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夏悠扬林子宸小说阅读 夏悠扬林子宸全文免费

2021-09-08 06:03

悠扬女配的生活

推荐指数:10分

夏悠扬林子宸是作者桐颜ty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夏悠扬看到江蓓的表情真的是要憋不住了,好极了,就像精神病院重病病人犯病时的表情,简单的她想笑,但知道不能笑,极力忍着,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脸也红了,已经有泪花在闪烁,她的身子已有泪花。

《悠扬女配的生活》 第3章 乱世三国 免费试读

“阿扬,快回家吃饭了。”一袭书生装扮的男子站在门前呼喊,声音里似有一丝无奈。“诶诶诶,来了来了。”一名身着女子青衫清秀的女子,风风火火的朝这边跑来,边跑还边回应。

“孔明,多吃点,你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现在要养好你的身体,不然你这羸弱的小身板还不是风一吹就倒,以后还怎么借风。。”说到这里,她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往诸葛孔明碗里夹菜。诸葛孔看着自己碗中已经堆起一座小山,不禁好笑,就慢慢的把自己碗中的菜夹向夏悠扬的碗中。

“你刚刚。。是不是,又去找村头那几个混小子打架了。”不是问句,而是肯定的语气。夏悠扬原来正在吃饭那,听到他的话,心虚的低下头,只顾往嘴里扒饭,脸都快埋到碗里了,最终,因为扒的太快了,呛红了脸。诸葛孔明看到了,放下碗筷,忙去倒了一杯茶水。夏悠扬几口喝下去,感觉好多了,就抱着茶杯,眼神躲闪:“哎哟,没有啦,我只是,只是。。去找他们谈了谈人生。”诸葛孔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只说了一句“知道了,吃饭吧。”就不再理她。

夏悠扬终于忍受不了冷暴力,拉着板凳,往诸葛孔明那里凑了凑,又凑了凑,凑到他跟前,掰过他的脸,让他看清自己认错的态度,眨了眨眼:“呆子,是他们先说你臭书生的,我只是反驳了几句,谁知道他们就要打我,我怎么可能让他们打呢,所以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跟他们撕了起来,幸好啊,我也练过几招,不然我就吃亏了,你看我胳膊上都被他们打肿了。。”说完还委屈的捋起袖子,给他看。

果然好大一片青紫,在白皙细嫩的胳膊上尤为显眼。诸葛孔明叹了一口气,眼底飞速的闪过一丝心疼,开口似嘱咐又似担忧的说:“以后不要招惹他们,他们随便怎么说我都无妨,今天幸亏你有所防备,不然哪天他们联合起来。。”夏悠扬却是抓住这个机会,放下袖子,笑的一脸灿烂的对他说:“呆子,你不生我的气了?不生气就好,不然,脸上该起皱纹了,这么好的皮肤起皱纹一定不好看,不过呆子你这么有气质,肯定怎么弄怎么好看。”诸葛孔明无奈的看了眼笑的没心没肺的她,揉了揉她的头发,叹了一口气。

自从那天诸葛孔明答应让夏悠扬留下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洗烂了个洞,家里的厨房差点被她一把火烧光,洗个碗也能打碎好几个,他就勒令她不准再动家里的任何一样东西,可是一会儿就坐不住了,出去去这家转转,去那家转转,街坊邻居现在都不敢搭理这怪女人了,甚至家里的猪啊鹅啊鸭啊都被她用墨水涂了涂,不过倒是给他的生活增添了几分乐趣。

村口的那几个混小子从小就没上过学,还经常欺负女孩儿家,第二天夏悠扬就捡了根赶猪的棒子到村口找他们去决斗,结果虽然是好的,教训了那几个混小子,但是自己却也伤的不轻,最终还大义凌然的嚷嚷着什么为无产阶级主义政权献身。那几个小子天天骂他“书呆子,只会学习,啥都不会,就学成了个傻子”平常他忍忍就算了谁知道她又忍不住“献身”去了。真是又气又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她。

“阿扬,这几天咱们这会举行一场灯节会,到时候你跟着我出去,要跟紧我,不能乱跑,也不能惹事,记住了没有。”诸葛孔明在夏悠扬门外说着,却是没能等到回答,便转身回房。

第二天,夏悠扬就找到诸葛孔明:“呆子,你昨天晚上说的灯节会,什么时候开始,好不好玩。”诸葛孔明看着她好奇的样子,停下手中的笔:“时间快到了,估摸着也就这三天了吧,外面街上已经开始筹备了。”夏悠扬听到他说街上已经开始筹备了,便蹦跳着出门去街上溜达去了,记得在现实中时,那个温婉的女子也经常带着自己参加灯节,那时候真的是最幸福的时刻了,可是那个温婉的女子已经不在了呢,那个在阳光下对她笑的温婉女子不在了。有没有一种人,让你觉得,她笑的时候,眉眼里盈满了阳光。

街边一位摆摊买首饰的人大爷看出她心情的低落,就徐步走到她跟前说:“姑娘,老夫看你面相奇特,气质不俗,与老夫甚是有缘啊,不如随老夫到摊前一坐,如若姑娘答对了老夫出的问题,老夫就把在灯节上要送出的礼品赠送与你如何?”夏悠扬抬眼望了一眼他的摊位,都是一些常见的首饰,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可是,看了一圈后,她的目光就粘在了一支簪子上,莹体通透,不加任何装饰,只是一支青玉簪,随意摆在首饰中很难令人发现,她突然想到了呆子,想着他戴上一定好看,就来到摊位前蹲下身子,捡起那支簪子查看:“老伯,如果我答对了,这个能不能送给我?”说完还扬了扬胳膊。

那老伯也是位豁达的人,一口答应,随后便把在灯节上的题目一一念出来,夏悠扬前面都对答如流,可是在最后一题上却被难住了,在她急的团团转的时候突然看到酒楼的一个俊美男子的嘴型,灵光乍现,脱口而出,最后老伯笑呵呵的把簪子递给她,全然没有半点不愿,她再三道谢后,手里握着簪子,抬头找寻二楼的俊美男子,蹦跳着朝他挥了挥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挥挥手,表示要走了,那男子微笑示意,转身进了茶楼里,还真是,有趣啊。

“呆子,出来,别写了,给你看个好东西。”夏悠扬捏着那根簪子,推门而入,却对上一双诧异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姿势,尴尬的咳了一声,纠正回来后,邀功似的把东西递到诸葛孔明面前,诸葛孔明愣怔的看着她手上的簪子,心里一股暖流涌过,眉眼弯了弯:“阿扬,很好看的簪子呢,怎么得来的。”夏悠扬兴冲冲的开始口沫横飞讲起刚才的遭遇,最后说了一句:“我想啊,呆子那么好看的人戴上肯定不会差,所以啊,你就戴上给我看看吧。”诸葛孔明拿她没办法,只得戴上,只是一支簪子而已,却被诸葛孔明戴出了一番韵味,更是衬得他温文尔雅,整个人就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阿扬,很好看,谢谢。”诸葛孔明对她笑了笑,夏悠扬瞬间觉得整个世界,就如冰天雪地瞬间融化,春暖花开。

“嗯的,呆子觉得好看就是好看,灯节那天一定要戴着哦~”夏悠扬重重的点头,对诸葛孔明说。

诸葛孔明原来想拒绝的,可是一抬头就撞进了夏悠扬那双清澈的双眼中,不由自主的点了一下头。夏悠扬得到了他的回答,高兴地跑回自己屋里,挑选自己灯节那天晚上要穿的衣服,但是来这边了那么长时间却是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只有几件轻偏中性的衣衫。

夏悠扬把衣服全摊开放在床上,看了一圈,最终决定选鹅黄色那件,虽说也是简洁的衣衫,但是好歹也是有些花边的,而且还是经过夏悠扬改过的收腰的,当时夏悠扬在诸葛孔明面前穿过一次,她是在他眼里看到滑过的惊艳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诸葛孔明却是说不让她再穿,夏悠扬只好不再穿。

她抱着那件衣衫,脑补呆子看到后的表情,在床上竟是慢慢的睡了去。诸葛孔明本来是叫她吃饭的,可是推开门就看到她在床上睡得正香,嘴角还挂着一丝调皮的微笑,他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看着她怀里的那件衣服,眼里滑过一抹异样,摸着头发的手慢慢的滑到脸上,柔嫩的触感让诸葛孔明叹谓,看着她***的唇,诸葛孔明心里一动,慢慢的低头,靠近,靠近,“嘭”他的心里好像有什么炸裂开,五彩斑斓。

他睁开眼看着那羽翼般的睫毛,脸一红,连忙夺门而出。

一夜无梦。

三天时间弹指而过,灯节那天果真热闹无比,白天不怎么显现,到了晚上就真正的到达了灯节的***。

天一黑,夏悠扬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诸葛孔明往街上跑,诸葛孔明在后面慢慢的走着,看着前面那个跳脱的身影,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抹笑,更是引得周围的姑娘频频回头。

“呆子,快来看。”夏悠扬在一个摊位前停住脚步,好似发现了什么,惊喜的朝诸葛孔明喊道。诸葛孔明快步走向她,眼里含笑:“怎么了?”夏悠扬挥了挥手里的东西。

诸葛孔明仔细一看,是一把扇子,好似用鹅毛做的,只不过羽毛是由白色慢慢的转灰转黑,扇柄是用一种特殊的材料做的,从未见过,不过看得久了就会发现是深绿色。除了这些,诸葛孔明还真没看出有其他不同之处,就一脸疑惑的问道:“阿扬,这只是一把普通的扇子啊,怎么了?”

夏悠扬狡黠的用手捂着嘴笑了笑:“不告诉你啊~老板,这把扇子怎么卖?”她回了诸葛孔明一句就开始问老板价钱。最后说定价钱,便买了下来。一路上,她拿着扇子翻过来翻过去,总觉得好像缺了什么:哈~有了。诸葛孔明见她拍了自己一下,一会儿,额头便红了,可见这姑娘对自己有多狠。

不过,现下最重要的是玩好,真是太热闹了。夏悠扬这样想道。

“阿扬,今天晚上会有烟花,要一起看吗?”诸葛孔明转头看着她。“好啊好啊。”夏悠扬连忙点头。却不知道,她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狐狸。原本只有五分的样貌,因为她的笑给撑到了七分,再加上穿的鹅黄色轻衫,在灯笼的映衬下显得明艳动人,身材本就娇小,穿的又是收腰的衣服,更显的腰肢不盈一握,诸葛孔明想起那天晚上那个吻,脸不由得又烧了起来。却在庆幸着阿扬没注意到。

他们两个坐在船上,任由着船在河上飘荡,突然,几个黑点从屋脊上方窜出,在空中,绽出一朵朵花,只是那花瓣一会儿便消失不见,感觉得到好似在往河中飘落,起初,空中只有零散的几朵,慢慢的,到最后,越来越多的聚在一起,仿佛把夜照亮了。

夏悠扬缓缓地站起,张大嘴巴惊奇地看着这一切,烟花在现实中不是没有,只是没有看过在这样纯粹的天空中绽放的烟花,而且,心境不同。

有人赏烟花,而有人则在观赏赏烟花的人。

诸葛孔明坐在夏悠扬一旁,看着她恬静的侧脸,突然觉得,此生无憾。

“呆子,我有点累了,要休息一下哦,要回家了就叫我一声。”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最终化为一声声细长绵和的呼吸。

船到岸了,诸葛孔明,看了眼夏悠扬,自己先下了船,固定好船后,再轻缓的抱下夏悠扬,她仿佛找到了支柱,把脸埋在他胸前,胳膊一紧,就挂在了他身上。诸葛孔明看了一眼夏悠扬,觉得周围寂静的环境仿佛是两人的帷幕。

却浑然不知村口的一户人家里,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孩儿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