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最新《一日不见兮,思之想之》白起宁李允渊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

2021-09-07 21:01

《一日不见兮,思之想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起宁李允渊的书名叫《一日不见兮,思之想之》,它的作者是白十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昭惠王误会了,我怎么可能真的动手,只是个玩笑罢了。”白起宁脸上的笑意更浓,做了个手势,请他进竹屋里一叙。李昭平没有纠结于刚才那一剑,持伞走到白起宁的面前,他的伞为她挡雨。“我的衣裳早就湿了。”白起宁...

《一日不见兮,思之想之》 第6章是他,强迫我 免费试读

“昭惠王误会了,我怎么可能真的动手,只是个玩笑罢了。”白起宁脸上的笑意更浓,做了个手势,请他进竹屋里一叙。

李昭平没有纠结于刚才那一剑,持伞走到白起宁的面前,他的伞为她挡雨。

“我的衣裳早就湿了。”白起宁不愿与他同处一伞下,快步走开,进了竹屋。

李昭平迈着矫健的步伐,跟进竹屋,白起宁点亮两只红烛。

“现在可以说,为何找我了吗?”李昭平收好了伞,坐在桌前。

木桌上有一香炉,白起宁又点了禅香,香气淡雅宜人:“请再等片刻,朋友还没有来。”

白起宁心底估算着,独孤嫣要请动独孤皇后,再赶到这个地方来,是要花些时间。

两人各坐木桌两端,初次独处,夜深寂寥,一时无话可说。

气氛颇为尴尬,白起宁饶有兴致地煮了一壶茶水。就这么沉默了许久后,李昭平嘴角勾勒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线,柔声问:“我与你有仇么?”

他谋略过人,自然会觉察得到她今夜不怀好意,她设法只要拖住他,等独孤嫣来了,他就算百口莫辩!

前一刻的李昭平想走,可他意识到,四周埋伏的探子,早就看到了他。而他又不能做到将那些探子全数杀尽,不逃一个,所以现在走与不走都太迟了。况且,这个白起宁是主谋,刚才已经见识过了她的剑法多么精湛绝妙。

“我与殿下,怎么可能有仇。”茶水煮好了,白起宁倒了两杯,将一杯敬上,“要说过节,也当是上次青鸾殿娘娘寿宴上,殿下秉公执法,执意劝谏娘娘革了我的县主封号。”

“可我所做,乃你心之所属。”李昭平道接过了茶杯,他相信以她的才智,应当看得出,那天他是为了帮她。

李昭平闻着茶香,耳边荡起白起宁的声音:“殿下放心,这茶,没有毒。”

白起宁刻意先喝了一杯示意,李昭平笑着也饮下了茶。

“你又为何要与国公府的人合谋,对付我?”李昭平确认,自己已经陷入眼前这个女人的阴谋中。

“既然觉得我有心害你,那你为何还不走?”白起宁反问。

“你点的香炉有毒,这种毒不致人命,却能让我的武功短时间内无法施展,而你事先服过解药。我想走,走不了。”李昭平从容答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殿下只能留下来,好好陪我。”白起宁一脸风轻云淡,“我并非和国公府的人合谋,他们也只是棋子罢了。”

他和那些人,皆是她的棋子?好狂妄的口气!

“你这样做,是为什么?”

李昭平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狠辣无情的女人,步步为计,算无遗漏,不知道为何,他竟然有点喜欢这样的感觉,或许是他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就为当日青鸾殿你责我之言,今日我数倍回报殿下。”白起宁笑道。

“除了这个,还有更重要的理由!”他就是太过轻敌,进了这个竹屋,才败到她的手上。

“我不避你,你便会杀我。”白起宁在外舞剑,就是为了让国公府的人,都看清这个与她“私通的”就是李昭平,而到了竹屋,关上了门,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李昭平想要解释,也解释不清。这种事情,弱女子哭诉,自当是吃亏些。

白起宁的话,李昭平虽不明白,面对她的陷害,他不悲不怒,温文如玉。

“我从来没有想过杀你。”他无需解释,可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这话,你留着对自己说吧。”白起宁站起身,脱掉了自己的外衣。

“你——”

外面传来了马蹄声,独孤皇后的銮驾到了。

匆匆赶到宫里去后,独孤嫣可是各种发誓游说,坚持要独孤皇后亲自来看。独孤皇后本觉得身为一国之后,不便出面搭理这种事情,可此时关系甚大,白起宁是她中意的太子妃人选。如果选了个清白不白的女人做太子妃,那皇后可是丢大了脸!

独孤皇后来的路上,没有心思听独孤嫣的各种添油加醋描述,只是恨铁不成钢地心里暗骂白起宁,乱她大计。

白起宁成为太子妃,独孤皇后便是与白崛大将军结了亲家,可这么一闹,白起宁断然是不能做太子妃了。独孤家的势力如果不能利用白崛为己所用,那白崛就是个大祸患啊。

“就在这儿!”独孤嫣扶着独孤皇后下了马车。

埋伏四周的暗探迎上来,禀报皇后与独孤嫣,监视这里寸步不离。

“白起宁和那个男人呢?”独孤嫣皮笑肉不笑地问。

“正在竹屋内。”

“快走,姑母大人。”独孤嫣恨不得即刻将白起宁的脸撕下来。

此番辛苦,也算是为皇后姑母立下大功一件,过些天自然而然地要赏赐。独孤嫣嘴角笑意浓艳,姑母曾答应过撮合她与昭惠王李昭平。独孤嫣奏请姑母,姑母赐婚,她就名正言顺当上昭惠王妃,一切都顺其自然,美妙极了!

走到竹屋门口,独孤皇后忽然止住了脚步,越想越觉得不妥:“嫣儿,我乃一国之母,跑到这荒郊野外大费周章,捉个臣女通奸,成何体统?不如我先且回去,你处理这儿的事便好。”

独孤嫣怎么舍得在这个当口让皇后回去,道:“姑母,既然都来了,岂有回去的道理。我们随便说个借口,说是知白起宁深夜独自外出,担心她有危险便是。再说了,她没脸没皮,只有以死谢罪的份儿,怎么还敢质疑姑母。”

不等皇后迟疑,独孤嫣用力推开了门,这门还没有上锁。

独孤嫣扶着独孤皇后走进竹屋,只见床上躺着一对男女。

“**,皇后娘娘大驾,还不跪下接驾!”独孤嫣冲过去,恨不得即刻把那白起宁和她的男人抓起来。

可冲过去,独孤嫣就傻了眼,生生给怔住了。

躺在白起宁身边的那个男子,俊逸若仙,目光淡淡望着她,不是李昭平又是何人呢?

竟然是李昭平啊!独孤嫣得知这个真相,犹如晴天霹雳,差点难过得晕厥了过去。

侍卫一拥而进,李昭平穿着内衣,不慌不乱从床上下来,半跪在地:“儿臣拜见母后,不知母后为何深夜大驾至此?”

白起宁也站起来,显得慌乱套上了外衣,跪在地上,眼中含泪:“娘娘。”

独孤嫣本准备了长串的骂词,现在哽得难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若不是身后的婢女扶着她,她怕是要休克过去。

怎么会如此,这个男人偏偏是李昭平!

小说《一日不见兮,思之想之》 第6章是他,强迫我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