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秦暖暖封尘夜的小说 特工弃妃要和离小说

2021-09-08 18:01

特工弃妃要和离

推荐指数:10分

《特工弃妃要和离》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秦暖暖封尘夜,是津津有喜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掌中云火热连载中。她,22世纪特工之王,医毒双绝,哪知功高盖主,被人暗害!再次醒来,一跃成了冷酷王爷的弃妃,还有渣滓亲人,极品小人通通围绕身边。呵呵,撕渣爹,斗极品,来一个杀一个。只是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冷酷,说好的无情呢?封尘夜将秦暖暖搂在怀里,朝着她道:爱妃,长夜漫漫,咱们就寝吧?秦暖暖怒道:放开我,我要跟你和离!

《特工弃妃要和离》 第6章 渣爹秦显明 免费试读

“王妃不必客气,说起来,你我二人还有渊源,以后常进宫陪本宫说说话。”

皇后出自苏家,和秦暖暖的继母苏氏乃是嫡亲姐妹,说起来秦暖暖还得唤皇后一声姨母。

不过她嫁给了封尘夜,两人生生缩小了辈分,成了妯娌。

皇后看着随和,但秦暖暖第一眼就不喜欢这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不合眼缘吧。

底下的林宜真又气又怕,皇后待她从来都是冷眼相对,何时这般慈祥和蔼,若是秦暖暖有皇后撑腰,她还怎么跟这***斗?

不过余光扫到身旁面色不定的男人,她的心情又好了几分,秦暖暖和苏、秦两家走得越近,夜哥哥就越不待见她,到时候在府中还不是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多谢娘娘厚爱,不过暖暖打小在医药谷长大,不知宫里礼数,要是冲撞了娘娘可不好。”

秦暖暖一番话说得漂亮,但却算是和苏家撇清了关系,封尘夜脸上虽然神情如旧,但心里却是有些摸不准她的意图。

皇后脸上的笑容微微僵滞,但很快三言两语缓解了尴尬。

重新坐会到座位上的秦暖暖察觉到一道敌意的目光,抬头迎上,见林宜真正瞪着自己,怕是这会儿不知道在心里怎么骂她呢?

她淡然一笑,拿起桌子的杯子朝林宜真敬了一杯,气得林宜真差点得内伤。

小插曲过去,该吃吃该喝喝,秦暖暖一时贪了杯,小腹有些微胀,她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自己,偷偷起身溜了出去。

只是她不知的是,她才离开位置,封尘夜就察觉到了她的动静,眸光随着她离开的视线渐渐深邃起来。

皇宫很大,她又是第一次进宫,好在随手抓了个宫女问了路,才不至于被那什么给憋死。

一番释放了之后,秦暖暖并不着急回殿,美食再好,也有吃饱的时候,歌舞再好,也好看腻的时候。

她闲暇的逛着,好不惬意。

“暖暖。”

秦暖暖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她狐疑的转过身子,一名男子朝她走来,靠近后,她才发现男人竟跟自己有几分相像。

原主的爹,秦显明?

“秦暖暖,你怎么回事,为父叫你,你怎么反而越走越快?”

来人语气带着几分不满,甚至看向秦暖暖的眼神也带了几分不快。

“父亲叫女儿何事?”

秦暖暖敷衍的朝对方行了行礼,眉眼间满是冷淡,这便宜爹不仅人品不行,而且还蔫坏蔫坏的。

秦显明原本乃是医药谷学徒,因受谷主看重,将爱女韩云月下嫁于他。后秦显明救了微服出巡的先帝,跟着先帝来到西京入仕,没想到来京不到一月,就勾搭上了苏丞相之女苏玉贞,瞒着发妻将人迎娶进府。

韩云月入京寻夫才得知此事,伤心接受。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她便香消玉殒了。

临死前,她将唯一女儿送回到医药谷,直到半年前原主才回西京。

故原主对这亲爹没什么感情,更别提秦暖暖了。

“你可是忘记自己嫁进王府的目的?”秦显明语气沉沉,带着几分威严。

那日下人将秦暖暖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达给秦显明后,他恨不得马上来找这孽女算账,能忍到今日已经是极限了。

秦暖暖睥睨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女儿嫁进王府难道不是因为看上了晋王殿下?”

秦显明骂道:“一个姑娘家家,嘴里整日说些情啊爱的,不知羞耻!”

秦暖暖一股邪火从心头冒了出来,“晋王殿下是我的夫婿,我爱他有什么错?”她讽刺的看了一眼秦显明,“难不成要像父亲学习,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

“你!”秦显明自然知道她所指何事,深吸了几口气,才让情绪稍稍平静下来。

他谨慎了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秦暖暖,你别以为自己嫁进王府,成了王妃就可以和秦府摆脱关系,在晋王心里,你依旧是我秦某人的女儿。”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秦显明冷冷警告。

秦暖暖笑了,笑的张狂,“如若我不是秦家的女儿呢?”

他不过就是提供了一颗种子,也好意思对她指手画脚!

秦显明一怔,“你什么意思?”

秦暖暖挑了挑眉,“字面上的意思,至于你的如意算盘,怕是不能如愿了。本王妃既然嫁给王爷,自然与王爷荣辱与共。”

看着被自己气得铁青的秦显明,秦暖暖心中一阵快意。

无论是秦家,还是苏家,都别想踏着她的身子往上爬!

被秦显明这么一耽搁,时间浪费了不少,秦暖暖提起裙子回头往大殿赶去,只是她才离开不久,一道修长的身影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封尘夜心底起了猜测,秦暖暖对秦家到底是何态度,他该相信她吗?

待秦暖暖回到大殿,见封尘夜正在和林宜真在说些什么,她兴致缺缺的在自己座位上坐了下来。

“姐姐这是去哪儿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林宜真余光早就看到了秦暖暖,这才故意和封尘夜亲亲热热的,只是好一会,也没见到秦暖暖伤心的模样,这才开口问道:“这宫里可不比咱们王府,姐姐若是冲撞了宫里的哪位贵人,怕是连王爷也救不了你。”

秦暖暖一副看傻子的神情看着她,“妹妹放心,姐姐还没妹妹那么傻?”

“你什么意思?”林宜真懊恼。

秦暖暖勾了勾唇,“咱们晋王府再不济,位份摆在那儿呢,本王妃还是陛下亲赐的晋王妃,何时这么卑微了,随便一个贵人都能将我这个晋王妃处置了?”

这话听着有些狂妄,倒也句句在理,晋王贵为凤霖国的战神,地位自然不可小觑,他的王妃又是钦赐的,能差到哪里?

林宜真一噎,一时竟找不到错处来。

“倒是妹妹你……”秦暖暖捂着唇笑了起来,“你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倒是要谨慎做人才是。”

凤霖国嫡庶有别,林宜真虽然入门早,但只是侧妃,而且又没有什么身份背景,注定要矮人一节,这是她心里的一根刺,秦暖暖非但让这根刺加深了些,还往上面撒了把盐,林宜真好气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