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李恬蒋鸿小说名字 李恬蒋鸿

2021-09-07 15:00

玉堂金闺

推荐指数:10分

李恬蒋鸿是作者闲听落花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内容主要讲述李恬这一生目标明确:有钱,有闲,没烦恼,寻个没本事没脾气有爱心的郎君,种种花草,养养猫狗,喝点小酒、吟几首酸诗,悠然见个南山....钱不是问题,闲不是问题,可那没本事没脾气有爱心的郎君,怎么总是远在南山呢?

《玉堂金闺》 第十一章 请辞1 免费试读

“黄大掌柜怎么了?”李恬上了车,不等曹四媳妇坐稳就问道,曹四媳妇从怀里摸出个桑皮纸信封递给李恬:“这是黄大掌柜遣人送过来的,您看!”曹四媳妇指着桑皮纸信封上的‘辞呈’两个字。

信封是面朝上递过来的,李恬已经看到了那核桃大小的‘辞呈’二字,眼眶微微缩了缩,伸手拔下头上的银簪子挑开了信封,里面薄薄一张纸上只写了一行字:“黄忠贤请辞大掌柜”。李恬用力捏着纸,控制着不让自己发抖,只捏得指甲发白。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一会儿,李恬才微微哑着声音说出话来:“既来了,也只好迎上去,你跑一趟,先请程掌柜和孙六午末到樊楼寻个清静的雅间等我,再把京城六间铺子的掌柜请到荣安堂后院,就未末吧。”

“是。”曹四媳妇答应一声,敲了下车厢,车子停了下,曹四媳妇跳下了车,悦娘坐在车前,掀帘探头看着李恬问道:“回去还是?”

“先回去,越快越好。”李恬吩咐道,悦娘答应一声,没等帘子落下,车子就骤然往前冲出去。

“熊嬷嬷陪我走一趟,你和青枝守在这里看好院子,悦娘,把你的马牵上。”李恬一边伸展双手由着青枝侍候着换衣服,一边吩咐道,璎珞点了一千两银票子出来,用大红封封好,端端正正在封面写好‘程仪一千两’五个字,将大红封递给熊嬷嬷。

熊嬷嬷收好程仪红封,李恬已经换好了一件淡灰布袍,腰间束了条同色丝绦,外面穿了件深灰布面丝棉斗篷,头发也打散绾成男子发髻,用一块浅灰丝巾包上。

悦娘一身利落的骑马装短打,抱着件极长的黑绸面灰鼠里斗篷从东厢掀帘出来,三人急步出了角门,角门外已经有一辆极普通的靛蓝布围子大车等着了,熊嬷嬷和李恬掀帘上车,悦娘坐在车前,将马系在车后,车子轻悄的冲进去,往黄大掌柜家奔去。

不大会儿就到了黄宅,李恬笔直的端坐在车内,透过车窗,面无表情的看着大门紧闭、人影全无的黄宅,熊嬷嬷急急的奔回来,掀起车帘探头禀报:“五娘子,说是昨天后半夜就开始灯火通明的装行李,今天天还没亮就走光了,东边那家门房起得早,打听了几句,说是听他们请的镖师说,要赶往利州路赴任。”

“往利州路赴任?去戴楼门,追上去送一送,无论如何,我得见一见他。”李恬沉声吩咐道,熊嬷嬷答应一声,忙上了车,急往戴楼门赶去。

出了戴楼门,车子缓下来停在城门外,李恬从熊嬷嬷手里接过程仪吩咐道:“你先回去,午末到樊楼接我。”熊嬷嬷点了下头,关切的嘱咐道:“路上小心。”李恬‘嗯’了一声,穿了斗篷出来,悦娘已经穿起那件灰鼠里斗篷,牵着马缰绳等着了。

两人上了马,悦娘用斗篷裹紧李恬,抖动缰绳,纵马往利州路方向冲出去。

一骑两人追追寻寻,直寻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在路边一处茶坊寻到正在歇脚的黄大掌柜一行。

悦娘抱着李恬下了马,李恬吩咐悦娘道:“你去寻黄大掌柜说话,说我特意来送他。”李恬停了下:“我在这儿等着。”

“嗯。”悦娘绾好缰绳,李恬靠马而立,看着悦娘大步上前,和围坐在茶坊最外面的几个镖师说了几句话,一个镖师起身进去,不大会儿出来冲悦娘满脸歉意的拱手说了几句,悦娘退了半步,转身就回来了。

“他不敢见你。”悦娘一脸鄙夷道,李恬深吸了口气,看着悦娘问道:“怎么说的?”

“说病着,不敢见人,怕过给别人病气,背恩弃义的***!走吧。”悦娘重重‘呸’了一声。

“等等,你把这份程仪送过去,交给那几个镖师转进去,就说黄大掌柜请辞,我这个东家原该好好给他饯行,可一来我是刚刚才收到他请辞的书信,二来守着老东家的孝,只好薄备程仪一千两,祝黄大掌柜往后前程似锦、一路高升,他不仁,咱们不能无义。”李恬取出那份大红封的程仪交待道。

悦娘眉梢高高挑起,呆了片刻才伸手接过程仪,轻笑了一声道:“这话是得当着镖师们说说,不过这可没什么用,镖师再瞧不起东主,活也得走好。”

“你想哪儿去了,不是为这个,他们都是京城镖局的,总得回来,我这个做东家的,不能不义。”李恬满心的沉甸被悦娘一句话说的哭笑不得,倒透过口气来。

悦娘送了程仪回来,李恬侧身坐到马上,抱着悦娘裹在斗篷里低声道:“悦娘,咱们午末赶到樊楼就行,慢些走,太快了颠的难受。”

“嗯。”悦娘勒马放慢,松了缰绳,由着马慢慢悠悠往回走,抬手拍了拍李恬道:“别难过,这种背恩弃义的东西不值得咱们难过!”

“不是难过,”李恬心里一阵酸苦冲上来,贴在悦娘温暖的怀里蹭了蹭眼泪,低落的说道:“黄老掌柜是南宁郡王府的家生子儿,黄忠贤七岁就进宁远侯府帐房习学,再后来跟着做了大掌柜,赶在这个节骨眼上请辞,连见我一面都不肯,这中间必有蹊跷。”

“嗯!”悦娘重重应了一声,李恬仿佛在自言自语:“他们去利州路,去赴任……贱民脱籍三代方可科举入仕,黄老掌柜先贱后良,不能算,黄忠贤、黄良玉,这才两代,这赴任,必得特恩,是谁给他们求了这特恩?遣走他们,必是要算计我,悦娘,你说,会是谁?”

“要不,我赶上去杀了姓黄的一家!不管是谁,我就不信他不怕,看谁还敢打你的主意!”悦娘杀气腾腾道,这建议让李恬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悦娘!杀了他们根本没用。”

“没用就不杀,你宽宽心,不就是一个管事掌柜,支使走他就能摆布你?当咱们都是死人哪?!”悦娘拍了拍李恬安慰道,李恬长长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可黄忠贤这一走,就是断了咱们一半膀臂,黄忠贤从他父亲手里接下这大掌柜十几年了,衙门、榷场、行会等等各处都是他经手打点,外头的人情关系全在他手上,他这么突兀一走,后头那只黑手必定紧接着挑生事端,到时候咱们还不知道怎么艰难。”

“嗯,这倒是,也不知道这黑手到底是谁,他图什么?钱?人?”

“回去先从这赴任上查起,有任可赴,吏部就必有委任,顺着往上找,也不怕找不到,还能图什么,无非一个财字,看这作派,只怕是个有恃无恐的狠手,唉!”李恬搂紧了悦娘,沉沉的叹了口气,悦娘沉默了好一会儿,勉强笑着安慰道:“别怕,能怎么样?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实在不行就想开些。”

“那些都是外婆留给我的,我宁可毁了……实在不行,我就跟你浪迹江湖去。”李恬的话里却是另外一种决绝,悦娘笑了一声:“你哪受得了那份苦?就是我,这几年养的懒了,再想想从前跟着师父师兄闯荡江湖,那真叫苦啊……话又说回来,你心眼这么多,再加上我的功夫,咱们两个真要闯江湖,不过半年就能扬名立万儿。”

悦娘带着李恬在内城门外下了马,再往里走,两人这么骑着马就太招人注目,悦娘牵着马,两人不紧不慢的走了两刻来钟,就到了樊楼后门,熊嬷嬷和曹四媳妇已经等在车上了,见李恬过来,忙下了车,车夫接过马,悦娘、熊嬷嬷和曹四媳妇跟着李恬从后门进了樊楼。

曹四媳妇在前面带着路,很快就转进了偏在一片竹林后的雅间里。

程掌柜和孙六正对面坐着闷声喝茶,听到动静,孙六忙冲前一步掀起帘子,让进了四人。程掌柜也忙站起来,看向李恬的目光里带着浓浓的担忧和关切。

李恬面容沉静,去了斗篷递给熊嬷嬷,看着程掌柜和孙六,直截了当的开口道:“黄大掌柜请辞,今天一早已经启程赶往利州路赴任去了,这事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刚听曹四家的说了。”程掌柜忧虑的回道,孙六也点头道:“我也是听曹四嫂子说了才知道。”

“嗯,”李恬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萧索的竹林沉默了片刻,才转身看着程掌柜和孙六,淡漠中带着丝丝伤感道:“外头的觊觎也是常情,我也想到了,可黄大掌柜……唉”李恬叹了口气:“他父子两代跟着外婆当差,没想到竟如此短目,算了,不提他,走就走吧,他这一走,只怕咱们得艰难一阵子,往后要多辛苦两位了。”

推荐阅读: