰瑾眉头微蹙,这个女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江晚宁才不管他现在怎么想自己的,反正她是傻子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她不介意给人加深这种印象,并且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刺客身上的麻醉针筒取下来,以免被人发现这种奇怪的现代产物后,会有人怀疑她是妖女。

她一边欢快地夸赞着一边往桌子旁边挪,每经过一位刺客都会好奇地上前查看一番,顺便将麻醉针筒收回。

“王爷,现在刺客解决了您还要杀我吗。”江晚宁走到桌边笑吟吟地捡起谢辰瑾掉在地上的剑,顺势放在他的脖颈。

臭男人!刚才差点被他掐死,如今也要让他尝尝性命被别人掌握的滋味!

就在此时院内的打斗声逐渐平息,解决完院内刺客的侍卫破门而入,团团将江晚宁围了起来。

“住手!放开王爷可留你全尸!”思明将剑直指江晚宁眉心,厉声冷喝。

江晚宁转着眼珠,扫了一眼穿盔戴甲全副武装的王府侍卫,紧接着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剑,欲哭无泪。

这样的姿势给她一百张嘴她都解释不清。

电光火石间,江晚宁本能的选择装傻认怂。

毕竟她可没有办法同时发射出二三十枚麻醉针,把这一群大老爷们儿放倒。

慌乱间,江晚宁脑抽了一下,她一手抓住谢辰瑾的发髻,一手举起手里的长剑猛地向谢辰瑾的头上砍去。

“嘿嘿,王爷你发型乱了,我给你修修头发可好?”

喏,王府的侍卫们你们瞪大眼睛看好了,我不是刺客,只是要给你们王爷搞发型!

“刷——”

锋利的剑刃将谢辰瑾的一头青丝斩断,他头上戴着的黄金绞丝琉璃发冠也跟着断发一起掉落在地。

叮铃哐啷~~

发冠砸地的声音逐渐消失,新房里瞬间针落可闻。

小小的房间里看似站了二三十个身着盔甲的男子,但他们似乎连基本的心跳呼吸都没有,一个个犹如没有声息的兵马俑。

思明额上渗出丝丝冷汗,瞪大双眼看着江晚宁,默默在心里为这位王妃点了一支蜡。

竟然敢削王爷的头发,这王妃怕是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屋内火红的喜烛还在燃烧着,江晚宁能感觉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

天啦撸!

此时此刻江晚宁只想选择狗带!

这厮怎么不躲!还有这剑怎么这么锋利!随便划一下就能把那么多头发砍断!

她削了这厮的头发,他怕是会想削了她的脑袋!

“哈哈哈,王爷你对你的新发型满意吗。”江晚宁硬着头皮哈哈大笑,打算把傻女人设贯穿到底。

思明瞬间回神,对了,这个王妃是个傻子,这一情报还是他负责调查的。

“滚。”

谢辰瑾冷冷地吐出一个字,在场的侍卫们拖着地上晕倒的刺客眨眼睛消失在房间。

江晚宁本想跟在侍卫身后混出房间,奈何刚跨出一步便被人踩住了衣角。

“王妃,打算去哪里。”谢辰瑾语速平缓,好似闲话家常,江晚宁却后背发凉。

江晚宁僵硬地转过身子,笑得灿烂懵懂:“王爷不是让我们滚吗,他们都走了,就我还没……”

按理来说,谢辰瑾经历了刚才的打斗外加上披散在肩的黑发,整个人看起来憔悴虚弱至极,但偏偏散发出来的气势大了江晚宁一大截,把她压得死死的。

她磕磕巴巴的解释着,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眼神开始游移不定,快速寻找着逃跑路线。

面前女人模样懵懂纯真,一副憨态可掬的痴傻模样,和今日思明调查的结果一样,也和她今晚大部分情况下的表现很符合。

但谢辰瑾可没忘她发现自己中毒一事。

“呵。”谢辰瑾轻敲着桌面,轻笑出声。

他笑得轻松随意,江晚宁却被这一声轻笑惊得头皮发麻。

“那王妃便‘滚’出去吧。”谢辰瑾缓缓开口,“是‘滚’,不是‘走’。”

什么?!

士可杀不可辱!

江晚宁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心里化身键盘侠把谢辰瑾骂了个遍:臭男人!死病娇!都已经喘成这德行了还不消停!神经病!

“啊~好累想睡觉了。”江晚宁打了个哈欠,伸着大懒腰往床榻边走,“今天晚上累了,我就在床上滚一滚吧。”

如果她是正常人这会儿肯定会生气,委屈,暴怒甚至和谢辰瑾正面吵起来,不过她现在是‘白痴’是‘傻子’,自然是不能生气的。

不就是‘滚’么,她在床上滚两圈也是可以的。

在自身力量没有强大起来之前,是要养精蓄锐,不能随意激怒对手的。

江晚宁放平心态爬上床,当真给谢辰瑾在床上翻滚了两圈,而后钻进被窝将自己盖得舒舒服服严严实实。

这下轮到谢辰瑾犹豫了,他现在真的拿不准这个女人是真傻还是假傻了。

“你方才为何说本王中毒了,你要同本王合作什么。”谢辰瑾放弃旁敲侧击,单刀直入的问道。

江晚宁警惕地看着他,扯出一个傻笑:“王爷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诶……王爷!你要干嘛!”

面前的男人走到床榻边,朝她伸出手继而猛地向她扑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